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奥让我想到 [作者:苍茕,发表在:另类其它,阅读:5542]

鲜花0 , 鸡蛋0   

    我们的北京终于申奥成功了!
  窗外,灯火辉煌,鞭炮声不绝于耳,一朵朵美丽兴奋的礼花在墨蓝的夜空中竞相怒放;窗内,家人及我由衷地微笑与欢呼着,体内奔流的血液令我莫名地激动。
  在这样的时刻,我本不该突兀地心痛、害怕与沉默的,我真的不该。可是……
  “2008年,你多大了?”妈妈温柔地笑着问我。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七年,我……”刚要说出口的数字,突然一下子改变了路线,朝我的心中重重地冲撞了去。
  二十六了。天啊!我二十六了!心不由自主地狠狠抽痛了下。二十六岁,也许是众人眼中的花样年华,也许是风华正茂的如日中天,可是,这对于十九岁的现在的我,到底还是令人惊惶的难以想像啊!
  二十六岁,不出意外,我大概已经早成为别人的妻,甚至成为了一个已有点经验的妈妈了!想到这些,在如此喧哗热闹的仲夏夜里,我不禁不寒而栗。生活对那时的我来说,也许早已只是丈夫及彼此的双亲、孩子与事业,我将终日为了这生命的四要素忙碌奔波着。
  我必须要做一个贤德的妻子,在他身心疲惫之时给他最温柔的抚慰;在他成功之时适时地忠告与勉励;在他所有需要我的时刻永远不求回报地付出一切。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携老。《上邪》将是我对他一生的信条。
  我更要做一个孝顺的女儿与谦卑的儿媳。不差分毫地砌合彼此双亲之间的关系;合理地处理两边的事情;如鱼得水地周旋于父母与公婆之间。(天!)
  我还要做一个九十分以上的母亲。教育与疼爱;磨炼与保护;纠正与鼓励……
  事业,哈,如果我还有暇顾及的话。做个女强人一向不是我无限憧憬的梦。可是,我渴望独立与自由,渴望实现自我价值,渴望以自己的汗水换取颇丰的报酬。但我想如果做个最终的抉择,我当然还是会选择家庭吧!
  二十六岁,离三十岁只差短短四年了。我想不只女人,所有的人都会害怕衰老吧。渐渐枯萎的容颜、出现问题的身体状况、成年人之间的虚伪与陷阱——这是我所最厌恶、最排斥的!我将在千夫所指之下与卡通片抉别;只能以欣赏的心态走过橱窗中那一件件可爱但稍嫌幼稚的衣裙;不能再肆无忌惮地吃喝玩乐了!只“二十六”这个数字便足以将我全部的胡思乱想压垮。不许再不切实际地幻想、做个敛财高手、学会事故与心计……
  二十六岁,我必须要真正地成熟起来了。终于不会有人再问我:“你是学生吧?”;终于为自己的脸涂抹上了那厚厚的面具;终于可以相对为所欲为地做自己喜欢的事。终于,有了一个彼此挚爱的他,有了自己可爱的孩子做我专属的玩具任我摆弄;有了一个眷恋一生的家。
  二十六岁,我的二十六岁,真的能像我所预想的那个样子吗?
  还会有时间、有心情在这一盏柔灯之下写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吗?还会喜欢流行歌曲、固执地只爱王菲一人吗?还会在2008北京举办奥运时像如今这般的兴奋与激情吗?还会不时地回味起过去、拾起这篇文字暇想我的三十六岁吗?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我真的很爱胡思乱想,竟然在北京申奥成功、举国欢腾的时刻突然思及这许多。我应该和所有熟悉的、陌生的人们一样,去高呼、去雀跃、去欢庆的。
  可是,“七年以后,二十六岁的我”,她已朦胧地出现在我的前边,向我招手、朝我呼唤,引我对她不尽的猜想。
  时间,请你回答,我的未来,七年后的我,究竟将会怎样?将会怎样??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苍茕,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7/31

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