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之间 [作者:*冬至*,发表在:爱情怀想,阅读:7744]

鲜花1 , 鸡蛋0   

                     忽然之间

忽然之间 天昏地暗  世界可以忽然什么都没有
我想起了你 再想到自己 我为什么总在非常脆弱的时候
怀念你
我明白 太放不开你的爱 太熟悉你的关怀
分不开 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
而现在 就算时针都停摆 就算生命像尘埃
分不开 也许我们反而更相信爱
如果这天地 最终会消失
不愿一路走来珍惜的回忆 没有你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真的,忽然之间,什么都可能发生。就在那一瞬间,我的世界里只有空白,就在那一瞬间。我没有伸手挽回的时间。他死了。而我活着。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说“他死了”的时候这么冷静。我竟然没有泣不成声。然而这不代表我不爱他。他死了,我也就完了。我不想出去,因为我不想见人,我不想被别人说这个女孩的男友死了她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我怕他们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已经站不稳,我想我受不了他们的安慰。

  离他出事有18个月了。18个月来我每天中午都是一杯清水,因为他以前都是这样的。为了省时。所以他的胃不好。我并没有因此瘦下来,反而很习惯,从学校回到家,从大大的真的很大的玻璃瓶里倒出五百毫升的清水,然后一口气喝完。打一开始我就喝得很快,喝得像他那么快,用同样一个杯子,倒同样份量的水,用同样一个姿势,站着,把它喝完。这是一种很怪的感觉,有种液体从我的嘴里冰冷的穿过,润湿我的喉部,一直撕裂到胃里。接着我可以感受到有种歇斯底里的情绪在我的胃里隐隐作怪,食道里苍白得涩苦。在这一刻,我知道我在体味他的生活,只在品水而已。我不是很能受得了大杯水冲淡胃液的那种滋味的,但是自从他死了以后,我就这样了。而且我不认为这是痛苦的。我觉得他在一旁看着我,或是我就是他,我在喝水,他也在。

  然后我会到图书馆去。经过长廊的时候,看见草已经长得很高了。草绿的季节一向都是有很好的阳光的,还有雨水。不过这总让我想起来他最后一次从长廊的另一头向我走过来的时候草都是死的。它们黄得很可怜,干巴得很丑陋。我记得我笑着走到他面前,挽住他的手。他的手里有一个袋子,里面是他平日喝水的有刻度的大玻璃杯。他给了我,他说多喝水对我的皮肤有好处。我记得我是笑着的,他是笑着的,冬季里暖暖的阳光照着他的黑皮肤。晚上的时候他在家里给我不断的打电话。但是我在学校里上晚自习。第二天早上我看见他拉长着脸站在我的教室门口。我斜靠在走廊的扶手上,准备他给我的呼喝。他的声音很大,问我怎么又不在家。我心想我不在家会在哪里你不是明明知道吗?我在上自习。我不是叫你别去的吗?他更火大。我斜看他一眼,嘟哝一句,以后都不去了总行了吧。

  但是之后我还是去了,这是当我问过他晚上去哪了以后。他和朋友有约的话,我就到学校里去。一般来说,都好好的。这是因为我有太多想不到的事。如果那一晚我不去学校的话,也许现在的一切,就不是这个样子了。晚饭后我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晚上的行踪。他说他要去一家网吧。你就在家里补你的课去吧。我很乖的答应了。放下电话我就收拾了书包走人。好像一切都很平静,到了放学时间,我就回去了。
  在自习的两个小时里,我就这样静静的度过了。他本来是在网吧里与他的网友聊着的,突然离开了。就在他出街的那一个瞬间,我失去他了。车祸。他在医院里,我在教室里。好像很近,忽而,就远了。远到看不见。那个时候,他的朋友在他抢救时打电话找我,家里的电话没有人接。于是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才看见那个男生一脸惊惶的站在我家楼下。我半天才听懂他的意思。之后我奔到医院。他的家人围着他。我以为他睡着了。我想挤进去,忽然之间……我认为当时我止住脚步了,我不想让自己看清自己的担忧,这是我最害怕的事情!!!
   之后的事情是静止的。我看清他的脸,黑黑的皮肤,已经不像昨天那样有着健康的光泽了。嘴唇也不再像他吻我时那么红润,眼睛闭得很痛苦,眉心还有皱过的痕迹。我觉得我明确了。然后我走得远远的。我一点也不害怕。我也没有哭。我听见我心里面有好大一声撕裂的咆哮。他的妹妹看着我,眼里全是泪水,眼神里只是惊悸。我的瞳孔里,充斥的是茫然。我在告诉自己,我将不会活了。
   没有想到的是,我现在也还是好好的。没有生病,没有苦痛,相伴左右的是关于他的一切回忆。挺残忍的,我是这么以为。他真的只给我留下回忆和无法平息的自责。我总是在梦中幻想着我那天晚上见到他的最后一面了,他微笑着对我说你乖乖的在家里啊,我拉着他的手陪他过他的最后几个小时。这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也发生得那么绝对,我又有什么力量可以让这一切重来呢?更希望的是那一夜根本就不存在!我在喝着他的水的时候,我无一例外的,在想这些。
  所以,我已经18个月没有上过晚自习了。今后也不会。
  我没有办法停止对他的想念。无论是在哪里,仿佛都有他的身影。他是对我那么好的人。逝者如斯?不,我不会相信的。我是个固执的人。生命怎么就这么脆弱?我看不穿。我不能对自己说他在另一个世界里怀念我,因为我始终认为他走时恨了我。我在想念他,无时不在想念他。也许这些日子以来,都是在对他的无限想念中活下来的。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了,我活在他的思想里。我用他的方式来对待自己。
   现在呢?我在做什么?不知道。往往在夜半惊醒,在电台情歌里灼伤自己。我受过伤害,知道心底的痛比看得见血的伤口来得历害。我不敢哭,我想他舍不得看见我流泪,我知道他喜欢我坚强一点。有首歌叫《坚强的理由》,我就总是在它魔魔的调子中醒来。但是当我不再有坚强的理由时,我将会怎么样?我不知道。现在来想那一年半的事情,就真的有点遥远了。无论记忆怎样鲜活,无论爱情多么顽强,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我才看见自己的傻。有的老话我不想说,因为那太旧了。真的我们都好渺小,不然不会消失得那么快那么彻底那么淋漓。我想穿着他的衬衣走在自己房里。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他给我留下许多漂亮的IC电话卡,他总是站在细雨下的电话亭里和我讲电话。我靠在沙发上,听他小声的讲雨的吟唱。每天晚上的7点,我在电话旁等他。每天晚上的12点,他离开体育场门外的电话。有时炎热,有时清冷。他的呼吸在我怀里,我的呢喃在他臂弯。现在也一样啊。到点了,我候着电话,不需要有人来拉开我。我知道,就算它不响,他一样可以和我耳语。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听不到?我相信爱情是一生一世的事情,也不仅仅是信仰这么简单。虽然我不能再看见阳光在他黑黑的皮肤上闪光,但是我日日听见他在我心里哼唱。不愿一路走来珍惜的回忆,没有他。我抱着这份甜蜜,不会走远。我属于那条长廊,那圆绿草,那个玻璃杯,那条街,那首歌。


  

鲜花1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冬至*”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冬至*,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7/17

有人为谁而唱?
我在唱。
他在想。
忽然之间却发现,我无法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