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对他说 [作者:谷底日出,发表在:青青校园,阅读:3465]

鲜花0 , 鸡蛋0   

                                      不要对他说
                                                                  ————月亮·雪 
    雪第一眼看到广时,就默默地喜欢上了广。那一年,雪16岁,广17岁。
    雪对自己说:“世间我最喜欢的就是月亮和广了。”雪一生下来就喜欢月亮,她是月亮最圆最亮的时候生下来的。雪喜欢夜晚一个人悄悄的站在高层露天平台上,沐浴在甜美的月光下,把心事倾诉,把愁丝编织。现在广和月亮在雪心中一样重要了。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广是个运动男孩。挺拔的他在篮筐下如鱼得水,稳稳地接住球,熟练的运球,晃过了一个,两个,突破第三个人的防线,漂亮的单手投篮,潇洒的一甩头,在场下默默注视的雪心中泛起阵阵涟漪。可随后的是场下一群女生的阵阵尖叫。尖叫声中,雪默默走开了。
    广也是个数学天才。在数学课上,他总能在数学老师看似严密的证明中挑出刺来,抑或是很快做出比老师的还要简单的多的方法。雪对广崇拜的五体投地。但是,下课时广的桌前总是挤满了“问问题”的女生,雪从不敢上前。
雪不漂亮,也没有好身材,不聪明,更没有运动的细胞。雪是一个极平凡的女孩。在广面前,雪很自卑,她知道自己配不上广,广更不会注意她。为了弥补自卑,雪只有加倍努力。化感情为力量,雪牢牢占据班里第一名的位置。雪的自信心恢复了一点点。她知道广试图超越她,她很满足。
    雪甚至认为广有一点点喜欢她。有一次广路过她的座位时,问了雪一个英语单词的拼写,雪很激动,一口气把那个足有二十个字母的单词拼了出来。广重复了一遍,一句话没有地走了。雪在宿舍里抱着枕头美美地想了一个中午:他怎么不问英语课代表呢?她可是成天在广后面转啊!这说明我在广心中还是很重要的嘛!雪开始想象和广在一起的情景……
    冬天开始飘雪的时候,班里报名参加越野赛。瘦弱的雪响应体育班长广的号召,第一个报了名。“不要命了你?”友问雪。雪笑了笑,心里却想:“对,不要命了,为了广!”临跑前,广对雪说:“加油啊!”并对雪露出他极少有的笑容。天哪,雪那时激动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跑步中,雪坚持不住时,她咬着牙想:广在前面等着我,他在为我加油,对呀,加油啊!当雪一口气到达终点时,一下子扑倒在地上。当好友把她搀扶起来的时候,早已没有了广的踪影。雪自我安慰的想:也许他是被人临时叫走了,他还是挂念我的。
    冬去春来,雪一直是自己心中的白雪公主。她已不在是欣德蕊拉,仿佛已经得到了白马王子的垂青。“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雪对着月亮说。雪认为自己是罗切斯特手中的简,不,比简还要幸福!期末考试时,雪故意把政治最后一道辨析题答的一团糟,广很“自然”的成了第一名。
    考完后的联欢会上,雪挑了一个斜着广的位置坐下。雪觉得这样悄悄的看着广很幸福。联欢会快要结束的时候,班长拿出一朵红玫瑰,说要进行一个游戏:得到玫瑰的同学必须把玫瑰传到下一位异性同学的手中。雪以前一定会以为这个游戏很无聊,但是这次她认为很有趣。几个回合下来。玫瑰传到广的手上。全班同学一片歇斯底里的尖叫,谁会是下一个幸运的女生呢?雪此时激动的看着广,脸上泛起两朵红云。“我要先唱一首《用心良苦》,再把玫瑰传下去。广的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啊,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雪激动的想。不知谁把灯关了,只要两朵摇曳的烛光。雪醉了,整个时间只剩下广的歌声和自己的心跳。
   一曲终了。灯开了。鲜红的玫瑰落在了露的桌前!广说:“送给你。”声音是那样的轻,是雪未听过的。一向骄傲的露正柔情的看着广。广正拉着露的手双双走出门去!全班轰动了,雪木然的看着对面空空的座位,大脑一片空白。
雪好象丢了魂似的从后面退了出去。空旷的校园里一阵凉风吹来,雪好象清醒了几分,但泪还是不争气地滑了下来。雪抬头望着天空,今晚没有月亮。难道月亮也嘲弄我,不肯听我的心事?
   许久许久,泪水已经干的时候,雪才回到宿舍。可是舍友们正喋喋不休地说着广和露,无人注意她。
   “听说初中的时候广和露就一个班,广一直暗恋露……”
   “人家都说广和露是郎才女貌,天上一对耶……”
   “是青梅竹马!”
   “还有啊,初三的时候露对广说过,要广必须考全班第一名,否则就不和广谈……”
   “……露和广……”
   “……广和露……”
    突然,角落里飘出一句: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不要对她说!”
    雪鼻子一酸。转身又走了出去。
    不知又是多久,雪再抬头的时,一轮明月已从云后闪了出来。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谷底日出,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0/12/22

  这是发生在高中的寄宿制学校的一个普通的故事。
   你也许会认为雪是一个傻姑娘,雪的的确确是个傻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