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

(作者:跳动的雪花,发表在:随笔小札,被阅读:378次)


    一念生,则百缘起。——题记

    很久没上来码字了,其实偶有手痒。闲时会在手机上浏览空间的最新动态,回顾自己的成长,看看朋友的状态,已成为一种习惯。
    打开空间,页面自动响起背景音乐。以前,每一首歌都经过精挑细选,符合我的口味,适合让我打开日志就可以伴着来入境、细细来聆听、慢慢来回看。记得删了这首很久了,却发现今天打开它竟然还在。于是,把它删了,没有心疼。那还是在大叔的手机里第一次听到这首《向阳花》,乍一听,里面的某一小部分旋律很特别,朗朗上口;虽然前半部分歌词很美,但后半部分似乎还是在迷离中回旋——这次耳畔再响起,听到后来,脑海中突然冲出一个念头:放它一条出路吧!花自有花的宿命。或许还是因为不喜欢这种整场过于慵懒的嗓音和唱法,即便他是出自中国摇滚乐新教父之手——或许这也间接证明了谢式摇滚有它的独特风格,我这种属性的人并不懂得欣赏它的魅力。
    是的,人的口味总难相同。你喜欢虾鱼蟹鲎,他喜欢萝卜白菜,而我喜欢生菜和土豆。没琢磨过其中原由,只知道土豆——我是打小就喜欢的。确实,很多“喜欢”常会带着某种渊源。比如我喜欢“云层银”和“冰海蓝”,后来更多是因为曾经我的小马是这种颜色,而我的小P的外衣叫“冰海蓝”,爱乌及乌。和一众小伙伴都特别喜欢吃火锅,那是因为火锅有围炉拥聚式的暖意,难得相见,自是难得感慨。曾向往丽江、凤凰,还有北欧的风情小镇,一直以为那是因为自己喜欢神秘、浪漫、可以安静到很美好的事物。而有天走入凤凰古城,发现这种商业化的欢娱也并不会令我生厌——琳琅满目的沿街小摊,各色堆杂的饰品衣貌,还有那夜晚显得粗犷张扬的酒吧文化,于这一座略显疲累的古城,于各式暂歇的游人,或许这种形态也是一种生存。只是,我还是选择了凌晨时分,和三两友人默默循迹白天的老水车,倚靠着近旁的沿河小石墩,就这样听它一车,一车,又一车,车出年轮,车出水声,车出喧闹过后悠远的宁静……
    我们由喜欢中来,到喜欢中去,过着自己向往“愈加喜欢”的日子。倒是觉得,这“相”确真是由“心”而生。少有人的生活是大富大贵、一帆风顺,但确有许多人活得愉悦而富有张力。或许你并不富有,但是只要思想不扭曲、精神不贫瘠。那天,万年历送来一句话——“生活不是一种刁难,而是一种雕刻。”,是的,生活有时是张错综复杂的网,其实头绪一直在,关键在于我们愿不愿意静下心来梳理。
    常会发些小牢骚,也会找老友吐吐槽。那是因为,总能幸运地从老友们的或安慰或调侃或“落井下石”中寻得善意与包容、关心与爱护。犹记得有次历经世界末日般的颓唐,欲哭无泪下寻得老友;老友拖着行尸走肉般的我走进一家火锅店,慢慢地烫上锅底,涮上蔬菜和羊肉,手起筷落间,我的碗里已装满菜和肉——看得我一脸木然,继而惊呆。但见她站起来,又夹起几卷羊肉,往锅里涮了会儿,然后一把夹起,麻溜地蘸了点酱料,张开大嘴,一顿好嚼。直到羊肉艰难咽下,她才郑重地放下碗筷,定睛地看着我,说:“有什么大不了!吃!”这时,我才回过神:好像从进门到上桌到现在,她关注过我的碗,执着地揪净过一片羊肉上的一根似玉米须的丝,愣是没正眼瞅过我一眼。但也就在我们眼神交汇的刹那,看到她目光的坚毅与冷峻,我突然心领神会:是的,我于生活,认真执着,问心无愧——有什么大不了,哪怕一切从新开始!
    突然地,就这么想起三个人的影子:老何、飞女和蜜桐,都有如此般任性的霸气的老友。而后的日子里,因了各自生活,好像和她们接触的时间并不很多,但是,那股子“我的生活,舍我其谁!”的志气却一直深深扎根于心底。还有我那些风格迥异的朋友们,能在离别长久后见面一温即热的人儿们,感谢你们的大气豁达、生生不息,让我即便分身乏聚,也能远远嗅到你们馨香的气息。
    于是乎,在生活中,也会难舍善意,留些香气,酿些美意。无人时,突发奇想跃它个三四级台阶;阳光下,会盯着地上一路斑驳碎步挪前;狂风中,会顶着反向拨离的雨伞享受下那意外的经历……当然,烦躁时,也会点上一单外卖过瘾地吃一通重品味的水煮鱼——话说,现在的水煮鱼,已是越来越咸,越来越辣,已快让我怀疑这是鱼的世界,还是已被盐与各种调料鸠占鹊巢。但是畅快,一身热汗!让自己的生活多些趣味,有时其实也还简单。就比如在各大银行、各大网络、各大化妆品专柜的连环提醒下,我拉帅毛一起过了个公历生日——帅毛很兴奋,我跟着也高兴。而后,在公婆爸妈的提醒下,我给帅毛过了一个农历生日——美好的日子,大家都高兴。最后,在家族“百科全书”小姑的提醒下,大叔又给我过了一个农历生日——每每或大或小一蛋糕,点上蜡烛,许上愿望,吃吃笑笑。但是,有时暖意,就这么顺着来了。
    觉得,生活就是个小作坊,小到不能再小的作坊。虽然里面有柴米油盐,但里面也有爱与温情。
    一直以为我所喜欢的图片里的那些个地方都叫“北欧小镇”,直到年前我才知道,原来它们叫土耳其、摩洛哥和克鲁姆洛夫——一个横跨欧亚两洲,一个是非洲的阿拉伯国家,而克鲁姆洛夫则在捷克南部的波西米亚。看吧,因为喜欢,我还丰富了些阅历,增长了些地理知识。谁会知道,有天我竟然会有机缘弄明白不知多久以前曾在一本不知名的旅游图集里随手翻过便是难忘的那么几张照片里的美丽的地方。生活,多美妙!
    或许你会问:“真的有那么美吗?”
    是的,它们都真实地美在我的瞳孔里。
    世间万物,动有动的弧线,静有静的姿态。一念善意,福祉自来;一念爱意,温暖绽开;一念美意,馨香满怀。一念生,则百缘起。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一念生,
一念渐熄。

有时,
将心门打开,
让多些阳光进来,
我们便不会总觉孤独,
或是被世界践踏甚至判离。

其实,
很多时候,
只要我们自己想让光亮进来,
或许温暖,
随后就来……


以下为 跳动的雪花 对本文的感受:

偶尔想起,便是偶然记下——

 与我联系

 网友评论

 推荐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