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献身的悲哀 [作者:刀剑笑,发表在:另类其它,阅读:13067]

鲜花0 , 鸡蛋0   

有一个小姐写文章说女人很可怜,因为——女人不帮女人,男人也不帮女人。她举的例子是柴可夫斯基与梅克夫人之间的一段情,她的意思是说女人可以无偿地提携一个男人,但男人帮了女人就要女人以以身相许的方式来回报。 
  文章让我愈发觉得女人真的是可怜,女人永远都觉得被辜负了,她无力把自己树为主体,她要通过男人的梦想去完成自己的梦想,事实是这样的,男人帮女人,而女人往往不懂得要以何种状态去应对男人的帮助,在男人的帮助下女人会自觉地让自我隐退,女人依附惯了。 
  梅克夫人与柴可夫斯基的关系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他们互为知己,梅克夫人在资助柴可夫斯基中得到快乐,梅克夫人是没有能力提携柴可夫斯基的,她只是他在音乐上的一个知音人,她必须通过他来表达自己对音乐的理解。估且不论柴可夫斯基是不是一个同性恋者,但他绝对还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男人,所以他能够坦然地接受梅克夫人的帮助,而不失自我。柴可夫斯基感激梅克夫人,他的音乐才华并不依赖更不拜赐于梅克夫人,即使在这种施与受的关系中,柴可夫斯基仍处于主宰地位。这是女人做不到的。 
  男人帮助女人的例子比比皆是。潘赞化之与张(潘)玉良,可以用提携来形容,是潘赞化一手造就了张玉良,潘赞化改写了一个风尘女子的历史。张玉良以身相许是女人惯用的报答方式,因为除此之外女人找不到更好的方式。西蒙·波娃说:“女人在看待自己和作出选择时,不是根据她的真实本性,而是根据男人对她的规定。”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几年前我因调档案急需几千块钱,但当时的我是一穷二白,一个40多岁的男人很真诚地提出要帮我,他再三申明他只是觉得我值得帮,并不要求我回报。这仅仅是一种纯粹的帮助行为,但我没有勇气接受,因为我走不出女性惯有的那套思维,我本能的怀疑男人的企图,除了自己我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报答他,而这种方式我觉得不划算,所以我拒绝了。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巩俐,连续两年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落败,一年后再考,考入,寂寂无名。终于等到了张艺谋──一个懂得栽培她的男人,《红高粱》一捧即红。然后她想结婚生子,与他组织小家庭,张艺谋并不这么想,劳燕分飞。在面对男人的资助提拔中,巩俐有和我一样的心态,纯女人的,偏执的。女人永远不能像男人一样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塑造去设计对方,女人被动的历史太长久了,这不是你我说说就可以改变的,这才是女人真正的可怜之处。 
  香港有个专栏作家说:“女人所以红,因为男人捧;女人所以坏,因为男人宠。──也许没了男人,女人才会平安。”是这样的,想叫女人不献身都难。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刀剑笑,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0/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