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眼睛 [作者:鱼想云,发表在:似水流年,阅读:3960]

鲜花0 , 鸡蛋0   

    那一年的冬天一点也不冷,我和彬就相识在一个温暖的午后。我们的相识过于平淡,淡得正如一杯清茶——茫茫人海我们遇上,只是那个眼神,便注定了一切。我们的故事也很平凡,平凡得似阵风,只在我心中荡起一个浅浅的涟漪。风过了,涟漪散了,剩下一面平静的心湖!
    刚开始,我们并不是恋人。一大群我们共同的朋友,整天一块儿打打闹闹,不分彼此,很开心!奇怪的是,我俩却总是被大伙儿说成是一对。很纳闷:我和他每次见面就“吵”。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我都觉得“碍眼”,总是与他针峰相对,非斗个“你死我活”不可。这样的我们会是一对?笑话!
    偶尔有朋友会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告诉我,彬很喜欢我。我听了,淡然一笑,心里也从不当那么回事儿。只是不知何时起,我觉得彬说话,做事似乎不那么讨厌了。但我仍然喜欢对他挑剔。有时彬会很无奈的摇摇头,眼里充满笑意的看着我,满是纵容。每当这时我总是心虚的不敢再多说什么,转过身假装生气不理他。其实是心跳得厉害,怕心事被他看穿。
    如果不发生那件事,这种朦胧的感情也许会一直这样维持下去!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我们原本不是同一个学校的,所以偶尔也会书信联络。那时对“邮票传情”这事好像挺看重的。一次给他写信,我无意中竟把那张小小的邮票贴倒了。这可闯下“弥天大祸”啦!!
    有天的朋友聚会,好几个死党略带戏谑地问我,邮票倒贴是什么意思?我被问得一头雾水,不过还是据实回答了“邮票倒贴表示我喜欢你呀……”我话还没说完,大家都哄然了,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无意见瞟了一眼彬,他却别有深意地看着我。
    后来?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我不知道,故事的开始是不是错误的开始。但如果事情重来一次,我仍然会毫不犹豫的,在人生这条随时改道的河流上,选择爱,选择这种无法抗拒的宿命。所有结果,相信时间与风将为我们证明。
    来自不同的民族,由于不同的信仰,让我们文化背景差异如越鸿沟,我们也曾试图改变对方,(其实,我们要改变的是宗教、传统)只能是徒劳无功。我们都很固执,在很多事情上,我有我的原则,他有他的观点。这原本也许不是什么问题,但只是很不幸:我们自身的矛盾,引起了冲突。加上他的理想……我们只能是两个世界的人!
    一直以来,我们都深知一切,我们也都刻意不去触急这些问题。事实上,我们也没必要徒增烦恼。这不能偏激的说成是逃避吧?!无论如何,至少我们在一起是充满快乐的……
    我想:我们确实就如两颗不同轨迹的星,虽然相互辉映,彼此吸引,但每颗星都有自己的轨,永远不可能交集。如果我们都固执的坚持自己,又想把对方扭曲,只会因徒劳无功而痛苦不堪。所以,最后我们选择了放手!
    在他决定去完成自己的理想——出国深造阿拉伯语的前一年,我们渐渐的疏远了。没有一句解释,没有一句道别,甚至连“分手”两个字也无人提起。正如我们当初约定的一般。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感情不是“分手”两个字可以涵义的。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纪伯伦说:“爱不据有,也不被据有,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我想,也许。
    其实,我已经找到了心中的完美。用一位名家的话说,那就是:树被风折得很痛很痛,树仍然感激的望着风的眼睛……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鱼想云,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8/15

事过境迁,一封来自遥远异国的飞鸿勾起了一段淡淡的回忆!!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似水流年
秋日随想
只因相遇太美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