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家 [作者:文武,发表在:旅人手记,阅读:241]
                   欢 迎 回 家

    3月28号,春天早已姗姗走过半程,武汉还是阴冷的天气,湿漉漉的空气被淡雾笼罩着。人们的脚步声杂沓中带有几分迟滞,没有那种“终于回家了”的兴奋和喜悦。可能是大家都戴着口罩的原因,几乎听不到人们说话的声音,大家都在默不作声的往出站口移去。
    他的面色憔悴中透着苍白,一副疲倦不堪的样子,目光呆滞,完全没有了年前出门时的神采。刚从出站口出来,他就看到了来接站的人们举着的一个个“欢迎回家”的牌子,压抑了两个月的情绪,便再也无法被抑制,只是在瞬间他的眼泪就哗的一下涌了出来……他哽咽着,在一个个被亲人接走的人群中蹲了下来,大脑中一片空白,止不住的流泪让他再一次的泣不成声了。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年前非去不可吗?为什么不能等到过完年在去?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妻子带着几分嗔怒剜了他一眼。
    “没办法,必须得去。放心,初一我一定赶回来。”说完像献殷勤似的搂住了妻子的腰,在妻子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旁边才6岁的女儿,刚才就听到爸爸要出差的消息后,一直恋恋不舍的在爸妈身边转悠,假装不在意的听他俩说话,这会儿一看爸爸真的要走了,乖巧她跑过来抱住爸爸,仰脸撒娇地说:“我也要爸爸亲”。
    临出门时,也是女儿抢先跑过去说:“我给爸爸开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盯着爸爸出门后,挥一挥小手,很不舍的说:“爸爸再见!爸爸早点回来。”
    他哪里想得到,这一句“再见”,却成了永别!却再也见不到女儿如花的笑靥了。
    2月10号妻子被确诊为新冠肺炎,送去了医院,再也没有了消息。5天后女儿也被确诊,也送去了医院,从此也没有了消息。后来从母亲那里得来消息时,电话中的母亲,半天都没说出话,他清楚的听到了母亲的抽泣声。那一刻,一直担心妻女的他几乎要崩溃了。从那天开始,他夜夜失眠,被隔离在宾馆内的他,心像被掏空了一般,神思恍惚。每天他都要站在窗前,望着武汉的方向像座石雕般几个小时都能一动不动。多少次他都在心神恍惚中喃喃自语:我的家?我的家?……
    春风又绿江南岸。
    窗外的杏花开了。
    窗外的梨花开了。
    窗外的桃花开了。
    但他的心情,一直封闭在冰冷的冬天里。
    可他今天还是在关闭离汉通道的65天后,坐着第一趟停靠在武汉的高铁回来了。
    他蹲在那里,任蒙蒙细雨湿了头发,湿了外衣,任泪水流过面颊,湿透了口罩……
    “孩子,我们回家。”
    是母亲!
    他慢慢站起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抱紧了母亲:“妈!……”
    憋了近两个月的情绪,如山洪般倾泻而下,他的下颌抵着母亲花白的头发,哭的像个孩子。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无论天气多么湿冷,毕竟是春天了!冬天的冰冷和阴霾早已散去。就连那个闪烁了两个多月的霓虹灯:
    “湖北加油!武汉加油!”
    也不知何时已悄然变成了:
    “欢迎回家!”
推荐者:文武 此文章尚未通过审稿... [请求审稿]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