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悟空 [作者:落魄才子,发表在:凭心而论,阅读:2967]

鲜花0 , 鸡蛋0   



    我相信:不论男女老少,对悟空这人物的评价甚是奇高的。
    的确他神通广大:大战十万天兵,变化令二朗神“凤目”也不清他的去向,就连李天王的天罗地网也奈何不了他一根毫毛。其此后的三打白骨精,智斗罗刹女更令人拍手叫绝。称“数风流人物,唯老孙独尊”也不为过。
    的确他威风:不管是风婆婆,推云童子和布雾朗君,还是雷公电母及龙王,无一不对他唯唯诺诺。可谓“春风得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的确他勇敢有个性:不服麒麟辖,不甘凤凰管,闯龙宫、闹冥司、称王花果山,甚至抡起金箍棒打上灵宵宝殿。“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尘埃”。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可是啊,任凭他怎样神通广大却了也跳不出如来佛掌心,反被“翻手一扑“压在五行山下。我们自清楚,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自有强中手。为此,我不为他斗不过如来佛而叹息,反觉得合乎情理。可是,五百年后,他对观世音说:“我已知悔了。”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他错在哪里呢?难道就错在反抗天庭吗?
还是让我们看看这是怎样的一个天庭吧!

  君不见:判官崔钰因私情而私改生死簿;伽叶阿傩二尊因向唐僧索不到“人事”不肯“白手传经”;还有玉帝、太上老君太白金星等等为了对付孙悟空,设骗局,搞阴谋,软硬兼施……这是怎样的一方“净士”呢?
  君不闻:比丘国国丈原是寿星生骑白鹿;通天河魔头原是观音莲池的金鱼;陷空山无底洞老鼠精是李天王的义女……尤为可恨的是这些为非作歹的家伙的主子总是对它们实行保护之策。这是怎样的一种神妖关系?

  依我看,仙佛是妖怪,妖怪是仙佛,只不过所披的外衣不同罢了。一种是道貌岸然,假惺惺地普渡众生,一种是名目张胆为祸人间;而事实上,二者同是蛇鼠一窝,狼狈为奸,同是扰乱天下太平干涉民生的豺虎豹。”“仙佛”与“妖怪”相比,我最看不起的画蛇添足是“妖怪”,反而是“仙佛”,因为他们“唯恐天下不乱”一面让“妖怪”下凡作怪,另一面则高喊“普渡众生”!这就好比流氓头让手下去挑斗一美人,然后来一场“英雄救美”

  我不由地痛惜起来:悟空啊悟空,你怎么这样轻易低下你高傲的头,向如此的“仙佛”屈服呢?你当初大闹天宫的令人为之振奋的英雄气慨在哪里呀?莫非已被五百年的风月磨得不留丁点痕迹了?
 
  我想起了一个故事。一个人莫名置身于一个疯人国里,在这国度里,所有的人都不穿衣服,不漱口不洗脸,不直立行走而爬行。于是在这样的“众人皆醉他独醒”的境地里,这唯一的正常人不得不是“众人皆醒他独醉”--他在众人眼里便成了疯子,而其它真正的疯子在他日渐麻木的神经里也就成了正常人。于是悟空他“知悔了”,于是他忘了当年大闹天宫时喊出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壮言;于是他便虔诚地以臣自居站在上帝面前表示“臣今皈命,秉教法门,再也不敢欺心诳上”。

    我打了一个问号:不强大便要屈服,便要背叛自已的追求,信念?或许“识时务者为俊杰”但如此“识时务”如此“留青山”,那何来的“人间正道是沧桑”呢?原本悟空呐喊于天空,如晴天一个响雷,使沉寂的天宇间出现一点生气,一股正气,使人看到希望。即使用权他被困,也依然给人以精神以力量。可现在,他屈服了,人的那股扭转乾坤的信念也随之崩溃,那天地间又将是怎样一个恐慌呢?或许他自以为“知悔”后便可重得自由,却不知得到的仅是躯体活动的自由,而是还是不能违背他人意愿的躯体自由。是的,金箍儿有脚啊,它识趣,它惜得哈时去套住那原本有血有肉的灵魂。一只被蒙着眼晴拉磨的驴子,自以为行程万里,却不过是仍未走出屋子半步。这又是怎样的一个悲哀?

    或许悟空的屈服,仅是抗争方式的改变。西游万里,他“与人间披不平”“济困扶危,恤孤念寡”诛妖灭怪,为民除宽害。但是他却放弃了与最根本的恶势力斗争,每每求助于“困难”的主子,从而也就只能依赖于所谓的“仙佛”。这也决定了他不断追求自由,却始终得不到自由的结果。即使成佛后,各种教条仍会像“金箍儿”一样束缚他的思想。也许那时他也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了。在历史上众多的农民起义招安便是他的“翻版”。

  的确,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自由是相对性的。可如果他不但反妖怪,还反天宫,并一直反抗下去,把所有一切肮脏的都纳入反抗对象的范围,那么他就有可能不致于前功尽弃,得到真正的自由。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但作品毕竟由作者的思想局限性制约着。悟空西经万难后,终得佛门正果,成为“斗战胜佛”。似乎确实是明智的结局。

  但,他便“出瘀泥而染”了。


-------------------------------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落魄才子,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