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你过分美丽 [作者:牧童都市,发表在:心有灵犀,阅读:2026]

鲜花0 , 鸡蛋0   

  从那一天起,林木固执地认她为知己。没有事的夜晚会躲在家里打电话到办公室找她聊天。只要能找到值得看的演出票,肯定第一时间请她看。没事也约她出来,去一些同行出没的酒吧。帮助她更快适应北京的这个圈子。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每一次跟着他在北京每一个角落出没,林木喜欢对旁人介绍:“这是我哥们儿张薇。非常有才气的女孩子--她的设计非常非常棒!”

张薇明知道这一切和感情无关,只是一个孤独的男孩子需要一个发出类似声音的同伴,甚至可能只是想在办公室的争斗中多一个同战壕的人,但是她把理智的小小声音远远抛开,放肆地沉浸在被呵护的感觉里面。

这些开心得不太真实的日子里,她最不愿意和他在西单吃晚饭:那样,他会吃饱以后抹抹嘴,跳进地铁回家。

在拗不过他的时候,她就独自回北太平庄的办公室。然后往他家里打电话。在静静的夜里,聊很长时间的天。

她常常痛苦地问:“你为什么不肯对我说出那三个字?”

而他总是嘻皮笑脸地:“你到底要我说什么?只要你先说出来,我一定跟着你说。”

总是这样,他们一次次游弋在爱恋的边缘。她痛苦而执著地付出撕心裂肺的牵挂,他享受着交往带来的乐趣,却不敢承认这就是爱了一一骄傲的林木太知道,自己其实是在玩游戏。他也知道,张薇是难得的聪慧女孩,懂得人心脆弱的层面,更懂得怎样轻描淡写地把苦涩的日常生活抛在脑后。虽然长相是“困难”了一些,可是,心灵的触角敏感、纤细,有很多令他流连的美丽感觉。可爱……爱情也许是另外一回事。

张薇不一样。她珍惜两个人一起度过的快乐夜晚,像小孩子捧着一个美丽而脆弱的玻璃球,心里总漂浮看惘惘的骄傲和下意识的恐惧:它究竟什么时候会被打碎?

有时候,太明白自己正快乐着,又太明白这一切不会长久一一林木家境很不错,相貌又太好,如果找一个相貌平凡的女朋友,实在满足不了他的虚荣心;自己内心世界又太骄傲,不甘心做他生命中永远的替补。

这种相处虽然能带来快乐,更多的是人散后的凄凉。

在没有约会的夜晚,徘徊在孤独的办公室里,张薇喜欢把所有的电脑都打开,对着一个个冰冷闪烁的显示屏,拼命告诉自己:他是爱我的。

她就这样执迷而苦楚地坚持着,任爱火灼烧着每一寸神经。

直到很多年以后,张薇从那种焚心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才弄清楚,爱林木并不是他多么有吸引力,而因为他是这个陌生城市中仅有的友善:令她追逐这段爱的深层原因并不是通常的甜蜜,而是种朦胧的感觉一一林木身上有她最缺乏的东西。

时间在聚散之间飞逝,张薇感觉到,林木心底属于男性的那种冷酷的理性正在渐渐抬头一一他越来越刻意地少到设计室来。即使午夜打电话到他家,不在的时候也越来越经常。

在决定理智地结束这段感情之前,她做了最后的努力:老同学李侠帮她联系去比较大的广告公司任职。这个大公司业务范围很广,将来对张薇的前途会有帮助。约林木出来,轻声告诉他即将离去的消息。

林木一怔,立刻开心起来:“太好了!现在这里太磨人了,会把你的灵气磨完的一一你应该是比我更有前途的人。”

她觉得身上很冷。因为,她希望林木更愿意与自己朝夕相处。

于是,委委婉婉地说一句:“为什么,不可以留下来?”

但她已经看见,林木是那样真诚地为她可能更加美好的未来开心着一一或者,为终于能够摆脱她无望的纠缠而兴奋。

她强忍住泪水,平静地说:“如果我不愿意跳槽呢?”

“你疯了?”他跳起来,“这个破地方在榨干的精力,你的灵感,难道你不明白?”

“我……舍不得。”她的声音很轻。

他顿时明白了,但是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大笑:“舍不得?有什么可留恋的?我自然会常常来看你。”

四周嘈杂着酒吧的声响。她无言。

隔着一支蜡烛,林木突然很感慨地:“如果我有很多钱该多好啊一一一那样我就可以帮你交房租了。”

细细的温暖感觉流过。

她明白一切只能这样了。能够从林木身上、从这段爱中得到的一切都已经得到一一温暖的关怀,孩子一样傻气地闲聊,共同面对未知前途的努力……

再进一步,苦苦要求爱的结果,对两个人来说都会是悲剧。

为什么不让一切结束在最理想的距离?

低幽的歌声在酒吧回荡:“可以说走的话。一早已拼命退后,想过放手,但未能够……怪你过分美丽……怪我过分着迷,换来爱过你那各样后遗……”

如今,张薇和林木还是常常通电话。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兜兜转转之后,两个人不时在工作场合相遇,总是笑看对方,互相递一支烟,透过烟雾,愉偷看对方的眼睛。

迤俪的岁月杂沓走过。他们只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见遗落在奋斗长路上的真。

而爱恋……究竟是什么东西?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牧童都市,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7/4

爱情咖啡!!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心有灵犀
我,想你了……
男孩的诺言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