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用生命的瞬间 [作者:萧雨程洋,发表在:爱情怀想,阅读:18217]

鲜花2 , 鸡蛋0   

  不知你有没有见过那种兑制的很淡的红酒。用清冽的泉水兑制的,把红抹成稀薄的残酒。那一天那个女孩就这么仰着头对他说话,满院黄叶中,他看到她的嘴唇正像饮罢淡酒时的那样刺红的颜色,一种生命被稀释的美。她病了。
  他问她现在最想干什么,可能她现在干什么都已经太无力了。但这却是一个健康人对病人的一个问候。不知她的余生是半年还是半个月。
  他们曾在一个单位共事。做已经三年了。但他们的话却没有超过十句。而后,她就住院了。一种无可医治的病。她是一个柔弱的女孩。面对绝症,如面临秋风的娇花一样无奈。
  她的脸庞忽然如一片冰白抹上了一层红晕。她理了理头发,说:我想,慢慢地爱你。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这句话是如此的迟疑,如此绵长,以至他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抬头看着太阳,日光把他脑中晃成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显的那样不真实。一个仅仅交谈数句的,一向无牵无挂的女孩,在生命可数的几日,要慢慢地爱上自己。她说错了吧。
  她笑笑,你不相信了吧。
  他呆立无言。久久,他依然觉得这爱像临逝前那猛然绽放的昙花。而这种情,正是他想得却未得到的。他甚至觉得这句话能让她来得及在此刻说出,让他此生听到也是天地对他的一种无言的厚爱。
  以后的生命只有十天了。那女孩真的是在慢慢爱他。读诗,画画,呢喃。请他为她拾尽院中所有的黄叶,帮病友们扫尽凄凉。而这一切好像她的余生还很长很长。她也曾让他握着手,那时一切都是静的。除了嘎然而飞的寒鸟和犹落未落的斜阳。当一切情节似乎应该来到的时候,女孩走了。
  他从此知道了什么叫刻骨铭心。女孩最后一夜最后一刻,他不在。没来得及为她送行。他问女孩的母亲,她去的开心吗?女孩的母亲看着女儿真心喜欢的年轻人,不知是幸亦是不幸。本来,他们是没有相爱的契机的。
  从女孩第一眼看到男孩时就已经喜欢他了。但她知道自己有多平凡,多普通,多寻常,这是一种无法吐露的爱与无望的期待。无法对等的相思与挚爱。那个男孩太高傲了,甚至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超过十句的话。
  她只有把爱和思念隐藏,生活对她变成一团铅灰,本以为就此错过了今生,可死亡居然会来叩门。不知你信不信,死会给杰出者带来力量。只有重压下的杰出灵魂才会发出惊人的美丽。女孩有如千年的石墨面临灭顶的一刻,却瞬间变成金刚,集聚了生命所有有力量,抓住最后的时机,缓缓地说出:我想,慢慢爱你。死亡加重了这句话的份量。她唇上那一抹将逝的稀红引起男孩的挚爱,她挟着末日的余辉终于把男孩的爱揽入怀中。这样的死对她到底是希望还是绝望?幸还是不幸?寂灭还是永生?
  我们只知道她的爱其实是一条暗流激涌的山溪,而留给男孩的却只是水到渠成,月出花荣落般的自然。有许多表面平静,其实就是深心相许的。女孩最后一次微笑的对母亲说的一句话:死神终于帮了我一个忙,那是留情。
  只要留情,是不是生命还没有死去,仍在延续呢?而正因为死亡,才会把可能被岁月磨去的瞬间,定格为永恒。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这似乎是一个明亮的故事,闭上眼睛,似乎又听到那女孩在暮色拢落时的轻轻一叹:雪逝冰消风流云散。
  这个声音似乎从所有的灵魂的生命中发出并合成轻振。我看到那个男孩转过头去,却已泪流满面。他仰着头看着暮云合溶,从心底默默地说,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容颜。

鲜花2 , 鸡蛋0   

推荐者:萧雨程洋,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2/11/23

只有重压下的杰出灵魂才会发出惊人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