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谕与梦 [作者:文武,发表在:聊斋夜话,阅读:1493]
                            神 谕 与 梦
                               一  
    神谕在日本神话中的解释是“神托”,因为神灵是没有实体的,只好附于人体通过人的口说出神意。传达神意有两种形式: 一种是神灵突然附于人体说明神意,另一种是使特定的人物处于神灵附体的状态,然后再问清神意。传达神意的媒介人多数是儿童和妇女,成年男人比较少。这在我们国家就叫做神婆,半仙,过去叫巫婆,现在在乡下你还能找到这样的人,在百姓口头上还有很多关于他们的神奇传说,其中女性占比例较多,但也有个别关于小孩子的。在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就有过一篇精彩的描写,或许我们会以为《聊斋志异》是小说不足为信,其实蒲松龄的小说大多数都是听来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在蒲松龄那里是真是假并不重要,只要精彩就行,因为他要的是艺术加工后的再呈现,他只是在借助这些故事来说自己想说的事,他笔下那些一个个美丽的狐妖,也不过是他自己想表达思想的一个载体而已。当我在网上看到一句“狐狸不是妖,性感不是骚”的时候就笑了,笑的很意味深长的那种……
    其实在我们小的时候,也听那些喜欢讲故事的老人家讲过不少,而且大多都曾与蒲松龄《聊斋志异》里的故事似曾相识。小时候听这样的故事除了好奇,还有幻想,甚至还有几分恐惧。就像罗大佑的歌曲《童年》里所唱的那样“没有人告诉我/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多少的日子里总是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就这么好奇/就这么幻想”。记得十几年前,有位文友也给我讲过他自己在乡间亲身经历过的一件怪异事情的全部经过,并让我给他释疑。我当时无法给他满意的答复,因为他不想听那些书本上连我都存疑的,逻辑性不足,而故事性很强的解说。现如今想来,在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只有当事者本人才会相信是真实的发生过,在旁听者那里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充满了水分的,有点“文过饰非”的,是经过了讲述者加工过的一段虚幻的故事罢了。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的汪曾祺曾在他的一篇散文里提到过这样的一次奇遇。一次在山上遇到一个佛教徒对他说,刚才他确确实实看到观音菩萨坐在白鹤身上,从空中飞过。看着汪先生狐疑的目光,那位佛教徒说“我干嘛要骗你。”也确实,佛家第一诫就是不打诳语。汪先生在他的散文里记下了这一笔,我想肯定有他的用意。毕竟一位作家,尤其像汪先生那样很严谨的作家,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把一件未经证实的事情郑重其事的记录下来。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二
    2016年10月2号,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呆在一个房间里,竟然有很多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或者说是很多年都不曾联系的人前来看我,然后就突然醒了。醒来后的我心怦怦怦直跳,睡意全无,脑海中迅速开始过滤这个梦境,因为这个梦境就是一个死亡通知书。按当今人们的惯性思维,大家都很忙,没有谁没事会去看一个不痛不痒的人,除非这个人病痛缠身时日无多,去看望一下也算是对相识一场作最后的诀别,和对脆弱生命在即将死亡前的哀痛和惋惜。解完梦,我开始把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都过滤了一遍,想想近期是不是有什么病痛方面的反应,或者是有什么危机隐藏在身体里面,因为前半夜梦境所提示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比较远,而后半夜的梦境——也就是你醒来时天亮该起床上班了,在现实生活中比较近。当感觉到自身没有什么问题时,心才平静下来,然后又安然睡去。
    不曾想,就在我几乎快要忘记这个梦境的第5天的下午,在我们仓库一辆装完货的大货车把车开出装车台后,停在上面盖篷布,这时一个长柜车的司机在倒车时,不知道是没有看到那个正在盖篷布的人,还是看到了那个人,而以为那个人肯定会躲开的,谁知那个盖篷布的人没有躲开,那个长柜车就直直倒了过去,车尾一下子撞到了那辆刚装完货的车尾上,而那个盖篷布的人就被两辆车挤压在了中间。当听到有旁观者大喊一声,那个倒车的司机才感到不妙,他的车只往前动了一点,被夹在两个车尾中间的人,不声不响地应声倒地。很多人赶快跑去看,那个人已经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口中不停地往外流着血……
    看到那个惨景我一下子惊呆了,5天前的那个梦,迅速在脑海中浮现……  
    事后很多人都说,那么大一个车倒过来,为什么那个盖篷布的人没有看见,不知道先躲避一下,就是再急着赶路,也不在乎这一两分钟的时间。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当一个人在突发事件中走向死亡的时候,他的身体和意识早已被某种气场所屏蔽,他完全是在一种混沌中瞬间结束生命的。民间常说被鬼魅迷了眼,就是这个意思。                                                    

                               三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在那件可怕的死人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晚上,我又做一个梦,当然是个好梦,果然上午上班时,有电话邀请我参与一件好事,我想这下可以和几位好友小聚一下了。未料到当天夜里一个倒霉的梦境出现了。在梦中我竟然因为腿疼不能走路,被两个人抬进了屋。鉴于上次梦境的应验,醒来后我就开始思忖这个梦会应验在什么地方?我们毕竟不是神,即使知道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也是束手无策。因此我就想,这个梦极有可能预示自己会在我们几个人聚会时喝醉了酒。仅此而已。因此我并没有把这个梦放在心上。其实梦就是一个预兆,是神给我们的一种暗示,在梦里绝不会直接告诉你将发生的事,它只能以另外一种图景给你曾现出来,让你自己去解,所以才有《周公解梦》。听老辈人说梦都是反的,不一定全对。倒是另外一句话是对的,梦见自己是别人,梦见别人是自己。
    喝酒的那天晚上,一直到最后我们四个人都很愉快,我自然早就把3天前的那个梦抛到脑后去了。我租住的房间在五楼,散场后有两个人先下楼了,我和另一个人刚出房门,就听到下面有人大声叫我赶快下去,说与他同行的那个人从二楼摔到了一楼的楼梯上,然后又直接滚了下去……我冲下去后看到那个人满脸是血,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个人在打120,我和另外一个人赶快把躺在地上的人抬到屋外,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神啊!下次再有事情发生能不能提示的更清楚一点!也许我真的是福薄,消受不了好的福命,但凡刚想有点好事,立马就会有点小挫折,小打击,小痛苦来折磨我。不过这次还好,神也算是佑护了我,因为那个人只是摔断了三根肋骨、摔掉了三颗门牙、下颌骨骨折,如果真是摔个脑震荡成了植物人,甚或是摔死了,那才叫悲催。
    我每天都做梦,不敢说有多少研究,至少可以区分出好梦和不好的梦,当然,很多没有实际意义的梦,第二天一醒来就全忘了。以前我对梦有疑惑,没有认真的探究过,以为只是大脑在睡眠中产生的神奇功能,也有人说是在我们睡觉的时候,脑电波探测到了平行宇宙的另外一个世界。但通过这两个梦和这两件事,我推翻了先前自己的猜测,让我与神近了一步,让我相信了有关神的传说的真实性。因为大脑再厉害,可以在睡眠中探测到上千公里以外的事情,也不可能知道几天后要发生的事情。几天后要发生的事情,其实是神事先安排好的,他只是在梦中提前告知我们罢了。不过,有些事不可能人人都能够知道,这也要看你是否仙缘有份。鉴于此才会有很多人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自然也不会相信所谓的神谕之说了。

                               四
    美国有部科幻大片叫《神秘代码》,说的就是先知的事情。其实,说是先知,不如说是神谕。因为先知者所写出的一串串代表世界在近几十年将要发生的灾难和世界末日来临的神秘代码,是在一种完全混沌和疯狂中完成的。一个人在某种时刻突然发生这种近似于精神错乱的混沌状态,并且能写出天书般的神秘代码,绝不是没来由的。因为神在对人授意时,与正常人的思维不兼容,而神强大的气场是一个正常人无法抗拒和排斥的。所以,当一个人正常思维被完全屏蔽的时候,就会处于一种疯狂状态。只不过我们这些平常人看不到而已。这部片子说是科幻,又不完全是。在当今世界上很多有特异功能的人,而有预知性的特异功能严格说来更接近于神谕一说。
    2014年夏季的一天下午(具体日期忘记了),午睡中的我突然醒来了,而蓦然醒来时的我意识还基本上处于混沌中就自言自语地说:终于解了。等我完全清醒过来,连我自己也不明白,这个“终于解了”指的是什么?
  我不妨先把那个梦境的前因陈述一下。自从家父过世以后,我就会在梦里偶尔梦到他还活着。偶尔就是不定期,但一年至少要有几次。梦见一个过世的亲人不稀奇,稀奇的是,每次在梦里看到父亲还活着的场景时,我的心里就很郁闷——死人是怎么活过来的?更奇怪的是,虽然有时我在梦里像《盗梦空间》里演的那样,可以用意识来改变梦境(很奇怪),但对父亲如何活过来的这种郁闷始终没有想着去解一下。正因为如此,我在梦中的郁闷就会带到现实中来,每次醒过来之后,心中就好像有块石头在坠着,这种感觉短的话就一会儿,长的时候要好几天。就这样周而复始过了十年,十年我都在为这个梦境郁闷着。
    佛家讲究机缘,或许真是机缘到了。十年后的2014年夏季的那天午睡,我事先是定过闹钟的,谁知忘了按确定键,本该小睡半个钟的我,直接睡过了头,正因为睡过了头,才会有那个梦的出现。梦里我又回到了家里,家里只有母亲一人,我故意问道:我爸呢?母亲很干脆地回答:你爸早死了……一切如电光石火般迅速消失,我也在混沌中莫名其妙地说了那四个字:终于解了。
    至今都3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做过父亲还活着的梦。而那个“终于解了”的偈语,我也解了。那是指我在读书和写作方面的困惑和疑虑。因为从那个梦以后,我再去看自己和别人写的文章和先前已经不一样了。那个梦只是我在孜孜以求中渐悟过程的一个提示,当然,现在想来,更多含有神谕的色彩。

                               五
    有时候我们会在梦中莫名地见到一个好久不曾相见的人,也或者是一个已经离世的人。很多人都会感到离奇,因为这个人未必是你亲近的人,他和你的关系只是一般,但在梦中他就那么真实而又清晰地出现了。其实,你之所以梦见了那个人,是那个人在你做梦的那个时间段也想起了你,正因为彼此有了感应,才会反映到你的梦中。而在你梦中出现的已经离世的那个人,是他在另外一个时空里也在想你。这就是老话所说的他在给你托梦。因为彼此不在一个时空,无法相互联系,而梦境就是一个幻境,是属于超现实的另外一个时空,近似于《西游记后传》里说的佛祖所创造的“蒙界”,只有这个时空可以任由所有的灵魂自由出入,又不互相影响。而那里的观众和我们一样都是到此一游的游客,在这短暂的交集后,彼此或许再也不会相遇。为什么有些事情我们会在梦中感受到的时候更亲切更真实,醒来后也会有种十分畅快的感觉,是我们的灵魂在短暂的脱离肉体后,看到了一种在现实中我们所看不到的真相。
    记得5年前我曾在一辆公交车上买过一份报纸,有一篇文章是一位作家写的他多年前的一次奇异经历,因为经历奇异,他也无法解释,又不能释怀,只好多年后用文字写了出来与大家一同分享。由于时间久远,我现在也只能把那个故事的大概内容描述一下了:
    他说在那年放暑假的一个下午,他去看望乡下的奶奶,走到县城也是他曾经就读过的一所学校时,他竟然莫名其妙的走了进去,而且还进了图书室,在那里他安静地读了一下午的书,在离他不远的位置上还有一位戴着眼镜的老先生看着他笑过,他不认识那个老先生,所以也没有语言交流。他是怎么进的图书室,又是什么出来的,他自己当时都感觉到有点懵懵懂懂的。当他回到乡下奶奶的家时,奶奶问他怎么这么晚才到家。他就把自己一下午在学校看书的情形讲述了一遍,奶奶听完后一下子被惊吓住了!奶奶告诉他,那个老先生就是他爷爷(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当年曾是那个学校的校长,另外就是放假以后那个学校的大门是锁着的,根本没有人可以进入。他不相信,第二天回去的时候他又特意去昨天的学校看了一下,确实如奶奶所说,学校的大门紧锁,里面图书室的门也紧锁着,根本没有一个人。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按当今的说法就是他在无意中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当然,也或许是神再用一种特殊方式来向我们传递他存在的信息。如果你是个有机缘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机会,若是无此机缘,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推荐者:文武 此文章尚未通过审稿... [请求审稿] [举报不良信息]

神就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