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亡线归来

(作者:开满花的树,发表在:小说杂文,被阅读:1136次)


    317被人称为死亡线,我的一位朋友今日从死亡线归来。下午,接到一个未知电话,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再不见面,我怕认不出你来。”其实,他只是几年前我在火车上认识的一个普通驴友。但那一夜,真的谈的很开心,我们相约再见。不想今日,2014年元旦的第二天,他来了。正好我也没什么事,便爽快的答应晚上五点半请他在我家边上的柴米油盐吃上一顿饭。由于担心他带来的人多,我没有叫上我的父母,只是带着我的妻儿和我不到三岁的女儿来到那挂满红灯笼的小饭馆。
    五点二十分,我在柴米油盐门口打电话给他,他说他马上到了,我走进空荡荡的大厅,选了张中间的座位,刚好又是我老婆喜欢的16号,便等着他的到来,很准时,五点二十九分,电话响起,我便起身向外迎去,我说我在16号桌,我们两人几乎是错过,他径直往16号走,我径直往门口走。当我回过头,我们相视一笑。
    “再不见面,就认不出来了。”
    “是啊,你瘦了这么多。”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你胖了好多哟!”
    “是哦,是哦,坐……坐”,我大呼服务员上菜单,叫了半天也没人理我,最后终于有个服务员上来上茶水,我问她怎么还不上菜单,她告之要见菜点菜。我便拉着他去点菜。
    他一行两人,另一个很年青,大大的鼻子,很肥胖。他却瘦了一大圈,与我几年前那个秃顶的胖子差距很远,如今,他红光满面,头顶发亮,显得分外精神。因为知道他爱喝酒,我给他要了一瓶四特四星,他喝了一口,打开了话闸子。他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几年前,我俩在火车上几乎聊了一个通宵。
    “看看,”他得意的将他的手机递给我看,里面是他的照片,“1207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我的生日,我真的很幸运,我在317线上找到了这个里程碑。”“哦,是吗。”我瞥了一眼那张照片,那块矮小的石碑已经被砸缺了一大块。“你知道这里程碑为什么是破的?那是山上大石落下来,刚好砸中了。317,那是大家公认的死亡线,山上不停的有石块掉落,走到最后,连路也没有了。”
    “那你不是要带头盔。”
    “起止是带头盔,你看看这张照片。”我接过手机,一个包着脸的大汉推着辆旅行车艰难的走着。“你看,我带了三顶帽子,一顶是遮阳的鸭舌帽,一顶是……最上面才是头盔。脸上扎着围巾,是因为天气寒冷,西藏,白天五十多度,夜里零下六度,你看我的行装,三大包,自行车后架的下面我都绑了酒精。这次有很多故事要讲,我跟你们讲讲狼的故事和雪山的故事。还是先讲雪山的故事,这次我登上了珠峰7000米,失踪了7天,全家人都疯了,都以为我不会回来了,第8天,终于有信号了,我发出了短信,他们知道我还活着,我们一共4个人,我到山顶,就拍了一张照,你看,我接过手机,就是一面五星红旗,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这张是在珠峰7000米拍的,下面是雪山,我从怀中掏出手机就拍了这一张,这一张很珍贵,因为根本就拍不了第二张,摄像头全部冻住了,根本拍不清。你不知道,我的预感有多灵,当时天气还很好,但是我说我们要马上下山,天气马上要变,果真我们还没有下到山底,天气就突然变化了,下起了暴雪。山上十分钟就是一个四季,天气变化的你想象不到,真的,下山时,我们有个人疯了,高原反应,大脑缺氧,我们只能把他的腿打断拖了回来,要不然他会到处乱跑,就回不来了。”说这话他脸上很轻松,很兴奋。我突然明白了今天他为什么打来电话,要我请他吃饭,原来他是从死亡的边缘回来。“你知道吗,不是我,大家都回不了,我是导航。”
    “你们没有请人带路吗?”
    “没有,我是空军,我只相信自己,我不会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我们没有按当地人路线走,完全是靠我导航。我们都活着回来了。”
    “你们跟二万五千里红军长征一样,”我妻子故意说了一句。
    “你不知道,红军很多都死在雪山上,他们不懂,都是中毒死的,雪山上的水含有汞和氯,喝多了会死人的,只有烧开,才能让重金属汞沉淀,让氯蒸发掉,我喝的水都是烧开后只喝中间的,上面倒掉,下面的也倒掉。怎么样,又学到了一招吧”他大口的喝了口酒,非常得意。
    “你还没听过狼的故事吧”他朝着他带来的那个胖胖的家伙嘟了嘟嘴。
    “你怎么请到假的?”我老婆插话了
    “你别打断,”他看了一眼我妻子,“我是几年都没歇公休假,这次合在一起用的,这次走死亡线,我也没跟我老婆讲。要是跟他们讲了,他们绝对不会让我去。你不知道,走死亡线都是外国人,有法国人,有德国人,还有日本人,有个法国人问我,他不会说中文,他笔划了一个圈,”他用手做了一个圈的动作,意识很明显问他是不是日本人,他回答说,“我就指了指我车上的那面旗,笔划了一个C的动作,那法国佬就明白了——原来还有中国人走这条死亡线。其实真的,在我之前,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中国人走过,我进了巴东县城时,走在路上,就被一辆车拦住,下来两个人,一个是司机,一个是巴东县县长,那司机说的,那县长问我去干什么,我说我要走死亡线,要县长就要款代我,我当时又不好拒绝,就跟着他去,县长说他车会开的慢一点,要我跟着他,呆会他还要开个短会,要我等他一下,结果到了一个什么宾馆,他就把我撂那里了,我的车后撑断了,我只能把车靠着墙。后来一个工作人员见了我,也觉得这么冷把我撂在外面不好,就给我开了房,可是在二楼,一楼已经没有房了,我的装备很多,很重,也没人帮我搬,我想也就是吃餐饭,我就骑着车走了。骑了五公里多,我的车上有跑码表,县长的车追了上来,他说我不识抬举,我跟他解释,我是有日程安排的,一开始只是以为耽误一小会,一看要耽误五六个小时,这会影响我的日程安排、我的所有计划,那县长的气便立即消了下来,他打开后背箱,问我需要什么,需要什么随便挑,我就到他后背箱去看,我看中了他苏油茶,全不锈钢的包装,十公斤,那县长说那本是给他的老母亲准备的,他的老母亲来见他,他担心他母亲会有高原反应。但见我要,便送给我,我们驴友见什么好的,就会要的,要的就是要的,一定不会客气,不要的一样也不会要。再走到一个什么镇,罗什么镇,其实也不能算什么镇,有个人在等我,一见到我,便把我拦下来,要招待我,他说他已经等了两天半了,因为电话联系不上,根本没有信号,那位县长专程安排他负责接待他。”
    “哦,县长对你真好。”
    “是的,我也没想到,他有这么热情,真让我感动。”
    “接待应该不错吧,有烤全羊吃吧”
    “哦,不是你想象的,镇上一共就两户人,再往前走,就进入无人区了,县长这样安排,是要他往回走,因为前面有狼,也没有了路。我根本就没吃他们的饭,他们真的很穷,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他们给我泡了奶茶,我坐了一会,还拿了压缩饼干给他的两个孩子吃,他的小鬼连压缩饼干都没见过,他们拿着饼干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因为无人区很大,我没有时间在这里耽误,便急着走,走了二公里,就发现有一匹马死在路边,很显然,那是被狼攻击过,受伤流血过多而死的,因为没有工具,当地人也没有办法将它拖走,又走了一公里多,一辆车迎面开过来,是河北的车,车牌有冀字,我老婆的家乡,又拦住我,告诉我前面有狼,再走五公里,前面就是水,水有车灯那么高,没有路了。他们劝我回头,我说我一定要过,那车上的老乡,其实算半个老乡,便要我挑他车上需要的东西,还给了我电话号码,说有需要,打电话求救,他们一下子还不会走。我看了看他车上的东西,没有我需要的,对了,要了瓶水,就上路了,走了五公里,真的没有了路,一条小河堵住了,我便把车丢在地上,向山上爬,我要过,我一定要过,找了近一个钟头,我找清了路,那真是高兴呀,一点点路,走了两个小时,最后折回来,把车上的装备分成五次驮过河,因为车重,我将车轮都拆了驮了一次,过了河后,又装好,我后悔呀,没带我那辆野狼一号,在那荒郊野岭我还修了车,到后面就更糟了,连钢丝都断了。到了傍晚,我看了两只狼,一大一小,隔着老远,我瞪着它们,我了解他们,在去之前,我就向新疆一个养狼基地的朋友问清了狼的一切习性。狼是很聪明的动物,它们能听到你心脏的跳动,知道你是否害怕,你越是害怕,它越要向你进攻,它们听的出来,所以,看见狼绝对不能害怕,这样,狼就知道你是有准备的,狼就不会轻易向你发动攻击。我瞪着它们,心想着过来一个,我就处理一个,后来狼就走了,我也赶紧走,再后来,天黑了,又遇到了一头很大的狼,比先前的个头大,绿绿的眼睛,那里天气很好,虽然天黑了,隔老远都看的很清它绿绿的眼睛,我的炸药已经用完了”
    “怎么还带了炸药,是摔炮吗?”我好奇的问到。
    “不是,你不知道,是火药,我们经常在外露宿的都需要,狼这动物,还有其它动物都怕炸药,天黑了,撑好帐蓬,就要放炮,还要把火药拆开在帐蓬的外面洒上,洒成一个圈。”
    “等动物靠近,可以点着吗?”我老婆也好奇的问道。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不是,动物的嗅觉非常灵敏,放炮后,火药的味道会扩散开来,动物隔着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都能闻到,它们知道哪里不能去,它们就不会来,在帐蓬的周围撒上,是防止逆风,如果逆风了,有些动物会闻不到,它们就可能会走近一些,但走近了,就会闻到帐蓬外的火药味了,它们就不会过来了。怎么,又学到了一招吧,可是那几天,西藏因为播出了一部记录片,出现了一些叛民,政府对火药管理的格外严格,我到那边一点火药都弄不到,我带的火药全都用完了,真的,那大狼靠近我的时候,我真的有点害怕了,我将车后架下面绑着的酒精拿了一瓶下来,我一共带了6瓶,我倒了半瓶点着,还有半瓶浇在身上,用手捶自己的胸吓唬狼,就这样僵在那里。等这只狼走了,我真的怕了,我将装备全扔了,我怕不丢了,到时再遇到狼就没有机会扔了,说实在的后面又遇见狼了,好在我将我所有衣服全扔了,还有高压锅,大米,还有牛肉干,我一共买了十袋,108块钱一袋,我一袋都没舍得吃,一下扔了7包,只留了3包,我怕我真的死在那里,后面又遇见狼,我拼命的骑呀,酒精和汗水混在一起,我一天骑了200公里,第二天我就到了**县(是我记不清了,我的朋友说的很清楚),我一天完成了两天的计划,我的车也毁了,钢丝都断了,好在没死在那。我就是这样走完了死亡线。到家后我称了一下体重,我轻了56斤,二个多月瘦了56斤,在无人区,我根本就一天两夜没吃饭。饿的那个难受呀,真的好想吃,可刚想吃,狼就靠近了,它们的嗅觉太灵敏,想活命,就必须不停的向前……


以下为 开满花的树 对本文的感受:

人的一生很短暂,真的很想象我的这位朋友一样挑战自己。

 与我联系

 网友评论

 推荐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