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说我爱你

(作者:【烟】,发表在:小说杂文,被阅读:3386次)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爱恋早已燃烧掉,再也没有了。那一年里,亲眼看着父母葬身于火海,留下我一人独自生活。后来的日子我去了孤儿院,在那里,认识了楚希,并与她相依为命,只有彼此,这种感情是怎么也无法取代,无法摧毁的。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从小学、初中、高中,我一直与楚希在同一座城市,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同一张桌子。十多年来,我们像是彼此的影子,从未分开过。面临填写自愿的时候,我们尊重了彼此的意愿,她去了热爱已久的南方,而我去了寒冷的北方。只是,我从不敢告诉楚希,因为北方有我小小的牵挂。



大学的生活虽是多姿多彩,虽因为距离我与楚希相隔甚远,我们的感情却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让我们亲密起来,思念起对方。我们有时间的时候开始煲电话粥,聊QQ,可这样太浪费金钱,于是我们想到这样都无法畅谈,就给对方写书信吧。



我和楚希一直认为书信是最好的沟通工具,亲笔写下的东西才是最真实,最有感情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聊的话题无非是食堂怎么样,教学楼如何,上课的老师又怎样,宿舍的女生如何如何无法与我们那时候相比。只是,我一直未能对楚希开口,我内心的那个小秘密。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一年过去了,我们都在慢慢长大。为了更好的生活,我和楚希约定第一年都待在学校打工度过暑假,不回孤儿院。那个暑假我们都是忙碌的。



大二开课没有多久,收到楚希寄来的信,信里她这样写着:“姜儿,我生命里出现了最最重要的人,看到的第一眼我便知道,我爱他,这生这世都不会停止。”



后来的日子楚希基本每周都给我来信,信中都是她与许诺的种种,从头到尾,楚希都是给我讲她的许诺。圣诞节的时候,她来信中写:“姜儿,你所在的城市现在应该早已大雪纷飞了,你是否还一样喜欢享受寒冷的冬季,享受白雪苍苍的大地?从小我们便是孤单的孩子,都是由别人抚养长大。我们一直一直想要更多更多的爱,我想我们是缺少爱的,对吗?姜儿,你知道吗?或许是老天爷怜悯我,于是把这份爱安排给我,才能让我遇见许诺,让我疯狂的爱上他。只是,我怎么向他献殷勤,他都无动于衷,你说他难道不喜欢我吗?”



给楚希回信中,我安慰她,我说:“希儿,我的希儿,你那么漂亮,谁见了都会喜欢,凭他许诺,又怎么能,怎么敢不喜欢上你,不爱上你。”



我很想告诉希儿,我北方的那个人,属于我的故事。可是,我无数次问自己,这是爱情吗?这算是爱情吗?所以,我一直不敢对希儿说,高中的某一年,我认识了一个男孩,却从未相见过。那时候的我还算是个孩子,什么也不懂。电脑课自习时,因为楚希病假,看着整个电脑室里都是QQ传来的信息声,于是,我第一次申请了QQ,在我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消息的喇叭响起,一直闪烁不停。我很本能的点击打开,看到有个和我一样网名的人加我,验证信息中写道:“起这个名字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你是何模样?”



过了很久很久后,我才知道,一定是因为那句话,从一开始的简单的一句话,我便被俘虏了,却无知无觉。天生我就是个后知后觉的人,比较迟钝。很多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我却在很久后在某一瞬间明白。



希儿再次来信,厚厚的,淡紫色的纸张,是我喜欢的颜色。她说:“姜儿,你知道吗?爱一个人真的好痛苦啊,爱一个不会爱我的人,我更痛苦不堪。我已因为这份爱疲惫不堪,变了原来的模样。放下所有的骄傲,放下一切去追求他,迎合他,感动他,他却依旧如一,丝毫不为所动。用尽了各种办法,各种手段,都不见起色。可是,姜儿,一旦爱了,我怎么收回,除了继续呆在原地等待,我真的别无他法。不管多久,多难,我都务必一直等待,等到他看见我的那天,我想他定会爱上我。”



“一直忘了告诉你,他是我的数学老师,学校里好多女学生喜欢他,他都淡定而从容,从未见他笑过,如你一样,姜儿,十几年来,你还没有真正笑过。有时候我竟想,等到他爱上我的那天,一定最先带给你看,他一定喜欢你,你一定也会喜欢他的。”



这一次回信,我依旧没有提起自己的那个秘密,那个故事。那天在网络上认识的那个人,他和我有着同样的网名,叫“那抹黄昏”。认识他后,我上QQ的时候多了一点,也长了点。我们从未问过对方一丝一毫的私人问题。平静、安然地聊着,好似害怕把对方吓跑一样。他每次都先跟我打招呼,他说:“那抹,你近来好吗?”我便说:“黄昏,我一切安好,你呢?”



我常想,我和他现实中也一定都是冷漠的人,拥有同样的孤独,我们的QQ上,除了那抹黄昏四个字,再无其他。我们的聊天从来都是无关痛痒,却从不曾说再见。他只对我说,那抹,下次再聊。换着我的时候,我只是说,黄昏,下次见吧。我们的每一次下线都是如此,久了成了自然,成了久而久知的习惯。



然而,高中的紧张学习不容耽搁。我在模糊的意识里学会了思念,懂得了那时最流行的词语:网恋。当我非常确认自己已经一天胜过一天思念黄昏时,我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后来,每次的电脑课都收到黄昏的很多留言。于是,每一次我也回复着同公式的留言。



希儿再次来信:“姜儿,你那么闷,一定不会知道当你收到信的这天是什么日子(如果不出意外,这封信应该在11月11日送到你的手里吧)?你一定皱起眉头,淡淡的在心里微笑了,对吗?并且心里是否会说,希儿啊,这还有什么日子啊。这一刻你是否是这样的?我想一定是的。因为,知你者,楚希也。哈哈”



楚希说的没有错,真的如她所说的一模一样,一样的表情,一样的疑问,真的知我者,楚希也。然而,回信中,我依旧没有提及那抹黄昏。



还记得高考填自愿的时候,我特意晚上偷偷去上网,不知为什么,那时候好想知道他在那里,哪个城市。上线后便收到黄昏的信息:“那抹,你在哪个城市?”看到这与自己一样不同与以往的招呼,我开心不已。没有多问,便回:“南方,你呢”



“我在北方!”



我那么傻,不敢告诉任何人,连楚希也没有告诉。我想真如楚希说的那样。我们都是需要很多很多爱的人。



因为黄昏在北方,于是,我的志愿填在了北方,我希望可以离那个人近一点,仅此而已。



再次收到楚希的来信,信纸上有泪水干过的痕迹,明显看出写信的时候,她是流着泪的。她说:“姜儿,时间过的好快,认识许诺老师后,我便这般害怕时间的飞逝。没有害怕过失去谁,因为除了姜儿,我从来没有拥有谁,那么我又有何害怕呢?可是,姜儿,许诺我真的无法放下,我本以为这份爱会随着时间慢慢变淡。你也对我说过,再美好也抵不过时间。我本以为会如你所说的一样,可是,我的爱越来越浓,深到无法攻破。越来越炙热,我甚至怕最后会烧毁我自己。姜儿,许诺的眼中,难道我还是个孩子,他永不会爱上我吗?”



回信中,我也流着泪说了很多很多,说我和希儿的从前,并坚定的对楚希说:“不用担心,不用放弃,不用难过,你那么美,你那么好,他不是不爱你,不是他无动于衷,是他碍于你们的身份,有所顾忌。你要给你们彼此时间,你说他值得你爱的,那么,就不要后悔,不要放弃,努力继续等待他,一定会有那么一天,你与他走到我的面前,你们那般幸福,开出花儿。”



清楚的记得大一报道的那天,自己第一次笑出声来。知道可以同黄昏一样呼吸北方的空气。很心安,很踏实。可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到了北方。



一直的一直,我便与黄昏之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空气里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暧昧。我想他一定同我一样感受到了,可大家都不曾说起。



北京的冬季真的寒冷。天气预报里一直报道大雪将近期不会停息,让大家做好抗寒的工作。或许就是因为这场大雪的缘故,我和黄昏无关痛痒的话题多了一些内容。那天,黄昏如平常一样:“那抹,你最近好吗?”“黄昏,我一切安好,你呢?”



“那抹,南方真是多雨的季节,没有北方的大雪,却也感到了寒冷。”



“黄昏,北方早已大雪纷飞,我的心开出花儿,从小便没来由的喜欢雪,偏爱冬季。如今,终于如愿了,我很喜欢。”



“、、、、、、”



我们同时发给对方这样的一条信息。我们都相对无语,隔着电脑屏幕,于是,隔着千山万水。我们知道,我们有了一次错过。



黄昏一直让我倍感温暖。这样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有说。后来发来一句:“那抹,你我真像,都喜欢北方,喜欢白雪,喜欢冬季。那你也定会喜欢这首曲子,它叫绿野仙踪。你有时间的时候记得听。”



但我一直没有告诉黄昏,他说完后,我便下载了那首曲子来听。从未听过那么感动我的曲子,我久久无法动弹,然后泪流不止。没有疼痛,没有委屈,只是流泪而已。无法解释。



从那次后,我每听一次便流泪一次,没有理由,没有原因。成了自然。



再遇见黄昏的时候,他问:“那抹,曲子听过了吗?”



“恩,听过了。”



“那抹,你是否与我第一次听到它时一样感动,一样流下泪来,一样觉得无法解释,什么也不为,却流下泪来???”



我无法相信黄昏与我一样,我们竟一样为一首曲子流下泪来。



再收到楚希来信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开始准备回家了。两年了,时间真的过得飞逝一般,两年眨眼之间度过。我和楚希要见面的日子快到了。我们约定回孤儿院,那个养育我们的地方,我们对它是有感情的。那个慈祥的院长,我们是感激的。她养育了我们,还给了我们很多很多。我们已很是感恩,很是幸福,我们都懂。



到孤儿院的当晚,楚希便在耳边对我经行了一夜的攻击。字字句句里都是她的许诺老师。黎明来临的时候,她从床上跳起来,说忘记了给我看她的许诺。她说那是她偷偷拍下的照片,虽然没有正面,却让她喜欢的不得了。一辈子都要留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照片的那刻,我想到了黄昏。我想黄昏的背影应该也是这般模样吧。后来,困意来临,我睡着了。睡梦里希儿的许诺老师来到我的面前,对我说,他爱我。



醒来后,我吓的满身是汗。再不敢对希儿说半点黄昏的事情。



一直和希儿在孤儿院,帮着院长照顾那么多的孩子,我们也真的很充实,暂时忘记了彼此心目中的他。我想我们都不是忘记了,而是故意不去想起。



开学后,我又来到北方,楚希去了南方。上网的时候看到黄昏的留言。里面第一条是:“那抹,你在哪里?我回到北方了,你在哪里?”



第二条:“那抹,怎么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第三条:“那抹,你发生了什么事吗?”



第四条:“那抹,暑假快要结束,我要回南方了。”



、、、、、、



原来,在不知道的日子里,我和黄昏又错过了彼此一次。不记得谁说过,生命里出现的人,头一次错过,再一次错过,那么就只有最后一次的机会了。要是再错过,便永生不得相逢。我开始害怕,害怕那仅有的一次,我们会不会也是错过?



后来的日子,我发现学校不远处有家新开的咖啡屋,名字叫绿野仙踪。进去后,里面放着的也是绿野仙踪,一直一直没有换过。后来,我有时间的时候,常去那家咖啡馆坐坐,带上书,喝上一杯咖啡,一待就是一下午。有次,听到店里的某个店员抱怨,干嘛总是这种曲子,哀哀切切,很是悲伤,哪里好听,居然一直放着。那时候,我心里微笑,如果黄昏知道有人说绿野仙踪哀哀切切,该是多么伤心啊。一直想告诉黄昏,我学校的不远处有个咖啡屋,它的名字叫绿野仙踪,里面还放着我们都喜欢的绿野仙踪。可是,一直一直不知道如何开口,害怕这样不是很好。我想我太过小心翼翼。



楚希的来信,一封比一封急切而疼痛。她说:“姜儿,我该怎么办?日子过得太快。这座南方城市里有他啊,我舍不得,不甘心就此放弃,就此离开啊。如果离开南方我们就形同陌路,那我情何以堪?可是,我怎么与时间赛跑,无法与时间抗衡,我究竟该怎么办?姜儿,你教教我。”



“姜儿,除了上课,吃饭,睡觉外,我开始学习努力编织毛衣。你可以想象我落魄的样子,我楚希编织毛衣的样子,该是何等的可笑。可是,我想一定要让他记住我,无法遗忘,此生此世。”



“姜儿,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学会在想念他得时候抽烟,学会在一次次被他婉转拒绝后喝上两杯酒。我常希望自己不要那般清醒。可不管是清醒还是酒醉后,我都还是想念他,脑子里满满的都是他。姜儿,我到底爱到了何等地步啊?”



“是啊,我看到希儿的信时,心紧紧的揪在一起,很疼很疼。她该多爱这个男子,才会这般疼痛啊。或许是因为楚希的来信,我的心情也收到了波动。开始复杂起来,无法平息。我也担心起自己和黄昏。



我一直不曾提起,其实比任何时候都清楚的记得,认识黄昏后,某天他对我说:“今天我看见我的女朋友了,可她已经是别人怀里的女主人,我怎么这般心痛,好像死了一般。我喝了好多好多酒,可是还是没有用,还是忘不掉。”



我想那个时候的黄昏一定不知道,认识的我,认识的那抹,电脑面前的我,只是一个高二的孩子。还不懂得这种疼痛时,已经被他强行灌输了。措手不及,却疼痛不已。那时候我真的还小,还不懂得那样内心的疼痛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是听后什么也不敢说,就当自己从不曾听到过一般,可我记得,他有个如此深爱的女孩。



那以后,直到今天,黄昏也再没有提起过关于那晚的话题,也再没有提起过那个女孩的点点滴滴。或许,那晚他真的醉得不醒人事,他根本不知道他对我说过那些话。也或许对他来说,那只是酒后的抱怨而已,我早已忘记。更或许那晚的他太过疼痛,再也不想提起。只是,对我而言,不管是哪种情况,我都不敢再提起。一切好似早已风淡云轻,却早已铭刻在我心中,从不曾忘记,只是没有提起。



我想就是因为那晚,因为知道黄昏有个那般深爱的女孩,所以,在往后的日子里,我才那般小心谨慎,不敢提起,不敢期待,更不敢透露一丝一毫的情感,生怕自己会成为别人生命里的笑话,变成多余的角色。



我从小就是个胆小的人,慢热的人,我无法如希儿那样勇敢的去爱,去追,我做不到。于是,我就这般静静的等待,等待或许永不属于我的命运。我太过胆怯,所以把自己包裹的很紧很紧,不想受一点点伤。害怕自己伤不起,所以保护好自己。



黄昏在我的心底一直很美好。我坚信美好的男孩不会属于我。从小到大,我一直不是个幸福的孩子,所以,一直学不会微笑。



楚希越来越频繁来信,我很是担心。再这样下去,她到底该怎么办?



终于,楚希爆发了。她写:“姜儿,我疯了,我一定是疯了,昨天,我堵在他宿舍门口,怎么都不让他走,就要他爱上我。可是,姜儿,你知道吗?他却告诉我,他也如这般深深爱着一个女孩。他说她还小,所以想给她时间,想等她长大,并一直一直没有像她表白。因为,他曾经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深深伤害过她,他要当面向她解释,告诉她,他从遇见她后,就爱上了她,心中再无她人。说到最后,他竟流下泪来。姜儿,我知道,我彻底输了,输得一干二净,彻彻底底。”



我没有一次如今天这般想告诉楚希我和黄昏的故事。可是,毕业论文来了,我无法再顾及其他,又一次全身心投入了学习中去。



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很多同学已经决定了去留。我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方向。我给楚希打去电话,问她的去留。她告诉我,已经决定继续留在南方,因为许诺在那里。她说,她无法就这样放弃。而我第一次对楚希说,这座北方城市也有我的牵挂。可楚希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急事,匆匆与我挂断电话,没有听见我最后对她说出的秘密。



又一次,到了选择的时候。我上网找到黄昏。我想我终究不希望做一个稻草人,终究需要一个结果,一句话。于是,我主动给黄昏发去一条信息:“黄昏,我大学毕业了,我是个孤儿,我在想我是回到我最好的朋友身边,还是,继续留在我喜爱的北方?给我一点建议吧。”



“那抹,请原谅这么久以来我从不曾对你说过什么。知道吗?那一年知道你在南方后,我便选择了南方,却不曾想过,你却去了北方。那时候我想这一切是注定的吧,便没有强求。后来,在后来的日子里,猜测到你是个大学生,我想你还小,我对你说太多,或许你会吓着的,所以,我们这也是注定吧,注定我们要等待对方。还有记得我对你说过我以前深爱的女孩吗?那真的只是以前了,认识你后,喜欢上你后,爱上你后,我是真的爱上了。因为比你大几岁,我一直在等你长大。”



“那抹,这一次,请不要再错过,再让我等待,请你留在北方等我,一定要等我。”



“我再一次笑出声来,心里开满花儿。微笑着用手指重重按在键盘上,打出en发送出去。”那么肯定,那么快乐。



楚希来电话,说明天将到达我的城市,让我准备。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让她舍下她的许诺老师。可是,我还是兴奋的,还是希望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的。



楚希坐在我的对面,眼睛却望向窗外很遥远的地方。平静地说:“姜儿,这个世界可真小,当我决定留在南方,继续等待在他身边的时候,他竟向学校递出辞职书。说他要回老家了,女朋友在老家。我找到他宿舍去问他,他的老家在哪里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得身份证,那个地址竟是你的城市,那抹,这也太巧了,这也让我决定继续等待,所以我来了。”



我没有来得及细细思考楚希说得一切,如果那时候不沉静在自己的喜悦里,或许,那时候我稍微动点脑子想想,也会觉得太过巧合,是有疑问的。可我没有,什么也没有多想。



我只是对希儿说:“希儿,或许是你们真的有缘吧,那么,就好好珍惜,不要放手。”



黄昏告诉我已安定好一切。约好见面时间,地点竟是绿野仙踪。我说那是我学校不远处的地方啊,我还去过很多很多次啊。黄昏笑出声来,说他真是赌对了。原来那是黄昏投资的。他说他也不能百分百肯定我是在这所城市,但是他想我喜欢北方,一定是会选择黑龙江的哈尔滨吧,那么,哈尔滨好的大学应该就是那里了。他说他并赌了一把。



黄昏说,不要告诉我你的样子,你的特征,你穿什么衣服。这么多年,我定能一眼认出你来。



可我思考再三,还是要黄昏最起码告诉我他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我说那样我会比较有安全感。



约定见面的日子很快到来,那天,阳光真的明媚而温暖。我拉上楚希,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楚希提问好多次,我都没有说其实是想带她去认识黄昏。我想,以后的日子那么多,慢慢的再讲给希儿听吧。



我们打的去了绿野仙踪,下车的时候,楚希先下了,我还在车里等着师傅找钱给我。这个时候,我听见希儿夸张的大笑后,大声喊着,许诺老师,许诺,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向希儿的方向,那一刻,天崩地裂,末日来临。



我没有下车,在希儿她们没有发现我的时候已匆匆逃走。在车里我除了流泪,再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记得父母葬身于火海的那天,我也没有这般痛苦过。



我匆忙整理好一切,给希儿留下一封信后,便离开了那座北方的城市。那城市里有我的黄昏,我的楚希。



给楚希的信中我这么写:“希儿,我一直忘记告诉你,我也爱上一个男孩,我决定去他的城市,跟他一直一直幸福下去。希儿,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请一定要比我幸福,才不枉这一生!”



那天后,我再也没有打开过手机,没有打开过QQ,我开始在另一个城市平静的生活。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只是,我一直一直记得,黄昏告诉过我,他那天会穿着,他从来不穿的红颜色的T恤来见我。他说那样的红色,不管多远,我都能远远看见他,不会错过他。



希儿:“我没有告诉你,你的许诺老师就穿着红颜色的T恤。”



黄昏:“我没有告诉你,一直一直,来不及说我爱你!”




以下为 【烟】 对本文的感受:


 与我联系

 网友评论

 推荐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