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眼想看的

(作者:跳动的雪花,发表在:随笔小札,被阅读:611次)


    随手翻着最新一期《读者》,看到刘震云写的《想起两个人》,随文配着谢烨与顾城的合照。合照里的两人站在山林,身后是几枝自然横生的枝条,枝条上挂着秋黄却丝毫不扎眼的叶。谢烨着一身大红上衣,刘海被风吹向一侧,似倚靠却更像是托扶着身旁的男子,笑容恣意而完满——此刻的她,看起来应该是幸福着的。她身边的,便是顾城,一位诗人,文字很有灵气。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照片印得不那么清楚,特意上网搜了两人的这张合影,当时的顾城笑得看是诚恳。不否认,当第一次读到“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而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时,有种怦然心动的欣喜,因为从文字里我读到了我以为的生命蓬勃与力量源生的震憾与张力。它可以给你一种动力,一种希望,一种向往,以及更多无与伦比的曼妙随想。愿意相信,那时的顾城还是真实的。

    可以读些顾城的诗,却总催不起对顾城的好,一如当时从朋友那第一次听得“胡兰成”——纵然坊间不乏有对其文才的赞赏,但是,哪怕是因了张爱玲,也起不了对他的丝毫善意。文才嚼多了,也是可以作得出来的,但是,性情终是无法造作的。可能还是更钟爱三毛,文字是其次,那种敦实的洒脱与不羁才是难得的自我存在。

    照片里的顾城也不能说与整体格格不入,浅蓝泛灰白的中山装,脖间挂一缀点紫布包(那应该是谢烨的),一手入包,一手掌心朝上,托着些小野果吧;还有头顶上那奇怪的橙黄色的帽。上网一搜,世人对“顾城的帽”有着别样的兴趣,说法也不一,无法定论,但仔细看他前后几番矛盾的说辞,就像他颇多矛盾而复杂的内心——而或许,它就只是一顶随意而成的帽子。一戴,也便戴习惯了。只是,它被戴在了顾城的脑门之上。但,那样的帽子,不管于何种场合,着实显怪。于是,在千百人莫名的好奇与一再提及下,在“朦胧诗派代表人物”等的光环圈罩下,它也便顺势留名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也知道,品头论足该客观地道些。但当下,我只是个小女人。于是,我更愿第一眼看到的照片里只有谢烨和法国自然宜人的风景,或是一个妻子幸福地偎着她实在的丈夫,而她的丈夫的眼里也如她般澄澈而美好——能容进更多美好与新奇,能随流俗而生而成长,能有责任与担当,……而不是满脑自私的占有与所谓的唯灵与浪漫。

   

   

   

   

   

   

    或者,

    顾城一直就没长大……

    只是任自己裹挟着“天真”的外衣,

    暗暗地在自己的天地里唯我独尊,

    画天造地,

    摘星弄月,

    摇风落雨……


    而当有天,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他造的天被捅破了,

    他的世界也便彻底混乱了……

   

   


以下为 跳动的雪花 对本文的感受:

有时,见到便会生出一些感触来。想说的,都在字里行间……

 与我联系

 网友评论

 推荐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