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怪客 [作者:魏尕,发表在:聊斋夜话,阅读:7802]

鲜花0 , 鸡蛋0   

午夜怪客   
作者:魏尕 
“澎澎澎”一阵猛烈的敲门声一下子把张明从沉沉的美梦中拉醒。
头昏脑涨,睡眼惺忪的张明看了一下床前的闹钟,时会指向三点正。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张明不禁无名火起三千丈,这个人实在太离谱了,居然在三更半夜去吵醒别人,难道他不会想想这会对别人造成多大的不便。
敲门声越来越猛烈,这家伙得寸进尺,敲门声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咚咚”声,天哪,这混蛋竟用身体大力撞门。
张明气得一下从床上滚了下来,他大步冲向门口,他发誓,无论这家伙是谁,无论这件事情有多重要,他都一定要把这家伙揍扁。
张明猛得一下将门打开,突然,他的口张得大大的,他的双眼瞪得象灯笼一样,他似乎看到一件他自己无法相信的事情。
还未等他明白看到了什么,一阵震耳欲聋的敲门声猛得一下将他吵醒了,原来刚才是一场梦。他张开了惺忪的双眼,发现自已还在床上,大门又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巨响,张明看了一下床前的闹钟,时针指向三点正。
“澎澎澎”撞门声越来越厉害,那人在外面飞脚踢门。张明气得又从床上滚了下来。他象发疯似的冲向大门,他发誓,就算这家伙是上帝的使者,他也要送上一拳。不,再加一脚。
“龟孙王八”张明气急败坏地猛得一下将门打开。还未等他看清外面是那个龟孙是在踢门,突然间,一阵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又将他从梦中吵醒,原来又是一场梦。
“澎澎澎”敲门声越来越响,那家伙开始疯狂地大力撞门。
张明被撞门声刺得头痛欲爆,刚才那两个梦已经弄得他头昏脑涨,现在这家伙还要变本加厉,实在太过份了,张明忍着头痛从床上爬起,他拿起一张木椅猛得一下扑到了门前,“去死吧,王八。”他猛得一下将门打开,还没等他把椅劈过去,又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将他吵醒,他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床上,门外又有人在大力敲门,张明忍着头痛看了一下床前的闹钟,时针指向三点正。
“滚,快滚,我不会开门的。”张明感到怒火冲天,他发狂似地对外面大力踢门的人大喊。
谁知那家伙非但不滚,还开始飞脚踢门,“澎澎澎”门猛得一下被人一脚踢开,张明气疯了,他滚下床发狂似的冲向门口,“我要把你杀了。”他冲到门口,还等他看清门外站的是谁,又一阵巨大的敲门声将他吵醒,他还在床上,门外又有人在大力撞门。
凌厉的撞门声刺得张明头痛欲裂,这倒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老是在做梦,梦中老是有个混蛋在敲门,而且我老是看不到门外的人。
他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啊”他发出了一声惨叫,原来是真的。
他看了看床前的闹钟,时针指向三点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正想着,门又猛得一下被踢开了,他张开双眼向门外一望,他依然看不到外面有什么 ……
“澎澎澎”又一阵猛烈的撞门声将他吵醒,又是一场梦。他看了一下床前的闹钟,时会指向三点正。
“见鬼,是那个龟孙在搞鬼。”张明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他又滚了下床,然后发狂似的冲向门口,门一拉开,他又从另一个梦中醒来,他还是躺在床上,门外又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撞门声……
就这样,无论他去开门,还是门被人踢开,只要门一开,张明就会从另一个同样的梦中醒来,他老是看不到门外的是谁,终于,在经过不知多少次门开就醒的梦后,张明开始厌倦了,当他又被一阵巨大的敲门声弄醒后,他对门外到底是谁再也不感兴趣了,他开始冷静了下来,“为什么我老是看不到门外的是谁,我为什么要再乎这点,我是张明,我明天要上班,我有自己的生活,不管是谁在敲门,我对他已经没有兴趣了,我要继续睡觉。”想到这里,他再也不去理会那些敲门声了,他往头盖上被子就呼呼大睡起来,在被子外面,不停地传来巨大的敲门声,然后“澎”一声门被撞开了,接着敲门声又重新开始……不过张明已经不再在乎了,他不为所动继续自己的睡觉,终于,敲门声和撞开门的声音越来越弱,张明不知不觉重新进入了梦乡……
“铃铃铃”闹钟声吵醒了在沉睡中的张明,他张开双眼,一个新的早晨到了,阳光从窗外淡淡地射了进来,一阵阵清脆的鸟声在歌唱,恶梦已经结束了,张明迎来了自己新的一天。
在冰冷死寂的宇宙中,两个生灵正静静地悬在地球的上空,地球蓝色的庞然身躯在它们的下方冉冉转动。
“他不愿见到我们,所以他拒绝相信。”
“只要他不相信,我们就无法在他们的世界真实存在。”
地球蓝色的庞然巨躯在它们的下方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本来好不容易才抓住了他梦中的一点点记忆,来到了他们的世界。”
“看来他已经下了决心要做一个地球人。”
“可他不是一个地球人。”
“这就是副作用,他掉进了一个时间循环的虫洞。”
“那他能出来吗?”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只要他不再在乎以前的世界,只要他不再相信我们,他就可以战胜虫洞,成为一个第十八级线性时间的生灵,一个真真正正的地球人。”
“看来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地球人。”
越变越模糊的地球终于从这两个生灵的下方消失,它们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完)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天马一路,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0/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