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做我的小妖精么? [作者:不详,发表在:爱情怀想,阅读:3084]

鲜花0 , 鸡蛋0   

伟是我的男朋友,我和伟分开已经整整两年了。两年来一直在给他写信,我要让他知道我每天的生活,每天的感受,每天对他的思念。这是我给他写的第205封信了。
写完信,我在信封口上滴上伟喜欢的True  Love香水。
站在邮筒前准备给伟寄信时,我鼻子有一点儿酸,发抖的双手无法把信准确地送进邮筒。这时候,有一只大手从我手中抽走了信并且轻松地把它扔进了邮筒。然后,我听到了熟悉的中文,“拜托,小姐,要扔信就快点儿嘛。我真的是在赶时间耶。”我回头看见了一张皱着眉头的脸,然后这张随着我涌出的泪水而逐渐开始模糊的脸,突然间变得温和起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对你嚷的。我,我只是真的在赶时间嘛,不要哭,拜托……”
我摇着头,想要告诉他我不是为他而哭的,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情急之下,扭头就跑。那人也跟上来了。一时间,街道上变得热闹起来,我甚至听见有好管闲事的老美对我叫道:“小姐,等一下你的男朋友啊,他追得很辛苦呢。”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就这样我整整跑过了三条街,直到一个人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胳膊。那种感觉很像伟。我欣喜若狂地回过头去却是刚才那张脸。他其实很像伟,同样的浓眉与挺直的鼻子,但他的眼神是活泼的,甚至带着一点嘲弄的神情。不像伟的眼神总是温柔和深沉的。
这个自称叫Sunny 的家伙竟然在道完歉后,坚持要送我回家!我拒绝了,他却仍抓住我不放手。“我会叫警察的。”“反正我已经像一个白痴一样追着你跑过三条街了,你不觉得还能有什么事让我觉得没面子的吗?”我瞪他,他却不在乎地说“你不哭的时候虽然很凶,不过还是蛮漂亮的喔!”过了一会儿他又用一个轻柔的声音对我说:“如果你不哭不凶,像是森林中迷路的小仙女。”我怔住了,在阳光中,他高大的身材像伟一样,让人想要依靠。我像傻子一样望着他,一字一顿地对他说:“不对,我不是小仙女,我是小妖精。”他笑了,“就算是吧。”
那个叫Sunny 的男孩和伟同年。他看了我和伟的合照,他还问我伟在哪儿,我没有告诉他。
Sunny 对我说:“你是个傻傻的小妖精,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从那以后,他就会常常不请自来地出现在我的小楼前。有时他会带来一束、两束的香水百合,有时他会托着比萨饼站在门口大叫:“送比萨饼的来了。”接着,就大模大样地撞进门来,或者有时躺在我最心爱的沙发上,安静地睡上一个下午。在他做所有的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总是在平静地写我给伟的信。
真的,我不介意这间屋子里突然出现几枝花,几块比萨饼,甚至另一个不是伟的男孩。我只知道我仍是安静地活在我自己的世界中。不过有时Sunny 也会在自言自语后,偶尔试着和我交谈几句。他会好奇我与伟的故事,只要我在心情好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他一些我们的过去。其实,我真的想要找一个愿意听关于我和伟的故事的人,如果再不找个人来做听众,我很怕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会再也无法记住所有细节。
渐渐地交往,我发现在Sunny 不羁的外表下有一颗温柔诚恳的心,就像伟一样,他将会是一个能让女孩愿意依靠愿意亲近的男孩。
一次突然Sunny 问我伟在哪儿,我支吾地说伟在佛罗里达,因为他爱那里的海岸。“那么你还和他有联系吗?”他小心翼翼地问我,我说我常给他写信。“那么他回信吗?”
我没有回答。Sunny 现在每天都来,除了交谈、相视,有时我们也手牵手地去逛逛街,或是去看一两部电影。在Sunny 的陪伴下,我开始变得开朗了,原来的那个小妖精在不知不觉中渐渐苏醒了。现在Sunny 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一些不同的我。有一天在游戏室用一个硬币就打通了整个游戏的时候,Sunny 兴致勃勃地问我:“好厉害喔,没见过这么能玩电脑的女孩了,谁教的啊?”“是伟。”我扭过头去,避开Sunny 受伤的目光,而我的心却因为思念伟而疼痛了起来。
第二天,Sunny 没有出现。
Sunny 已经失踪好几天了。Sunny 是永远不会明白的,我与伟的爱是超乎凡人的理解的,他们是不会懂的。
我想我和Sunny 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依恋的是他给我带来的安全感,我是那么的需要人来陪我。
但是Sunny 不是伟,他也不可能取代伟。我只有暗暗希望他很快抚平创伤,找到一个值得他真心去爱的女孩子。想到这里,我突然平静了,因为我知道无论怎样深切的伤痕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就像我如此破碎的心。
我在度过一个平静的星期后,突然收到一封来自佛罗里达的信。
当我用发抖的手撕开信封时,我看到Sunny 那工整有力的字。
小妖精:
        你好吗?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满心都是后悔与绝望。其实跨出你房门的那一瞬间,我是希望你 能挽留我的。可你没有,可恨的是我仍然那么地在乎你。
        于是 ,我来了佛罗里达州,带着在你桌上看过一千次的地址,我决定要找到伟。我要问他是否还在乎你,如果他仍像你爱他那样地爱你,我就认了,然后我押也要押着他回来见你。如果他变了,他忘了,我就逼他回来向你解释,那样的话,也许我还会有一丝希望。
        终于,我按地址找到了。为了确定我找对了人,我还特地给那个老迈的管理员看了你和伟的合照。于是,他带我去见伟。一打开通向后院的门,我就呆住了。终于,我见到了 伟,面对面,那么近地看到了他,以及他的墓碑。那上面刻着:“陈伟,生于一九七七年,逝于一九九九年。”那个墓地管理员对我说:“你不知道吗?那是两年前本地很轰动的一次交通事故,报纸上曾轰动一时。这个男孩子和他的女朋友的车滑出了高速公路,撞上了大树。本来是乘客一边会撞上的,可这个男孩在最后关头,扭动方向盘,用自己这一边撞了上去。结果,他的女朋友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后,竟然奇迹般地活下来了。
        我又听见那个老管理员说:“如果这里躺着的是这个照片上的男孩,那这照片上的女孩一定就是他愿意用生命去保护的女朋友了。”
        “那么你又是谁呢?”“我就是第二个愿意用生命去保护这个女孩子的人。”我说。就在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一种默契在我和远在天堂的伟之间无声地形成了。
        出门时,那个管理员又追了出来,递给我你所有写给伟的信,整整225封,粉红色飘着True  Love香水,未曾拆开的信。那个管理员对我说:“请告诉那位小姐,他的男朋友一定已在天国收到她所有的心意了。”你知道吗,我一生中没有如此感动过  。就算你是小妖精吧,你竟如此轻易地得到了另一颗真爱你的心。
那么,请你走到窗,打开你尘封已久的心扉,接受我最真挚的心吧。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Sunny 12月15日于佛罗里达
然后,我转过身就见到了站在窗下的Sunny ,举着巨大的红色玫瑰花束,敞开双臂,他大声地叫道:“可不可以做我今生永远的小妖精?”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雁儿不想飞,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7/30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爱情怀想
哭泣的百合花
思恋是一种痛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