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逢花季与君别 [作者:文武,发表在:随笔小札,阅读:446]
                         恰逢花季与君别

    清明节前夕,有两位在家的朋友发了几张去市郊桃园赏桃花的图片,让我心中痒痒了好一阵子,只是随后而来的却是一种莫名的惆怅。
    但当时的我却说,桃花要在盛开的时候才好看。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确实,图片上的那些桃花,只有一小部分在得意地笑迎春风,似有一种占得先机的喜悦和骄傲。而大多数的枝蔓上,都只是“花初经雨红犹浅”的蓓蕾。对于一个生活进入快车轨道的人来说,也许这些季节的印痕都是无数生活中的浮光掠影,怎么可能魂牵梦萦?但作为一个生活在诸多平淡而又冗长的时光里,且又有几分向往诗意远方的人,“又是一年香雪海”的盛景,才是最能激起一种澎湃激情的最佳季节。就像“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杜甫,而绝不是“春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李璟的微动涟漪。
    当时的那种惆怅,一直延续着,有种更行更远还生的缠绵。没想到昨夜的雨,不仅催生着梦境的沉醉,更让那种情怀,倏地有了生动的演绎,“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正是这个情感的切入点,在夜雨中无限的延伸,延伸到远方……
    我还清楚的记得,当初离家时火车站那人头攒动的场面,那拥挤而又奔跑着涌向车厢的人群,那初春湿冷的雨,浇湿了离愁别绪,也浇湿了站台肮脏的地面,任一份情感在杂乱而又低沉的暗灰色里,让慌乱的脚印任意践踏……
    常年在外,除了春节回家看看,多少年都不知道家乡的姹紫嫣红开遍是个什么样的迷人景色了。家乡的春天,成了一个永远不能兑现的诺言,而年少时的那种的情怀,却又时时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我知道许多情感的发酵,季节只是情之源,而情之本是家乡那些琐碎的人际关系,来来往往的生熟面孔,若即若离的远近情感……还说什么呢?这些世俗的家长里短,这些经常走动无法割舍的亲情,哪一样一想起,都能够让一颗脆弱的心,在二十四番花信风的季节里悸动。让易安居士“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的哀叹成为情感起伏的铺垫,瞬间可以让我泣不成声。
    细雨湿流年,多少次梦里哀怨,醉后喃喃,不过是一份孤独的情感找不到可以依托的岸,只好在夤夜梦回里独自饮泣。而岸边的柳色,房檐下的燕影,荒地上疯长的野草,点点滴滴都成了触目愁肠断的解用之物。
    我知道,有些情感终是走不出的一种荒诞,有些意愿终是无法实现的一种慵懒,有些时光终是再也无法找回的一种遗憾。
    我知道,在岁月的轮回里,每一次情感的经历,都是一场无法躲避的宿命,都是让一种心痛,痛彻心扉;让一种无助,虚弱无力。
    我知道,那些曾经有过的情感分享,生活分享,成长分享里,散落着多少真情的花瓣,有一种芳香,在时光里如轻烟般袅袅。
    本以为这些情绪只是“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短暂季节里的一种自然作秀,每天的忙忙碌碌定会将之淹没,谁又曾想,压抑已久的情绪,终将化作一种能量,让我的脑海中蓦然迸出一句“恰逢花季与君别”!
    这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无限凄楚,还是“断送一生憔悴,能消几个黄昏”的绵绵哀伤?
    我知道,这句话应该还有下句,但我一时思维壅塞,只好放在对联群里,随后就有人对曰:从此天涯各自安。
    只是刹那间,我的情感之河如决堤般,让我泪盈双眼了……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出句:恰逢花季与君别;
    对句:从此天涯各自安。
    是的“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推荐者:文武 此文章尚未通过审稿... [请求审稿] [举报不良信息]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待审文章 待审文章 首页>蛙友文学社 
随笔小札
幸福的瞬间
午夜随笔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