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身而过我的情人 [作者:太阳山,发表在:心情故事,阅读:3570]

鲜花0 , 鸡蛋0   

我将要说的这个爱情故事。是发生在我的一个朋友身上的。关于我和这个朋友是怎样认识的。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红尘中曾有过这样一段与爱有关的旋律。我的那个朋友诚恳的要我一定要帮她写出来。就这样我走进了一个女人的内心世界和她一起去感受一份爱与被爱的辛酸和幸福。为一个男人。在我讲这个故事的时侯我觉得你最好点上一支烟或者倒上一杯茶有必要的话还可把莫文蔚的《寂寞的恋人啊》这首歌找出来放放。我在写这段感情的时侯,我一直在听这首歌。我想了一下,还是用第一人称写吧,因为我习惯这样写作。 
  一 
  1977年。我出身在长沙。我是一个极为平常的女孩。没有高挑的身材。相貌也一般。我唯一让他人感到喜欢的就是我的自信和会心的笑。20岁我中专毕业。和一却走入社会的女孩没两样的。开始对未来的生活一点一点的定位。尽管如此我还是那样的顽皮,还时常发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孩脾气。可是我还是成了整个家里的一块宝玉。 
  那段日子让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直到有一天我有一个去广洲的机会。那是一家医疗器材的营销公司。 知到这事后。家人又惊又喜。沉默了好久。 
  “你们不同意吗?我只是随便说说。不要放在心里。”其实那时我和别的女孩子一样总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和实现某种自身价值。 
  出呼意外的他们点头同意了。还说不好的话就赶紧回来。我那段日子真的好感动。 
  二 
  到广洲去的日子定下来了,我们为此松了口气。随着火车的一夜的轰隆我来到了我向往的南方都市--广洲。并且很快的我进入了角色开始上岗工作。 
  在一次我受公司委派到南海的一家大型医院进行业务接洽时。一个男人走进了我的生活。那天。我到医院早了一点,就在下面的接待室等待。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男士也好象在和我一样的在等待。在此之前我从没想过会在一个叫南海的地方会遇上一个这样一个后来叫我思恋一生的男人。可能是南方特有的气侯使我的眼睛变得特别的敏感。也不知是我的睫毛还是细小的沙粒子把我的眼睛弄得好痛并且有点迎风流泪。我的纸巾也忘了带。那位男士走了过来轻轻的帮我用嘴吹去了眼里的异物还给我了一包纸巾。后来我了解到他是中美史克驻广洲办事处的业务主办。我们浅浅的聊了一会便交换了一下名片。各忙各的去了。我忙完了事,松了口气我才感觉到我的感冒还没好。便想既能到了医院就买包感冒药去吧。就在这时有人告诉我有人在等我。我朝她指的地方看了一眼。落入我眼帘的正是那位男士。我买了药他付的钱。他约我一起回广洲市。我没有拒绝。那天他没找他要找的人。 
  在回广洲的空调大吧车上。我们聊了好多。象一位相知多年的好友。我谈到了我的家人和我的少女时代的心事。并且 不知怎的我想轻轻的偎在他的肩膀上。我想他是不会拒绝的。短短的一段大吧路程却给了我一生的幸福感觉。可以说是爱的感觉。我爱他。来自内心。那年我二十一岁。 
  他叫熊。比我大十八岁。江西人。却给我的是一种阳光的感觉。我想我这一生也不会见到他了。 
  在日子平谈的过着的有一天我意外的收到了一个BP信号。我回了扩。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他成熟的声音。是熊。他的声音仍然的那样富有磁性,很动听,我的心呯呯的跳了起来。 
  电话过后我们便有了分离后的第一次在广洲市的单独接触。我应约到中美史克公司为他租的单身宿舍去看看他。我们在他的住处弄了一顿简单的晚餐。我看着他忙和着的样子,心里我在想在他们的那段人生历程中又有过怎样的人生经厉。那是广洲初冬的一个晚上。我们相偎在一起。在他的主动下我没想到去拒绝的情况下我们有了第一次的性接触。我说不出来我的心里想过些什么。只有一点:我找不出让自己拒绝的理由。经历了这一次让自己也不能理解的两性相悦后,让我和他都知道了彼此之间好多的事。他阳萎。我也不是第一次。更让我确信的是:我是在深深的爱他。用我,整个我的人,整颗我的心。他问我。我说:“那时,我没遇见你。”就在他难得的一次冲动下,我意外的给他怀上了一个孩子。我想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打电话和他商量。他说象我们这样的经济环境怕苦了孩子。我同意了他的意见。在我决定做人流的那天。阳光灿烂,我本不想跟他说的。但就在我快要走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他。我拨通了他的手机。他来得很火速。看到满头大汗的他和慌慌找我的样子。我心里好一阵暖流。我不故,陪我而来的同事和周围的那么多人诧异的目光我和一个四十开外的男人紧紧的拥抱了在一起。并且我流下了只能感动自己的眼泪。 
  三 
  以后的一些日子他给了我经济上的一些帮助。我说:没必要的。但他说:等你到了四十岁,你就会知道是有必要的。比我爱你更重要。玉,到那时你会还爱我吗?我会。”我看到他严肃认真的样子我就忍不住主动和他拥抱在一起,久久的热吻。每每这时我总是会鼻子一酸,不争气的眼泪就会从心里流出来。在我和他之间我们只能做到这一步。他的身体有病。 
  有一天我们在拥抱中他很平静的对我说:“我想我们应该好好的想想我们的将来。你还年青。我不能拖着你。再说我有这病,我真的对不起你。我不忍心看到我爱的人和我在一起难过。”我拼命的摇着头说:“我不要你说这些。我只希望和你在一起。我不会在呼这的。”他说:“我已决定了,我不能这样自私的。过不久你就会忘记我和我们的过去。”这时总会有另一个女人打来电话他就会马上离开我。留下我苦苦的在他匆匆离开的身影后,声嘶力竭的呼喊:“我愿意当你永远的情人行不行啊,只要你不让我离开你。”当然总是不会有回应。永远。他去意已决。我还在苦苦等待。 
  后来他的手机买了。BP永远的没有回电。家也搬了.我还在苦苦等待。还在声嘶力竭的在心里呼喊:“我愿意当你永远的情人行不行啊,只要你不让我离开你。” 
  现在我回到了我的家乡--长沙。离开了那个让我感觉到过爱人和被爱的地方。但每每想到这事时。我就会流下思恋的泪水。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现在我就要结婚了和一个不在意我过去的另一个男孩.我知道只要熊给我一点信息的话:我就会跑到他的身边.我曾说过我将要做他永远的情人. 
  故事快写完了.我不想去加一点我个人的见解进去.就把过多的发言空间留给读者.只是我的那位朋友在说这段感情的时侯一直在哭.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如果他回来,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5/11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心情故事
无语问苍天
众里寻她千百度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