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陷的南昌

(作者:开满花的树,发表在:小说杂文,被阅读:1215次)


   南昌的交通出其的堵,但花费巨资修建的地铁却根本解决不了拥堵的交通。为什么呢,南昌所有的地铁基本上都避开了居民区,而且有居民区的地方90%都没有站点。听南昌财政厅的人说南昌的地铁是为卖地修建的,哪里没有人,地铁站就修在哪,哪里有大块荒地,地铁就是绕个弯也要在那里设上站点,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卖地,因为卖了地就会有巨额财政收入,因为有地铁,一块不毛之地就会迅速升值,所有南昌的官员们都翘首期盼着它们能象红谷滩那样繁荣昌盛起来,但目前的事实情况,南昌市只有红谷滩的土地经营成功了,其余的土地大多有价无市,人烟稀少。也许我鼠目寸光,总之我没有看到处处繁荣,我觉得繁荣需要外来人口的不断加入,没有外来人口,繁荣就只能是镜中水月。一个天天拥堵,想坐地铁却要先步行二十分钟,天天令人烦心意乱到处开挖的城市最终又能吸引多少人的加入,真的不好说……
    南昌天天在搞建设,我眼中天天都是忙碌的工人,今天修一座立交,明年就炸了。我们来列一下南昌这几年炸掉的立交和新修建的立交,北京西路与洪都大道立交、抚河桥立交、胜利路立交、叠山路与八一大道立交。今天来了一个领导,感觉堵了,就下令修一座立交,明天又一位领导来了,觉得逛下步行街还得爬那么高的立交桥,又下令拆除了,再来一位领导,感觉没有立交不行,又下令重建步行街立交桥,建好一年不到,大领导一句话,要建步行街地下商城,又把步行街所有的立交桥又拆除。反反复复,复复反反,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是那些接到活干的官员们,愁苦的是步行街上的商铺,步行街的商铺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有三分之一都痛苦的搬离南昌。南昌在他们眼里是罪恶滔天的,一个没有计划,一个长官意识大于一切的城市。
    因为南昌建设的猛,出现了大量的空置房,众多银行贷款贷成了房东,一大堆的房子都是没人居住而开发商早就完成银行套现任务逃离了南昌,为了卖掉这些烫手的山芋,南昌开始了大搞拆迁,旧城改造,这里我要告诉大家,南昌市政府比南京的楼扒扒还要厉害,到处是拆迁,而拆迁费又是出奇的低,市价如果是12000元每平方,那拆迁费的评估价就一定是8000元每平方,以致于民怨沸腾,无人满意。为什么12000元每平方米的市价到了拆迁户手里只剩下8000元每平米,因为层层盘剥,政府早就下令不允许公务员发放除工资以外的收入,但据我了解,南昌所有的街道办都在违规发放拆迁奖励。南昌市政府更是动用了所有公职机构为拆迁服务,甚至公关到了各级省纪委、信访局、日报社。这需要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为什么,拆迁费会低于市价那么多,跟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们有关,他们的魔瓜不仅伸向普通民众,连地标建筑物只要有利可图他们也不放过。
    裕丰大厦,原南昌市地标建筑物,二十六层,但只要是政府看中了它的土地价值,它就离粉身碎骨不远了,裕丰大厦外墙为全新大理石,有照片为证,裕丰的老板本欲重新装修酒店开业的,不想这块宝地(可以观看南昌四大名景)被人看中,一幢地标就这样要粉身碎骨了,为什么,这么高的楼也有人愿意炸了重建,因为利益。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利益,懂吗?因为炸楼有钱,建楼又有钱,钱不是自己的,是国家的,土地也是国家的,而土地出让金的70%的返还款却是自己的。就这样,裕丰大厦这座全外墙大理石的高档酒楼被南昌市政府看成了棚户区。棚户区改造,懂吗?就是烂棚子,烂棚子改造工程本意是让百姓住更好的房子,出于照顾民众安居乐业,国家有一大笔土地出让金返还,按政策是70%土地出让金返还,这笔钱对裕丰大厦这一地块太有诱惑了,炸楼的钱是国家的,建楼的钱是开发商的,而土地出让金返还70%是政策,地方政府只要有充分的理由,能证明它就是烂棚子,就可以截留这笔巨款的一部分。当然也有象前江西省委书记苏荣那么胆大的,南昌钢铁厂的土地价值一下工作疏忽掉了。还有前不久,暴发了洪都钢铁厂2000工人堵路事件,洪钢的国有企业工人不满意政府的卖厂政策和补偿政策(国家出于节能减排需求要关闭钢铁厂),有些人胆大包天,因为包一次天,就可以发财一辈子。人生就是赌一把,死了就死了,发财了就发财了,是南昌官员们的普遍心态。抓着算我倒霉,中头彩了,没抓着,我就辉煌腾达了,只要上面不查,南昌这块地我能摆得平平的。12388江西省纪委工作人员电话录音:“我就要这么干,你怎么地,你到法院去告我去呀!”江西省纪委所聘请的龙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不让进,就是不让进,我们就是制度,必须预约,没有人通知你进去,就不让进,没有预约电话就是不让进;登记制度是写给你看的,告诉你吧,你以为你押个身份证就能找着领导,那你还不天天去找习大大,习大大的电话会公布给你吗?你以为你是谁,想找领导就可以找领导,领导很忙……”
    于是乎,就有了,今天刚铺好沥青路面,明天就挖了,后天就大开挖,一个月后再铺一次沥青,一年后再挖掉,再铺沥青,又再过一年后再挖再铺,再挖再铺,我住在这个城市看得太多了,希望中央好好查查南昌榕门路改造挖了多少回,铺了多少回,我可以说,查了你会吓一跳的,原来钱是这样洗的。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还有,苏荣来了,南昌市所有的隔离带陆陆续续都全都换成了种小树的混凝土墩,苏荣走了,所有的混凝土墩半年后全部消失(算是向中央表明支持种树是错误的),变成了高的铁栏栅,再过一年,又变成了矮的铁栏栅,又过一年,又换个款式,变成高的铁栏栅。总之,这个地方变高的,那个地方就一定变矮的,我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猫腻,但真的希望南昌市政府不要这么劳命伤财。如果不信被我蒙到,那真的应该好好反省了,洗钱总要有个度吧,有张脸吧!人不要脸,天打雷劈,如果是一窝人都不要脸,那就会天天看不见太阳,但愿有良知的人把这篇文章顶起!


以下为 开满花的树 对本文的感受:


 与我联系

 网友评论

 推荐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