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一生的眼睛

(作者:《烟》,发表在:小说杂文,被阅读:4271次)


(一)

每当夜色发挥到它的极至时,总认为是深夜2点到4点之间.那份寂静.孤独.清新,也令我深深偏爱着.天上的星星每处都清晰可见,我常想它们是否很沉醉的摇挂在天空,偏爱这照耀别人的奉献呢?当然,没有人给我答案.我只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堪一击.与其说我爱黑夜,不如说我更怕白天.我怕灿烂的太阳,我怕那白白的云朵,我更怕那蔚蓝的天空,它的美,每时每刻都在提醒我,我的小白永远不在了…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黑夜其实也残忍.残忍到我害怕那份孤独,残忍到我无法遗忘一些事,一些人.回忆总像面镜子.镜子里的我演绎着种种的角色:爱.恨,交错在一起,便有了今天结果---我的小白不在了…它不容许我忘记一丝一豪,不管是白天也好,黑夜也好…它们都不容许我忘记!

而我也渐渐把夜当成了习惯和自然.至少在黑夜里我还可以感觉自己的存在,还可以知道原来我还活着,该死的活着.我便放肆的笑,纵容的哭,还能像个正常的人宣泄这一切,我已满足的不能再满足.可没有人懂,他们都会说我在折磨自己.可他们不懂那份深入骨髓的疼痛.所以,他们不懂…

偶尔,我也会忘记小白的样子,便习惯性的拿出小白最爱抽的烟,点上一支然后拼命的,狠狠的吸上一口.似乎那一刻我也一并把小白吸进了我的喉咙里,直到我的肺,我的心,我整个人的每一寸骨髓里,让我每想一次,便痛彻心扉.痛苦无比…而桥这个男人,他总是在这个时候狠狠的摇晃我,露出比我还痛苦一百倍的痛苦神情深深的看着我,歇斯底里的怒吼:“烟…烟…你到底要折磨自己,折磨我到什么时候?你到底要怎么样?你才可以停止啊?”每当这个时候,我便露出无辜且傻的可爱的表情,微笑着看向桥.桥总发疯似的把拳头重重的砸向桌面,时间久了,手背也有了无法退却的伤疤.可他不在乎,因为他还在我身边.而我,多想这个傻男人离开啊.可他却坚守着我这个爱小白爱到自杀了两次的女人:烟!

(二)

从来不记任何日期的我,偏偏记下了认识小白的那一天是1988年1月1日,我六岁的生日.小白的一家在前天搬到我家隔别.成为我家的邻居. 爸妈很好客.把他们一家人也请到家里一起
庆祝.顺便祝贺两家成为永久的邻居关系.那顿饭吃的很开心.大家都是兴致很高很高的.酒桌上听小白的爸爸形容小白:"一个玩逆到不行的小家伙.常把同学的这里那里打破.以至于同学家长不知道找上家门的有多少人了...小白的爸爸觉得很丢脸...可他又宠爱的看着小白说,其实这个家伙还是很不错的.特别的聪明和灵活.除了打架都很好的."当时六岁的我用一种极其瞧不起的眼神去瞪小白.而那一年小白十岁.小白竟跑过来在众人面前亲了我一口.对着众人说:"我长大了,要让烟做我楚白的新娘."一下子,满屋的人全大声笑了起来.而我却呆呆的看着小白.因为六岁的我从小白的眼神里似乎看出了这不是笑话的感觉...

从那以后,我的身边多了一个小白.他常把和我在一起的男同学吓走.只让他一个异性接触我.总是霸道的让我怎么怎么做.他却依然自我.我们一天天长大...感情渐渐变成了一份非常牢固且扎入了彼此内心深处的一种习惯性的情感.我二十岁的时候,两家人才不得不重视我和小白的感情.但他们是开心的...

从六岁到二十岁.小白的身边除了我.再没有其他异性.甚至同性的男孩也少的可怜.而我身边也没有一个异性.因为,他们全被小白的拳头打跑了...

我想我是个任性的女孩.而且太过任性了.不然我永远不会失去我的小白的.

二十岁的年纪.我在大学里幻想着别人所谓美丽的校园恋情.那时候的小白已经大学毕业.正忙于刚刚接手的事业.真的不能时时刻刻在我身边.我突然感到无比的轻松.有种偷偷的喜悦.像是被关了很久的小鸟一样,终于有了放飞的自由.所以,决定一定要好好尝试放飞的感觉...如果...如果...我知道那次的放飞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我想这一生,乃至下下下下下下生,我都不会选择什么放飞的...

比我们高两届的一个男孩一直在疯狂的追我.当时我只是想尝试恋爱的滋味罢了.便答应做那个男孩的女朋友.因为我听别人说那个男孩很会玩.我想我也该好好的玩玩了...和小白在一起,
什么事情都被他安排好,做好了.我没有一点点新鲜感.刺激感.那个男孩常去当时年轻人最爱去的<真爱吧>.那次他把我带去.第一次进入那样的场合.虽然很希奇.可是我却希奇为什么那么吵,那么乱?还有那么多的人喜欢到这里来呢?我还真不明白...所有的人都在亲密接触着.分不清谁认识谁,谁又不认识谁.相互拥抱在一起疯狂的甩着他们的头...我是个特喜欢音乐的人.因此随着音乐,身体也开始扭动了起来,头脑里什么也没有了.只是快乐,真的很快乐.人群慢慢的把我和高两届的男孩挤散.后来,感觉到了腰上有双手缠绕着,和我形成了共鸣.一来一去间,很配合的舞动着.那么默切而和谐!那双手是温柔的,能清楚的感觉到它的轻柔.这使我没有推掉,也没有离开,继续了下去.也继续了以后的爱和恨…

他叫仁,30岁.那家迪吧的常客.有着令人害怕的深沉和忧郁.而当时的我单纯的可怕.我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和一切.

直到后来很久后,我才知道仁的家庭很复杂.妈妈和爸爸感情不好.爸爸常常用棍子打妈妈.而他从小时候开始,便懂得跑到妈妈的身边,代替妈妈给爸爸打.他爸爸是个酒鬼.每次打起人总是往死里打.好像有多少的仇恨在里面.等仁长大后,他爸爸再打妈妈的时候,仁便恶狠狠的用眼睛瞪着这个可恶到极顶的男人.用一只手抓住他的棍子.让他无法下手.可是,仁要挣钱给他们用.他不能时刻呆在妈妈的身边.只是偶尔会回家.因此,当有天晚上下班拖着疲惫的身体连夜赶车回到家中.仁轻轻打开门的刹那,竟看到地上有点点的血迹.而妈妈可怜的倦缩成一团,抱着自己的身体在发抖...而仁的爸爸竟大名大方在床上和一个女人正甜蜜着...

仁的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是血液凝固了.仁发疯似的跑到了厨房,把菜刀拿了出来.嘴里叫着衣冠禽兽,眼里流着泪水.往床上疯狂的乱砍了下去...

那一年仁刚满18岁...仁的爸爸在乱刀中死亡.那个女人受了重伤.而仁的妈妈从那以后成了神经病患者...

仁被判10年!已算是很轻的刑法.这其中花费了仁舅舅的一生积蓄...可以说,仁的舅舅最终救了仁.可以让他有个改造的机会.

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太单纯.还是对世界充满了好奇.或者是天生有着太多的同情心.我竟和仁走的很近很近.仁约我去哪玩.我一般都不会拒绝.仁对我很宠爱.常对我说:“烟,这辈子我都要和你在一起.你是我的人…一辈子都是…”

我总是笑着说:“我们只是哥们啊!”

仁便用一种极其可怕的眼神瞪着我.而傻傻的我竟以为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却不知道在那个时候开始,仁的心里便有了阴影.加上他从小的经历.他的心理有着一定的问题存在…可我忽略了.我没有想到因为我的忽略和放飞的心理,永远永远失去了我最心爱的小白…

几个月后的一天.小白终于回来了.我早早的打扮好,准备去迎接他.仁说找我玩.我说今天有个特别的人要回来.我要去接他.不能陪仁玩了.他就挂了电话.我也没多想什么.和小白逛了从前的每个有我们足迹的地方…小白变了很多很多.稳重了,成熟了…真的像个男人了.我竟觉得好幸福好幸福.晚上我和小白去吃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吃玉米烙的时候,有玉米在下巴上.我没有看见.小白叫我别动.温柔的为我拭去.揉了揉我的头发说:“烟,小白好想你啊!等你毕业了.小白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你娶回家.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

在那一刻,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感觉快跳出来了胸膛.我知道我是爱小白的.一直都深爱着.可是,直到后来,我才更明白那深爱不同于一般的爱.那份爱已扎入了我的骨髓里.血液里…无论我怎么做,怎么抽取,都无法把对小白的爱抽离我的生命.

晚饭后,我和小白一起回家.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仁一下子冒了出来.问我:“他就是你早上说要接的重要的朋友?”

当时,我真的被幸福感冲昏了头脑.竟没有看到仁眼神里的东西.而什么也不知道的小白以为仁是我的好朋友.很礼貌并客气的对仁微笑着说:“是啊!我是烟的未来老公…”
.
仁的整个脸开始变形.青筋都一根根变粗起来...刹那间,在我来不及解释,小白还没搞清楚的情况下,被仁用随身带的匕首深深的刺进了身体的深处.血...血…很多很多的涌了出来,小白慢慢倒了下去...永远倒了下去...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哭,去喊,歇斯底里的拼命摇晃着小白.让他起来娶我…可是,小白最后也没有起来…

小白离开后的日子,我不知道自己每天是怎么过来的.我只是不停的思念他,怀念他.开始在想他的时候抽烟,开始在想他的时候喝酒.这样一天天,反反复复的一直到了今天.并在他离开后的前两年里,曾自杀了两次.那两次我看见小白,他竟用很温柔很思念我的眼神在深深的注视着我.对我无比宠爱的说:“烟,我们结婚吧!”所以,我对所有人说:“我要去照顾我的小白.他想我了,他想我了…他楚白不可以没有烟陪在身边的.烟也不可以离开楚白的.烟是楚白一个人的.楚白也是烟一个人的…”

有人说时间是治疗伤口的一剂良药.很多人看着我,忧忧的对我说:“时间久了会忘记的…”可只有我的父母和小白的父母从来不曾说过半句话.因为他们是我和小白成长经历中的见证.他们比任何人知道:我和小白谁也离不开谁…

或许,有些人从你生命里走过.当岁月流失后,你也会发现,他也在岁月里一并流失掉了.可小白非但没有因为岁月的流失而离我远去,反而让我越来越清晰的忆起他.每一丝每一毫…我从来不曾遗忘过.甚至连小白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迷你的味道,还依旧清晰的保留在我的脑海里.鼻子旁边…一点点没有淡去…

我决定离开这座有着小白一切回忆的城市..

(三)

而桥…是我失去小白的几年后,一次无意中在这座城市认识的.五年了.他没有离开我一步.他在我的隔别租了套房子.给我做爱吃的东西,给我买这买那.生病了他会不分白天和黑夜的照顾着我.我发疯,他便陪着我一起发疯.我歇嘶底里拼命哭喊.哭喊着小白的名字时,他便不停的摇晃我.像今天一样,似乎要把我从过去的深渊里拉出来.而我,其实是心疼他的,因为他是我的影子.然而,我终究太过思念小白了,所以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心疼桥这个傻男人.

近来,我歇嘶底里的哭喊次数越来越频繁.哭喊过后,不要命的一根烟接着一根烟抽…常常把嘴巴和舌头抽麻木了.才肯停下来.对于这样的我.桥除了照顾我,摇晃我,再没有其他办法.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眼睛开始在看着电脑屏幕的时候,变的模糊起来.甚至间隙性的出现一片漆黑的状况.而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知道这一切是因为我长期生活不规律,长期夜晚面对电脑打很久很久的文字,喝很苦很浓苦咖啡,整夜整夜的不睡觉,经常经常流泪所造成的.

可有天,桥摇晃着我的时候,我不再对他冷笑了.因为我看不到他的脸了…桥吓坏了.颤抖着抱着我,问我怎么了?怎么了?我没有说一句话.桥第一次着急的冲着我大喊:“你这个女人,你到底怎么了?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你快说话啊…”桥突然抓住我的双肩继续摇晃我:“烟,你看着我,你看着我,你告诉我,我究竟怎么样,才能治愈你的伤口,能让你好起来?你看着我…….”我努力寻向他发出声音的头部,不想被他察觉出任何异样来.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听他的话.真的努力看向他.而我的焦距一定是寻错了方向.桥的双手竟摸到了我的脸上,捧着我的脸,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啊?

我听到了低低的抽噎声.我的心第一次为除了小白以外的人紧缩在一起…摸向桥的脸.他脸上有泪水从我指甲间滑落下去…烫伤了我的手…一并烧伤了我的心…

我告诉他我看不见了.他抱起我一边在骂我死女人,一边跑着…

听见医生对我们说:“她的眼球神经受了影响,视力渐渐下降,要开刀动手术.而她似乎已经到了晚期.早就该来开刀了.你们怎么能耽误到现在呢?现在只有换眼角膜一个办法了.但是,换眼角膜的费用昂贵不说.还得有人愿意捐献眼角膜给她啊…不然,她将成为瞎子…”

我莫名的感到了恐惧,伸出手想抓住点什么,却停在半空中.而下一秒,有只温暖的大手握紧了我的手,并把我的手握至唇边,细细碎碎的吻散落下来……“烟,别害怕,别害怕.桥今生做你的眼睛,会永远守护在你的身边.永远……永远……”

我睡着了.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我和小白幸福的生活着.最后,小白却把我交给了桥,并对我说:“烟,桥爱你,会给你想要的一切的.你要听话,别再任性了,要好好珍惜桥给你的一切.要听桥的话啊!”我拼命的拉小白,让他不要走,不要丢下我,却发现面前一片黑暗.依旧是那双温暖的手紧握我.烟,没事,没事,桥在这里呢,桥一直都会在这里的.我才想起自己在医院,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么还看不见?我真的要成为瞎子了吗?

“烟,你别激动,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啊…”

“李桥,你给我闭嘴,你给我闭上嘴巴.怎么可能呢,我不过是生活不规律,不过是把黑晚当白天过罢了.怎么会这么严重呢,不会的,不会的……你滚出去,你离我远点,你滚啊……”

“烟,求你了,求求你别再这样了.放过自己,也放过我好不好?别再让我爱你爱到心碎了,这痛太久了,我也怕承受不了啊.我说过了,会永远守护在你身边的,我会做到.桥从来不欺骗人的……”

“滚…滚…你以为你李桥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我不要做瞎子,不要……做了瞎子我还怎么记载我和小白的人生?我还怎么再看我和小白的新婚房间.我和小白的床,我和小白的一切?还有,小白的衬衫,小白的照片?我还怎么能看到?我不可以瞎,我不可以,你听没听到?听没听到?”

只记得他们很多人强制性的按住了我.给我打了镇定剂.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只是,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眼睛上被纱布蒙了起来…而那双温暖的手不再了…我讽刺的笑,自言自语的说:“终究是离开了,终究是承受不了了,终究他李桥不是楚白…”

我的心超然的冷静了下来.从来没有过的平静.我不再思念小白.不再想李桥去了哪里…我什么都不再想了.只是医生告诉我:“真是个幸运儿.竟有人正好愿意捐献眼角膜…从此,你又可以看见一切了…”我没有了任何情绪.不喜悦,也不感动…只是超然的冷静…

我在医院呆了整整半年.这期间医院把我照顾的很好.有私人的看护专门照顾着我.可他们从来没有问我要过一分钱医药费.而我也从来不过问什么.似乎一切已跟我无关了…

在医院整整呆了半年.拆纱布的那一天.我竟感觉到心跳.竟想第一眼看到那双温柔的手的主人.我冷笑我的这一想法…

医院把我所有的私人物品全部归还给我.有自己那栋房子的钥匙.我第一次觉得不对劲起来.但我太淡然了.懒得去问这一切…

回到自己的那栋房子里.打开门.我更不能相信每一件物品还是那么新.那么干净.像是一直有人住着.在我巡视的时候,桌上有封信.那是桥的笔迹.拿起的那一刻,我的手竟有丝颤抖.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烟.当你收到桥这封信的时候,桥已在很远很远的一座城市里.为烟天天祈祷着.希望烟快乐,幸福.桥知道你永远不会爱上桥.你对小白的爱那么深那么深,深到我不忍再在你的身边给你负担.可是,我是真的很爱烟.这份爱让我疯狂,让我愿意为烟做任何事情.只要烟能够幸福和快乐.桥知道小白在烟心中的重要,也明白烟不可以忍受看不见小白的日子.所以,小白做了一个连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决定:把桥的眼角膜捐给烟.这样烟就可以永久的看到小白.而桥也可以永久的陪伴着烟了.以后烟不许再过以前的日子了.要好好的珍惜自己的身体.好好爱自己,照顾好自己.知道吗?烟,这次你就听桥一次,好吗?烟,你一定要幸福快乐啊!”

后记:

如今,我用桥的眼角膜来记载这一切.我在原地等着桥回来…因为,我想做桥一生的眼睛…



以下为 【烟】 对本文的感受:


 与我联系

 网友评论

 推荐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