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初恋 [作者:秋水依依,发表在:青青校园,阅读:17010]

鲜花5 , 鸡蛋0   

    还是在我十三岁的时候,第一次遇见宏,他是姥姥家的一个邻居,我们每天一同上学,一同放学,只是偶尔,他的目光会给我会心的微笑,令情窦初开的我怦然心动。

  我们慢慢地会落在别的同学后面,他的脚步总是那样温柔地停在我的座位边,嘴角向上翘起:“我们一起回家吧!”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不久之后,宏考上了镇里的高中,他没有给我留下只言片语,走了。只是在每个星期六的时候,总会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不经意地碰见他,却又在心里惊喜:这样的不经意仿佛就是上天的刻意而为。

  我们总是擦肩而过,因为我上了另外的一所高中。

  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十六岁的我,心中涌起了无尽的胆怯,于是我就愈发思念那个曾给过我灿烂笑容的少年——宏。

  我提起笔写下了人生的第一封寄给异性的信,我说,你还在吗,我一直怀念的人,你还一直在老地方等我吗,我们分开了有一百年了吗,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孤独地站在原地,沉醉在这种莫名的痛苦之中不可自拔?我问他,这是爱吗?你爱我吗?我爱你吗?

  我有多大,他有多大。十六岁的我给十七岁的宏的信,我知道他的感受……

  于是,我们相爱了。

  便不断地有信从远方寄来,他在信中细细地诉说着他绵绵的思念以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总感觉到我从没离开过他一步,他就坐在我的对面,对我娓娓道来,他的一切的一切,我从此不再陌生。

  三年后,宏考上了北方的一所师范院校,他拿着通知书去找我,对我说:我会在那里等你,你一定要加油!

  这一次,他走得更远,就像是断线的风筝,我无法感觉到他的气息以及他带给我的那种安全感,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于是,我第一次背叛了自己的感情……  

    我不知道,其实,在遥远的异地他乡,他也正经受着同样的煎熬。因为得不到我的消息,宏整天无心上课,只是坐在高高的山巅之上,望着家乡的方向,默念着我的名字。

  一个月之后,宏放弃了他的大学梦想,回到了故乡,可他面对的,不再是他热恋的情人,我无情的背叛,简直让他发了疯。于是,他又背起了书包,跨入了复读的茫茫人群中。

  一年后,宏再次拿到了他人生的第二张大学通知书,这次是在北方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岛上,因为他说,他要去最美的地方,去遇见天下最美的姑娘,做她的新娘…

    当宏在遥远的北戴河求学的时候,我做了另外一个男孩子的新娘。

  在我披上新嫁衣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是我埋葬了自己的初恋。这一切,其实并不是我想要的。我甚至天真地想:当我走在红地毯上的时候,宏会骑着高头大马把我抢走,我渴望那样的事情发生,但一切都已无可挽回。

  我过上了一种令我厌倦的生活。我一边做着一个男人的妻子,一边又在无边的夜里思念着另外的一个人,但是我知道,今生今世,我们是再也无缘了。我的心情特别地难过,每天晚上,与其说是在思念着宏,不如说是我在对自己背叛的惩罚,我用无边的相思来慰籍我一颗孤独的心,以至于我喜欢上了这种精神自虐。

  不久之后,我们来到了北方一个小城打工,在这里,灯红酒绿的生活令我恐慌,我不知道自己的定力有多久,能不能受住这种诱惑,因此我变得特别自闭,我不敢上街,不愿和陌生的人说话,我在极力逃避这种生活。

  生活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过去了,在不断地煎熬中,我的婚姻走过了七年之痒,走过了十年之约。十年中,我一直没有断过宏的消息,也许是无意,也许是刻意,每年的寒暑假,我都会有他的消息,偶尔还会跟他碰面。但是这一切,他都被蒙在鼓里。因为每一次,我都是在背后默默在关注着他,有时候我甚至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他的手,那样的时候,令我心惊肉跳,一如初恋的感觉。

  毕业之后,宏留在省城工作,我也因为其它的原因,每年都会去省城。每当我站在省城宽阔的马路上,繁华的广场中,我都会在心中对自己说:这是他的城市,他一定就在这个城市的一隅,是的,我可以感觉到他!

  有一次,我几乎就站在他公司的门口,我渴望他从这里走过,一回头间,会望见傻傻的我,会惊喜、会不管不顾地向我跑来,会握着我的手,轻声问我:你还好吗?

  这样想的时候,仿佛他一下子就站在我的面前,我的手掌中握有他的体温,我的耳边有他的呼吸,而我的泪,也在不经意间,滑过我的面庞。

  可是突然有一天,我在这个城市里找不到有他的感觉,而在我回到属于自己的小城的时候,我完全可以确定:他就和我同处在一个城市中!

  果然,不久之后,我和宏就有了一次致命的邂逅!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2002年6月8日。

  我坐在返城的班车上,一边盲无目的地望着窗外,一边思念着放在母亲家的小女儿。女儿刚刚学会走路,还不会说话,把她一个放在母亲家里,我的心里有许多的不忍。车到了下一站,咣当一声门打开了,不经意间一抬头,我不禁惊呆了:会是真的吗,我梦中梦到过无数次的情景,真的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可以读出他眼中的惊愕。

  一时间,我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说不出一个字来。宏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因为这十二年来,他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出现在我的梦里,对我说着绵绵的情话。我熟悉他身上的每一丝头发以及他身上的味道,这就是他,这一次,绝对不是在梦中!

  他没有走到我的身边,而是在我的前一排坐了下来,我可以听到他的呼吸,他从口袋里掏出了烟,悠然地抽了起来,我简直无法呼吸,我的心好像马上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我急急地逃到了车厢的最后面,以期掩盖自己的慌乱。

  终于,他回头了,他回过头来望着我,一如十三岁的少年,笑容灿烂:“是你吗?”他轻声问。也许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用眼睛在问,车厢里静悄悄的,我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我感觉全车厢的人都在望着我,望穿了我的伪装,望穿了我的矜持,于是,有泪顺着我的面庞落下……

  他沿着过道走了过来,坐在了我的身边,天呐,我居然不敢抬起头来望他,他轻轻地抓住我的手,又一次问道:“是你吗?”

  是我吗,是我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听见心中有一千万个声音在一同回答:是我呀,是我呀!

  “你好吗?”

  我好吗?我好吗?

  我终于鼓起勇气抬起了一双泪眼,哦,他已经变了,只是我在下意识里认为他从来都没有从我的生命中走出过,所以一直认为他永远都是十八岁时的样子。已经有轻轻浅浅的皱纹爬上了他并不光洁的额头,唯有那一双眼睛,还是那样地纯情。他怜惜地为我拭去眼角的泪,他的手拂过我的长发,有一声轻轻的叹息传入我的耳朵:你很不快乐,对吗?

  穿越十二年的岁月长河,当宏的手第一次轻抚我的长发,在那样深刻的孤独里,我突然就有了温暖的感觉!

    我又陷入了初恋般的感觉!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我们开始约会,宏说:我要把欠缺十二年的都补给你。我们去公园、电影院,甚至去大学校园,重温我们的青春之梦。我沉醉于这种虚幻的感情之中,我无数次地在心中对自己说:这一切不是我该拥有的,我应该喜欢一个有责任的男人,但我真的无法自拔!

  我很累很累,却又无力挣脱这一张感情的网……


鲜花5 , 鸡蛋0   

推荐者:秋水依依,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8/9/19

我的初恋情人,我撕彻心肺的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