邂逅在春天里 [作者:文武,发表在:似水流年,阅读:223]

鲜花0 , 鸡蛋0   

    我喜欢老树的画,但我更喜欢他的题画诗。似乎每一幅题画诗,都能写成一段或忧伤或美好的令人怦然心动的故事,能够使人顿生无限感慨。一种缠绵,也就有了可以搭载的时光列车,在时光隧道中疾驶而去,曾经的风景便在脑海中一一闪现。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少年江湖到处走,如今常生雨中愁。多少蔷薇花下梦,一件一件上心头。”

    看到这一句,思绪如电光火石般,一下子被激活了。沉埋已久的一段邂逅,如投入水中的一枚石子,被激起几朵闪亮的浪花,在阳光中映出一道彩虹。把一段旧时光迅速与记忆连接,绵亘在春天的芳草里,更行更远还生。毕竟春天是个多情的季节,青春也是个多情的年龄。多情就像是“春潮带雨晚来急”,一波一波的,在胸中荡漾。

    路边白玉兰浓郁的芬芳,让人陶醉地闭上了眼睛。深呼吸,再深呼吸,感觉自己的整个胸腔都充满了花香……

    “发什么呆。车来了。”朋友轻轻推了我一下。

    走走停停的客车,很快没有了座位,连车厢的过道里都站满了人。我和朋友坐在最后一排,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他忽然说:“你看那个女孩子老在看你。”

    “谁?”我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了站在拥挤过道里的人群中。

    一个女孩子明亮的眸子,一下子被我的目光捕捉到了。刹那间的四目相对,她却像一只蓦然受到惊吓的兔子,迅速地把目光挪移开了。我还在疑惑中——不认识啊?身边的朋友一边呵呵地笑,一边用胳膊肘轻轻地顶了一下我的腰。

    哦?

    我的心跳也倏地加快了,赶紧收回自己莽撞的目光,再也不敢去直视那双专注的眼神。我的神色也开始莫名的有种微醺般的慌乱,脸上也有几分火辣辣的感觉。压根和朋友漫无目的自由自在的谈话,开始变得有点语无伦次。一路的行程,我都在默默地体会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忐忑,一种久违的隐含着几分甜蜜和羞赧的少年情怀在心中荡漾。只是我不再贸然去直视那双明亮的眸子,如风中颤抖的花蕊怕惊飞了吻美的蜜蜂。我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偶尔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一下她。而她的一双目光始终在我的身上既小心翼翼,又温情脉脉地游移着。像两只美丽的蝴蝶,追逐缠绵于花丛中,始终不肯离开。一直到我和朋友在中途的一个桥头下车,从她身边走过时,为了回报她一路的深情,我匆匆而又坚定地凝视了一下她娟秀的脸庞和热情的目光……

    我们站在桥头没动,注视着大巴车缓缓启动后的离去。我长长地舒缓了一口气,或许是避开了一种怦然心动的诱惑,一切慌乱在慢慢平复。身边的朋友突然很有自信地说:      

    “她还会再看你的。”

    这么肯定的话语,让我有了种大胆的冲动。一扭头,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果然看到了始终站在那里没动的她,又把目光投向了我。这次我没有躲闪,也用一种近乎于贪婪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

    “都走远了,还傻愣着干嘛。”

    站在那里发愣的我,看看身边的朋友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二十多年的岁月,早已把过往的许多记忆淘洗得褪了色,但那份记忆始终光鲜如昨。那双清澈的眸子像寒夜里的星光,一直在我的心里闪亮着。固然一种情怀已经不复当年,可那场不可复制的邂逅,仍然是我玉树流光的岁月里最美丽的一段时光。

    张小娴说:“男女巧合相遇、重逢,也许并不是纯粹的巧合,而是一种心灵感应和因果关系……多年后仍然会重逢。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忘记她,她也没有忘记你。大家战胜了时空,再见一面。再遇不上,因为她已经忘记了你。”

    这就是了。

    虽然那场生命中注定的“巧合”,如一缕阳关般顷刻间照亮了心灵中某个被遗忘的角落。一种从未有过的温馨,开始在心中弥漫。虽然后来又有几次去过那个地方,只是再也没有遭遇到那个身影和那份执著的目光。但每次伫立在那个桥头,那一幕总是情不自禁地激荡着我的情怀,然后任一种惆怅悄然漫过心头。

    “清江一曲柳千条,二十年前旧板桥。曾与美人桥上别,恨无消息到今朝。”(刘禹锡)

    又是一年杨柳青。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时光的递嬗早已改变了昔日的情愫,记忆的礁石,也早已淹没在时间的洪流里。纵有风浪偶至,也不过漾起浅浅的漩涡,瞬息即逝了。但那场擦肩而过的缘分,总是抑制不住的,像一朵永不凋零的鲜花般,在不断刷新的岁月里寂寂地绽放着,在二十四番花信风里,温暖着一份情怀,让青春不老。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文武,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20/5/27

    邂逅在春天里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似水流年
相逢是首歌
秋日随想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