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亲密接触(2) [作者:痞子蔡,发表在:长篇连载,阅读:17873]

鲜花1 , 鸡蛋0   


  晚上在研究室,继续为着论文打拼。

  说也奇怪,今晚看到那些熟悉的偏微分方程式,却一直觉得不顺眼。用几条简单的偏微分方程式来解释自然界的物理现象,就叫科学。那为什麽用天上星宿的排列组合来解释人生,就会叫迷信呢?科学应该只是解释真理的一种方法,不能用科学解释的,未必不是真理。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为什麽学科学的人,却往往掉入自己所擅长的逻辑的陷阱之中呢?那只讨厌的野猫,偏偏又在此时发出那种叁长一短的叫声。上线吧!反正脑筋已经打结了,程式一定写不下去。

  「痞子...终於看到你了...晚安ㄚ:)」

  终於?这个形容词好奇怪。更奇怪的是,为什麽这麽晚了她还在线上?

  该不会又是心情不好吧!?

  『是ㄚ...你我相逢在黑夜的网路上...真是有缘』学学徐志摩,也许她会觉得我还是很浪漫的。
  「痞子...跟缘份无关...因为我是刻意从两点多等到现在的。」
  『真的假的?...没事干嘛等我?..』
  「我想跟你聊天ㄚ!...不然我睡不着...」
  『你得了被害妄想症吗?...非得在睡前受到一点惊吓才睡得着吗?..』
  「:)...」

  这次的笑脸符号是用全形字打的,看来笑得比较大声...

  「痞子...继续中午的话题...那你觉得网路上的邂逅如何呢?...」

  拜托...那壶不开提那壶...中午刚被阿泰训了一顿...现在怎敢再讲..

  『网路上的邂逅....很...很...很浪漫ㄚ...』

  我果然不擅於说谎,昧着良心时,连打出来的字也会抖...

  「痞子...你骗人的...你又不是浪漫的人...」

  完了...快要跟阿泰去喝酒了...

  「痞子...说说看嘛!...我喜欢听你扯...」
  『既然知道我是扯...何苦还要听我扯...』
  「痞子...这叫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也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这家伙,别的不学,竟学我喜欢乱用成语。看看马厩,我只剩下这匹马了。该据实以告?还是含混带过?我不禁犹豫着...

  「痞子...你当机了?...还是在发呆?..」
  『嗯...我在思考今天的太阳为何如此之圆?..』
  「痞子...别转移话题...我可是等了你一个钟头的呀..」

  好厉害,连顾左右而言他,这种国民党高级官员才会的技巧也会被识破。

  『现在很晚了...我怎忍心为了一己之私,让你听我大放厥词呢?..』
  「痞子...拖延战术也没有用的...」

  最後一张王牌也失效,看来只得屈打成招了。其实网路上的邂逅,的确是很浪漫。因为浪漫通常带点不真实,而网路并不真实。所以由此观之,网路上的邂逅是具备浪漫的条件。

  「痞子...网路为何不真实?...虚幻的应是人性而非网路,不是吗?..」

  话虽如此,但网路由於有很安全的防护措施,所以通常会产生叁种人。第一种人会在网路上突显其次要性格。一般人应该具有多重性格,而在日常生活处世中,所展现的为主要性格。次要性格很可能被压抑,也很可能自己本身并未察觉有这种性格。但在网路上,代表自己的,已不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些英文字母。少了所有的应酬与必要的应对进退,也少了很多利害关系。於是猪羊变色,反而在刻意或不自觉的情况下,展现自己的次要性格。

  「是这样吗?...那第二种人呢?..」第二种人会在网路上变成他“希望”成为的那种人。

  人性千奇百怪,一定会有某些性格是你特别欣赏与羡慕的。但很可惜,这些性格未必为你所拥有。
於是你会很希望成为拥有这些性格的另一种人。

  而网路正好提供这个机会,让你变成这种人。举例而言,平常沉默寡言的,在网路上可能会风趣健谈。而害羞文静的,则很容易变成活泼大方。

  「痞子...你在盖吗?...那第叁种人呢?..」

  我没臭盖,这是我一个念台大心理研究所朋友的硕士论文。第叁种人会在网路上变成他“不可能”成为的那种人。上帝是导演,它指定你必须扮演的角色,不管你喜不喜欢。而网路上并没有上帝,因此所有角色皆由你自导自演。於是你很可能在网路上扮演你日常生活中根本不可能扮演的角色。举例而言,你若是女的,很可能会在网路上变成男人。反之亦然。

  或者你已30岁,很可能会在网路上装成17岁的幼齿姑娘。反之亦然。又或者你明明是恐龙,很可能会在网路上以绝代佳人自居。反之亦然。

  「痞子...那你是属於那一种人?...而我呢?..」

  我不愿意相信你是第叁种人,因为我也不是第叁种人。

  而由於在网路上第一种人最多,所以你也不是第一种人。因为你特别。而让特别的你所欣赏的我,自然也有点特别。所以我们都是第二种人。

  「痞子...你很臭屁...那如果我们都是第二种人...是好还是坏呢?..」

  这不是好与坏的问题,而是应不应该的问题。

  我们应该要成为第一种人,而不应该成为第二或第叁种人。

  「痞子...请继续放吧!...小女子洗鼻恭闻..」

  第一种人最真实。

  因为他所展现的,还是属於自己的性格。而且换个角度想,他反而更能挖掘出自己潜在的优点。例如有很多人在板上写文章後,才发觉自己有当作家的天份。也有很多人在板上和人开骂後,才惊讶自己的脸皮厚度不输给立法委员。於是从网路上得到成长。

  第二种人最愚蠢。

  因为他总是羡慕别人的优点,而忘了去欣赏自己本身的优点。如果他是柠檬,就应该试着去喜欢酸味,而不是去羡慕水蜜桃的甜美。因为水蜜桃也可能羡慕柠檬的酸。

  「痞子...那麽你我都是酸柠檬罗!..这样算不算同是天涯沦落人?..」

  酸则酸矣,沦落则未必。

  而且两个酸柠檬碰在一起,不也挺浪漫?

  「痞子...别又假装浪漫!..你果然是希望变成浪漫的第二种人..」

  好厉害,这样也会被她抓包。看来她比我酸。

  「痞子...My ears will go on...所以也请你go on..」

  第叁种人最可怜。

  因为如果他必须变成另一种他不可能成为的人,才能得到乐趣。那麽无论他能不能得到乐趣,他都无法享受这种乐趣。而且久而久之,便会得到所谓的“网路性精神分裂”。

  他很容易将所有的人际关系与喜怒哀乐,建在网路上。一旦离开了网路,便会无所适从。

  「痞子...能不能告诉我..为什麽你是第二种人?..」

  其实也很简单。主要是因为我平凡。

  我身材不高也不矮,长相不丑也不帅,个性不好也不坏。虽然已习惯於平凡,但有时却不甘於平凡。因此网路便成为我让自己不平凡的最佳工具。

  「痞子...可是你刚说你有点特别的...不是吗?..」

  平凡加上有点特别,所以是特别平凡。所以我更希望成为另一种人。

  「痞子...那你希望变成谁呢?..」

  我当然希望像阿泰一样,浪漫而多情,风趣而健谈。因为这是我所缺乏的。

  「痞子...那我呢?..」

  你?我不知道。

  你想轻舞飞扬,希望尽情挥霍年轻,舞动青春。但如果这只是你无法做到的希望,那麽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即将老去;二是你时日无多。我想我讲错话了,因为她一直没再传送任何Message过来。我不禁自责自己的变态,干嘛扯这些东西?虽说这是我朋友的硕士论文,但他的口试并未通过。所以一切都还只是停留在唬烂的阶段。再等等吧!也许她当机了。

  记得阿泰有次也是如此,那时他的网友送来一句:《阿泰...我已经两个月了...》

  阿泰大吃一惊,狼容失色。他说他一直很小心的,不可能出问题。难道是那种在超市买的买一送一,还附赠激情持久环的保险套出了问题?幸好後来她又送来一句:

  《Sorry...刚刚当机...我是说我已经两个月了...没看到你...我很想念你..》

  所以我继续等着。

  虽然只等了几分钟,但我觉得好像等了数小时之久。我很想道歉,却不知从何说起。

  直到她传来这句:

  「痞子...伊莎贝尔...我们见面吧!..」

  我毫不犹豫,轻轻地在键盘上敲下O、K两键。

  下了线,天也已蒙蒙亮了。上次跟她聊天,忘了吃中饭,可谓忘食。这次跟她聊天,牺牲了睡眠,可谓废寝。废寝与忘食兼而有之,那麽我们应该可以算是有相当程度的熟识了吧!?虽然已经决定要见面,但我们很有默契地不讨论细节。更有默契的是,我们都会在深夜叁点一刻上线,然後聊到天亮。都聊些什麽呢?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到时都会有话说。但一定不是风花雪月。也不会是曾文惠是否抽过眼袋脂肪,或连战是否又 了连方 几脚。当然更不会是林志颖是否混过帮派,或陈进兴的入珠到底有几颗的八卦。至於姓名,阿泰倒是交待我千万别问。

  《因为问了姓名後...你就得记住...以後女友多了...很容易搞混..》
  『那你怎麽区分这些女孩子呢?..』
  《情圣守则第一条...必须以相同的 名称呼不同的女人...
  因为你对一个女孩子感到兴趣的原因...不会是名字..
  而且愈是漂亮的女孩子...愈容易被人问姓名..问久了她就会烦..
  所以当你一直不问她名字时...她反而会主动告诉你..》
  『她如果主动告诉你名字後...又该如何?..』
   《Good Question...》

  阿泰赞许似地拍拍我的肩膀,一付孺子可教也的模样。

  《首先你得赞美她的名字...形容词可有四种:气质、特别、好听、亲切。如果她的名字只可能在小说中出现,你要说她的名字很有气质..如果她的名字像男生,或是很奇怪,你要说她的名字很特别..如果她的名字实在是普普通通,乏善可陈,你要说她的名字很好听..如果她的名字很通俗,到处可见,你要说她的名字很亲切..》

  《然後你不用刻意去记...因为如果你很喜欢这女孩...你自然会记得...你若不怎麽喜欢...那麽记了也没用...》

  有点玄,听不太懂。

  《痞子...因为女孩子若打电话给你...很喜欢让你猜猜她是谁?..一方面是好玩...另一方面也想测试你是否还有别的女人..万一你猜错...或根本忘了她是谁...那怎麽办?..所以你一律称呼她们为“宝宝”或“贝贝”就对了..这就叫做“以不变应万变”..》

  阿泰拿出一本他所谓的“罹难者手册”,里面记载着被他征服过的女孩。《痞子...你看看...这里面的女孩子都没有姓名...基本上我是用身高体重叁围和生日来加以编号,并依个性分为五大类:“B”为泼辣,“C”为冷酷,“H”为热情,“N”为天真,“T”为温柔..备注栏写上初吻发生的时间、地点...还有我挨了几个巴掌..以及当时的天候状况..和她的穿着与口红的颜色..》

  太夸张了吧!..这样也能混?..

  《痞子...所以我说你道行太浅...天底下绝对没有一个女孩子会相信你能记得初吻的细节...却忘了她姓名的荒诞事..即使你此时不小心叫错她的名字...她也会认为你在开玩笑..於是会轻轻打一下你的肩膀...然後说“你好坏”..》

  《痞子...千万要记得...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下你一定要挨..然後要说:“对..我实在是很坏”...最好再加上一句:“我是说真的”..女孩子很奇怪..你明明已经承认你很坏了..她反而会觉得你很善良有趣。过了这关後..你就不会有良心上的谴责了..》

  是吗?为什麽呢?

  《你已经告诉她实话..又说明了你的危险性..她若要飞蛾扑火也只好由她..姜太公都已经不怎麽想钓鱼了..鱼儿还是硬要上钩..你能有什麽办法..》

  阿泰说完,双手一摊,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

  《痞子...你不要以为我很随便..所谓盗亦有道..我其实是很有原则的..我的原则是不到最後关头,绝不轻易欺骗女孩子..》

  我听你在放X,你若有原则,那宫雪花就会是纯情少女了。《痞子...我再举例来说明我的原则..女孩子常喜欢问我一些问题..其中最棘手与最麻烦的问题就是:“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女朋友?..以及你以前到底交往过多少女朋友?”..》

  没错,这两个问题对阿泰而言,都是致命伤。我不相信他能安全下庄而不撒谎。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我当然老实说我还有其他的女朋友..而她们的名字都叫“贝贝”..因为我一直称呼我的女友们为“贝贝”..但问我问题的女孩子,会以为我都是在说她..於是通常会带点歉意对我说:“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这麽好混?我不太相信。

  《当然有一些比较难缠的女孩子..仍然会不太相信..这时我就会发誓..而且愈毒愈好..因为我是说实话,也不怕遭报应..》

  《至於第二个问题就比较高难度了..我会告诉她:“你先说”..如果她不说,皆大欢喜。如果她说了,我就会说:“既然你已说给我,何苦还要听我说”..有时幸运点,可以混过去。万一她又追问“Why?”..我会回答:“听到你过去的情史,使得爱你的我内心多了一份嫉妒,也多了一份痛苦。我不愿同样的嫉妒与痛苦,加诸在我爱的女孩身上”。..这时应该已经混过去,但如果她就是要我说,我只好说:“好..我招了..我一直以为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了XX个女孩。但直到遇见你,我才发现这些女孩根本不曾存在过”...》

  『阿泰...你这样不会太滥情吗?..』
  《非也非也...我这样叫多情..》
  『多情和滥情还不都是一样...』
  《痞子...这怎会一样?..差一个字就不是纯洁了喔!..

  多情与滥情虽然都有个情字,但差别在“多”与“滥”..“多”也者,丰富充足也。“滥”也者,浪费乱用也。多未必会滥,滥也未必一定要多。就像有钱人未必爱乱花钱,而爱乱花钱的也未必是有钱人。但大家都觉得有钱人一定爱乱花钱。其实有钱人只是有很多钱可花而已。有没有钱是能力问题,但乱不乱花却是个性问题。..所以由此观之,我算是一个很吝啬的有钱人..

  开什麽玩笑?如果阿泰这样叫吝啬,那我叫啥?

  《痞子...你当然比我吝啬...不过那是因为你根本没钱可花的缘故..》

  shit!阿泰又藉机损我一顿。

  《痞子...其实对女孩子真正危险的,不是像我这种吝啬的有钱人..而是明明没钱却到处乱花钱并假装很有钱的人..》

  阿泰如果还不危险,那我就是国家安全局的局长了。

  《好了...今天的机会教育就到此...我现在要去赴C-163-47-33-23-32的约..总之..你别问她的名字..“不听情圣言,失恋在眼前”..懂吗?..痞子..》

  阿泰唱着“我现在要出征”,然後离开了研究室。

  看在阿泰这麽苦口婆心的面子上,我只好听他的劝。因此我一直不知道轻舞飞扬的芳名。而她也是一样,并不问我的名字。难道也有个女阿泰?我常常这麽纳闷着。深夜叁点一刻已到,又该上工了。
「痞子...晚安...:)...今天过得好吗?..」

  其实我的生活是很机械而单纯的,所以我对生活的要求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没发生什麽倒霉事,那就是很幸运了。「痞子...那你今天倒霉吗?..」

  『今天还好,前几天气候不稳定,染上点风寒..』
  「痞子...那你好点了吗?..我很关心的!..」
  『早就好了...除了还有点头痛发烧咳嗽流鼻水喉咙痛和上吐下泻外..』
  「痞子...你真的很痞...你到底好了没?..」
  『只要能看到你,自然会不药而愈..』
  「:)...」

  又是这种全形字的笑脸符号。

  这家伙,我鼓起勇气暗示她该讨论见面的细节了,她竟然无动於衷。

  『那你今天过得好吗?..美丽的轻舞飞扬小姐..』

  轮到我发问了,在网路上聊天时,不能只处於挨打的角色。

  而且我觉得今晚的她,有点奇怪。

  「痞子...其实跟你聊天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间..」她没头没脑地送来这句,我的呼吸突然间变得急促了起来...是紧张吗?好像不是。跟她在一起,只有自然,没有紧张。应该算是有点感动吧!我总算是对得起那些因为半夜跟她聊天而长出的痘子们。

  「痞子...所以我很怕见了面後,我们就不会在这麽深的夜里聊天..」
  『姑娘何出此言?..』
  「痞子...你很笨的...那表示我长得不可爱...怕你失望而见光死..」
  『那有什麽关系?..反正我长得也不帅..』
  「痞子..那不一样..你没听过“郎才女貌”吗?..你有才我当然也得有貌..」
  『我又有什麽狗屁才情了?..你不要再混了..见面再说..』
  「痞子..你讲话有点粗鲁..我好歹也是个淑女..虽然是没貌的淑女..」
  『狗屁怎会粗鲁?..粗的应该是狗的那只...腿吧!..狗屁只是臭而已..』
  「痞子..你讲话好像跟一般正常人不太一样...我真是遇人不“俗”..」
  『干嘛还好像...我本来就不正常..』
  「痞子..再给我一个见你面的理由吧!..」
  『那还不简单..你因为不可爱所以没有美貌..我则因讲话粗鲁所以没有礼貌..“同是天涯没貌人...相逢何必太龟毛”...所以非见面不可..』
  「痞子..好吧!..你挑个时间...:)..」
  『拣日不如撞日...就是今晚七点半..地点轮你挑..』
  「大学路麦当劳..那里比较亮..你才不会被吓到..」
  『OK..但你要先吃完饭..我不想人财两失..』
  「痞子..你真的是欠骂...」

  我怎麽认你?...你千万不要叫我拿一朵玫瑰花当作信物..』

  拿朵花等个未曾谋面的人,那实在是一大蠢事。而且很容易被放鸽子。不然张学友干嘛要唱:“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我穿咖啡色休闲鞋,咖啡色袜子,咖啡色小喇叭裤,咖啡色毛线衣,再背个咖啡色的背包..」这麽狠!输人不输阵,我也不甘示弱:
  『我穿蓝色运动鞋,蓝色袜子,蓝色牛仔裤,蓝色长袖衬衫,再背个蓝色的书包..』
  除了蓝色书包得向学弟借外,其它的装备倒是没有问题。
  「痞子..你还是输了..我头发也挑染成咖啡色的ㄋㄟ..」
  『你既然“挑染”..那我只好也“挑蓝”色的内裤来穿..』
  「痞子..你少无聊了..输了就要认..」
  我怎麽可能会输?
  我真的有一套彩虹系列的内裤,红澄黄绿蓝靛紫,七色俱全。因为我是典型的闷骚天蝎座,外表 素,内在却丽得很。而且如果不小心忘了今天是星期几时,看一下内裤就知道了。
   「痞子..你先去收惊一下..待会见罗!..」
  『我会的..那你是否也该去收惊呢?..』
  「痞子..我倒是不用..因为我本来就对你的长相不抱任何期望..」horse's!临走时还要将我一军。
  「痞子..我得早点睡..不然睡眠不足会让我看起来很恐怖..」
  『你放心好了..如果你看起来很恐怖,那绝对不是睡眠不足的缘故..』

  大丈夫有仇必报,所以我也回将她一军。

  「痞子..那我先睡罗!..你也早点睡..:)..」
  『好ㄚ!..我们一起睡吧!..』
  「痞子..你占我便宜!..」
  『非也非也..我所谓的“一起”,是时间上的一起,不是地点上的一起..』
  「不跟你瞎掰了..睡眠不足可是美容的天敌..晚安..痞子..」

  离了线,本想好好地睡一觉,但翻来覆去,总是睡得不安稳。迷迷糊糊中,好像变成“侏罗纪公园”里那个被迅猛龙追逐的小男孩。
  《痞子..吃中饭了..》
  幸好阿泰及时叫醒我,救了我一命。
  『阿泰..我今晚要跟轻舞飞扬见面..有点紧张..吃不下..』
  《痞子..那你更应该吃饱饭..才有力气逃生..》
  『阿泰..别闹了..给点建议吧!..』
  《痞子..船在接近岸壁时,由於水波的反射作用,会使船垂直於岸壁..》
  『所以呢?』
  《所以这叫作“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担心..痞子..》

  虽然有科学上的佐证,但我仍然是很紧张。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

  『阿泰..我要走了..』
  《痞子..call机记得带..我会罩你的..》
  『我不想带..无论如何..我想跟她好好地聊一聊..』
  《荆轲..你放心地去吧!..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阿泰..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没问题..我待会去买酒..等你回来喝..》
  『shit!你怎麽知道我一定会失恋?..』
  《痞子..你误会了..我买酒回来是准备晚上帮你庆功的..》
  『阿泰..别闹了..给点建议吧!..』
  《痞子..船在接近岸壁时,由於水波的反射作用,会使船垂直於岸壁..》
  『所以呢?』
  《所以这叫作“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担心..痞子..》

  虽然知道阿泰是用的,不过现在也没有心情跟他抬了...晚上七点半,这种时间来见从未见过面的人,是非常完美的。通常这时大家都已吃完晚饭,所以不必费神去思考到那儿吃的问题。不然光是决定吃什麽,就得耗去大半个小时。而且重点是,吃饭得花较多的钱。对我这种穷学生而言,“兵不血刃”是很重要的。既然约在麦当劳,那麽等会乾脆直接进去麦当劳。两杯可乐,一份薯条就可以打发。可乐还不必叫大杯的。而且也不用担心吃相是否难看的问题。记得阿泰有次和一个女孩子吃排餐,结果那女孩太紧张,刀子一切,整块牛排往阿泰脸上飞去。所以第一次见面最好别吃饭。如果一定要吃饭,也绝不能吃排餐。万一双方一言不合,才不会有生命的危险。「痞子...你来得真早..」

  当我正在发呆时,有个女孩从背後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虽然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我仍然被眼前的这位女孩所震惊。如果不是她的咖啡色穿着,和叫我的那一声痞子。我会以为她只是来问路的。
在今天以前,我一直以为美女只存在於电视和电影中,或是在过马路时,匆匆地与你擦身而过。而她,真的是很美。

  有些女孩的美丽,是因人而异。换言之,你认为美的,我未必赞同。但我肯定没有人会质疑这个女孩子的美丽。我没有很高的文学造诣,所以要形容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时,就只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国色天香和倾国倾城之类的老套。只怪我是学工程的,总希望美丽是可以公式计算或用仪器测量。但美丽毕竟只是美丽。美丽是感性,而不是理性。在成大,故老相传着一句话:“自古红颜多薄命,成大女生万万岁”..如果一个女子的寿命真的跟她的美貌成反比的话,那麽轻舞飞扬一定很短命。这麽美丽的女子,是不应该和我的生活圈子有所交集。也许是所谓的“物极必反”吧!正因为我极度被她的美丽所震惊,所以我反而变得很平静。

  『吃过饭了吧!?...我们进去麦当劳里面再聊..』
  「痞子..你果然高明..这样不失为省钱的好方法..」

  被她洞悉我的用心,我只好傻笑着装出一付无辜的样子。看在她这麽美丽的份上,可乐只好点大杯的,薯条也叫了两份。

  「痞子..这次你请我..下次我让你请..」

  开玩笑,我当然听得出来她在占我便宜。但我高兴的是,她说了“下次”。那表示还会有下次。我不由得感到一股兴奋。

  「痞子..你信教吗?..我是虔诚的基督徒,不介意我祷告吧!..」
  『我是拿香拜拜的..不算信教..但我可以陪你祷告..』
  「痞子..你不要学梁咏琪的广告说:“希望世界和平”..」
  『当然不会..我要为我皮包中阵亡的一百元钞票祈祷..希望它能安息..』
  「呵呵...痞子..你真的是很小气..」

  我第一次听见她的笑声,清清脆脆的,像炸得酥脆的麦当劳薯条。

  「痞子..你看到我後..是不是很失望呢?..」

  看到美女如果还会失望,那看到一般女孩不就绝望得想跳楼?..

  『你为什麽会觉得我该失望?..』
  「因为我跟你说过我长得不可爱ㄚ!..所以你看到我後..一定很失望..」

  原来她拐弯抹角地,就是想暗示说她长得其实是很可爱的。

  『那为什麽你要骗我说你长得并不可爱呢?..』
  「痞子..我只说我不可爱..我可没说我不漂亮..」

  这小姑娘说话的调调竟然跟我好像。只可惜她太漂亮,不然当个痞子一定绰绰有馀。

  「痞子..你也长得很斯文ㄚ!..不像你形容地那样不堪入目..」

  斯文?这种形容词其实是很混的。

  对很多女孩子而言,斯文的意思跟呆滞是没什麽两样的。我开始打量着坐在我面前的这位美丽的女孩。美丽其实是一种很含糊的形容词...因为美丽是有很多种的。也许像冷若冰霜的小龙女;也许像清新脱俗的王语嫣。也许像天真无邪的香香公主;也许像刁蛮任性的赵敏。也许像聪慧狡黠的黄蓉;也许像情深义重的任盈盈。但她都不像。

  幸好她都不像,所以她不是小说中的人物。她属於现实的生活。第一眼看到她时,我就被她的脸孔勾去了两魂,被她的声音夺走了六魄。只剩下一魂一魄的我,根本来不及看清楚她身材的高矮胖瘦。如今我终於可以仔细地端详她的一切。她很瘦,然而并非是弱不禁风的那种。

  她的肤色很白...由於我没看过雪,因此也不敢用“雪白”这种形容词。但因为她穿着一身咖啡色,於是让我联想到鲜奶油。所以她就像是一杯香浓的咖啡。她现在坐着,我无法判断她的身高。不过刚刚在点餐时,我看着她的眼睛,视线的俯角约20度..我们六只眼睛(我有四只)的距离约20公分..所以我和她身高的差异约=20*tan20度=7.3。我171...因此她约164..至於她的头发,超过肩膀10公分,虽还不到腰,但也算是很长了。等等...她不是说头发已经挑染成咖啡色了...为何还是乌黑亮丽?

  『你的头发很黑ㄚ!..那里有挑染成咖啡色的呢?..』
  「痞子..挑染也者,挑几根头发来染一染是也..因为我觉得好玩..

  所以我自己染了几根头发来意思意思..你觉得好看吗?..」

  她把头发轻轻拨到胸前,然後指给我看..

  的确是“万黑丛中一点咖啡”。
  而且美女毕竟是美女,连随手拨弄头发的仪态也是非常撩人。

  『当然好看..你即使理光头,也是一样明 动人..』
  「呵呵..痞子..别太夸奖我..我会骄傲的..」

  我又听见了她的笑声。

  古人常用“黄莺出谷”和“乳燕归巢”来形容声音的甜美。

  但这两种鸟叫声我都没听过,所以用来形容她的声音是不科学的。还是脆而不腻的麦当劳薯条比较贴切。她的笑声,就像沾了蕃茄酱的薯条,清脆中带点酸甜。

  『你为何会偏爱咖啡色呢?..』
  「因为我很喜欢喝咖啡ㄚ!..我最爱喝的就是曼巴咖啡..」
  『我也常常喝咖啡..但我不懂“曼巴”是什麽?..』
  「曼巴就是曼特宁咖啡加巴西咖啡嘛!..笨痞子..」
  『哦..原来如此..那蓝山咖啡加巴西咖啡不就叫做“蓝巴”?..』
  「呵呵..痞子..你在美女面前也敢这麽痞..我不禁要赞赏你的勇气..」
  『你穿着一身咖啡色..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这是我最大的疑问。如果不知道谜底,我一定会睡不着觉。总不至於爱喝咖啡就得穿一身咖啡色吧!?..如果照这种逻辑,那爱喝西瓜汁就得一身红;爱喝绿茶就得一身绿...那爱喝汽水的,不就什麽颜色的衣服都不用穿了?

  「痞子...你听过“咖啡哲学”吧!?..」
  『这是一家连锁咖啡店..我当然听过..』
  「此哲学非彼哲学也...我的穿着就是一套咖啡哲学..阁下想听吗?..」
  『有...有话请讲...在下愿闻其详..』

  差点忘了对方是个美女,赶紧把“有屁快放”吃到肚子里..

  「即使全是咖啡..也会因烘焙技巧和香、甘、醇、苦、酸的口感而有差异..
   我的鞋袜颜色很深,像是重度烘焙的炭烧咖啡...焦、苦不带酸..
   小喇叭裤颜色稍浅,像是风味独特的摩卡咖啡...酸味较强..
   毛线衣的颜色更浅,像是柔顺细腻的蓝山咖啡...香醇精致..
   而我背包的颜色内深外浅,并点缀着装饰品,则像是Cappuccino咖啡..
   表面浮上新鲜牛奶,并撒上迷人的肉桂粉...既甘醇甜美却又浓郁强烈..」

  我愣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不禁再次打量着坐在我面前的这位美丽的女孩。在今晚以前,她只不过是网路上的一个游魂而已。只有ID,没有血肉。如今她却活生生地坐在我面前,跟我说话,对我微笑,揭我疮疤?或者应该说是打从在麦当劳门口见到她时,我就已经在作梦了。只是现在我才发觉是在梦境里。

  「呵呵..痞子..你又当机了吗?..你idle了好久..」

  又不是在网路上,当什麽机?..不过她的笑声倒是又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在思考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赞美你的冰雪聪明..』
  「狗腿也没有用!..轮到你说你一身蓝色的原因..不然你就要认输..」
  认输?..开什麽玩笑,蔡某人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
  蓝色的确是我的最爱,但怎麽掰呢?
  她刚刚的那套“咖啡哲学”掰得真好,看来她的智商不逊於她的外表。
  既然她以哲学为题,那我乾脆用力学接招吧!
  「因为我念流体力学,而水流通常是蓝色的,所以我喜欢蓝色...」
  『然後呢?..Mr. 痞子...不要太逞强!..输给美女又不是件丢脸的事..而且“英雄难过美人关”..不是吗?..』

  她轻轻咬着吸管,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这招够毒...如果我过了这关,就表示我不是英雄;但过不了这关,纵然是英雄,也只是个认输的英雄。管他的..反正我只是个痞子,又不是什麽英雄好汉..

  「即使全是水流..也会因天候状况和冷、热、深、浅、脏的环境而有差异..
   我的鞋袜颜色很深,像是太平洋的海水...深沉忧郁..
   牛仔裤颜色稍浅,又有点泛白,像漂着冰山的北极海水...阴冷诡谲..
   衬衫的颜色更浅,像是室内游泳池的池水...清澈明亮..
   而我书包的颜色外深内浅,并有深绿的背带,就像是澄清湖的湖水..
   表面浮上几尾活鱼,并有两岸杨柳的倒影...既活泼生动却又幽静典雅..」
   这次轮到她当机了。

  看到她也是很仔细地打量着我,我不禁怀疑她是否也觉得在作梦?但我相信我的外表是不足以让她产生作梦的感觉。即使她也同时在作梦,我仍然有把握我的梦会比她的梦甜美。

  「呵呵..痞子..算你过关了..」
  『过关有奖品吗?..要不然奖金也可以..』
  「当然有奖品ㄚ!..我不是正在对你微笑吗?..」
  『这的确是最好的奖品..但太贵重了..我也笑几个还你..』
  「痞子..美女才能一笑倾城..你笑的话,可能只会倾掉我手中的这杯可乐..」
  ※&@#☆....
  「痞子..我念外文..你呢?..」
  『弟本布衣,就读於水利.. 全成绩於系上,不求闻达於网路..』
  「痞子..你干嘛要学诸葛亮的“出师表”?..」
  『我以为这样会使我看起来好像比较有学问..』
  「干嘛还好像..你本来就很有学问ㄚ!..」

  没想到她竟开始学起我说话的语气..但同样一句很机车的话,为什麽由她说来却令人如此舒服?

  「痞子..我3月15出生,是双鱼座..你呢?..」
  『我11月13出生,是天蝎座..问这干嘛?..』
  「我只想知道我们合不合嘛!..」
  『天底下没有不合的星座..只有不合的人..』
  「痞子..够酷的回答..让我们为这句话痛快地乾一杯吧!..」

  她举起盛着可乐的杯子,学着武侠小说的人物,作势要乾杯...看到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学男人装豪迈,是件很好玩的事。所以我也举起同样盛着可乐的杯子,与她乾杯。也因此我碰到了她的手指。大概是因为可乐的关系吧!..她的手指异常冰冷。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她。然後在我脑海里闪过的,是“亲密”两个字。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为什麽是“亲密”?..而不是“亲蜜”?蜜者,甜蜜也。..密者,秘密也。如果每个人的内心,都像是锁了很多秘密的仓库。那麽如果你够幸运的话,在你一生当中,你会碰到几个握有可以打开你内心仓库的钥匙。但很多人终其一生,内心的仓库却始终未曾被开启。而当我接触到她冰冷的手指时,我发觉那是把钥匙。一把开启我内心仓库的钥匙...


鲜花1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biubiu”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biubiu,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