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无痕 [作者:苏州病人,发表在:另类其它,阅读:6303]

鲜花0 , 鸡蛋0   

晚饭后玫坐在一把藤椅里,听到楼下小巷内二个行人走路的声音,由远而近。
  她分辨出那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的脚步为了和女人的脚步协调放慢了许多,略显局促,她听出了他们是相拥而行的。
  他们的鞋底磨擦着毛石片铺就的巷道,声音走至巷尾,拐弯后渐渐消失。
  夜落在小巷里,窗外渐渐地暗了下来。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风从窗户吹了进来扬起了淡蓝色的窗帘,夜色与窗帘随着风往房间里来,窗帘上的夹子紧紧地拉着那一块想窜入屋内的布,窗帘虽不停地挣扎着,然而最后总是无力地拂括着玻璃,只有暗挤了进来。
  玫起身拧亮工作灯,瞬时案桌上的画稿在柔和的光源里醒了,屋内亮了起来,黑夜里的灯光充满了夜的意象和味道。
  巧克力、牛奶与水果是玫一天的食物,而咖啡与零食则是玫精神的食物,这常常在她的工作夜里起作用,多余的饥饿感她会饮用大量的纯水,欺骗自己的胃,也让自己相信水份对一个女人的重要。
  有人说女人是水做的,其实大多数的女人都是水。
  寂静里也是有声音的。
  玫总是不能忘记妈妈常常对她讲起奶奶,在清晨或午后总是一个人搬了一个绷架,一只圆凳在门外的银杏树下刺绣。
  这样的季节该是杨柳垂挂桂香四溢秋风习习的,旁边的小河里只有浅绿阴冷的水悄悄而行,阳光懒散地躺在静静的小巷里,睡在奶奶的绣品上。
  妈妈说小时候坐在门槛上一直可以听到奶奶的针穿过丝帛的声音,她一直想象她的妈妈手中所绣的莲荷,她甚至听到莲花慢慢的开放。
  玫后来知道,在妈妈听到奶奶针穿过丝帛的声音时,这个城市和小巷是寂静的。
  玫和小毛去周庄时还是六年前,那时她和小毛走在周庄的小街上时,街边还没有很多的人很多的店铺。只有十月里静静的阳光,那些阳光似乎是旧时的,是来自几十年前的一个午后。
  小毛对她说:在这里你是否感觉到时间变得缓慢了,脚步在不知不觉中松驰了。
  去年玫和几个好友再去时,玫晕倒在那条街上。
  小毛喜欢声音,他最向往的是以后去好莱坞做一个职业录音师。
  他原先听机微音乐,听CD里的声音反复或停滞,想要借助声音的反复而欲达到他的精神上的迷离状态。他为此特意换了TANNOY扬声器,它的声场定位极为准确,这可以让他在自己特意用隔音材料装修过的房间里,听那些使人容易错乱的音调,但渐渐地变形的声音给他的想象和潜意识造成了损伤。
  四个月过后,他又狂热地迷恋上了聆听羽毛在空中飞舞缓缓飘移、一张纸片被风掀起以及不同季节里的雨的声音……
  这是另一种伤害,那是毁灭精神的声音。
  二个月以后,他只想听小提琴、钢琴和古琴的旋律了。
  小毛喜欢录制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声音收藏着它们,这是他的生活记忆。
  他很多的时间都是在不同的地方录音,车站、商场、海边、山里,所有的声音他都想收录,他的房间已经被磁带堆满了。
  玫在自己二十六岁的生日前几天对小毛说:我想听花开的声音。
  嘴的功能几乎概括了生活的基本主题;咀嚼、话语、吻。
  玫寻找舌尖上的安慰,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的灵魂有饥饿的感觉,她不停地咀嚼零食,咀嚼着时间。
  体会孤独的最好方式就是用自己的牙齿把孤独咀嚼、粉碎、然后吞食。
  玫寻找着精神的角落里的幻觉,然后变成画布上的影像,颜料与结构交织着成了一幅画,观念被描绘在布上,隐藏在线条与色块里。
  从结构出发的画面是一个观点,从精神出发的画面却是一个陷井。
  她没有多余的钱,只有廉价的时间和面对世俗的清高,因此她只能是一个贫穷的画家。
  玫对小毛的所有感觉也渐渐变成了对他的声音的敏感。
  嘴唇与嘴唇相遇时略带湿润的纠缠声,性爱时器官的碰撞声,他从床上起身穿衣时棉质衬衣磨擦着皮肤时的各种音源,就形成了小毛、生活与爱情。
  她和他都是在这个城市里容易被人遗忘的,而玫和小毛也在渐渐适应被遗忘。
  玫住的小巷里早已经听不到村妇沿巷叫买白兰花,听不到骆驼担卖糖粥与酒酿园子的幺喝,听不到船过后窗时船家摇着橹,橹划着河水发出的哗哗声。
  那些声音已经睡去,小河里现在飘浮着的是白色的快餐盒、避孕套、水花生。
  玫有时太晚了会在小毛位于闹市的房子里过夜,在那个房间里玫常常是没有睡眠的,一整夜汽车不停地开过,车灯的光时时把房间里没有收拾的桌子上的酒瓶、茶杯、烟盒、暖水瓶的影子投射在白色的墙上,又逐渐的推移一幕又一幕。不时有自行车、夜行人走路的声音,楼上的居民半夜里上卫生间后的抽水声、窗外秋虫的低鸣……
  玫不能安静下来,她躺在床上只是因为小毛在睡觉,只是在夜里人都是睡在床上的。
  小毛的生日就要到了,玫准备把门前的那条小河在一个午后的所有的声音画出来送给他,他特别喜欢水的声音。
  玫作画的时候总会打开音响,随便放一些什么,其实她只听小毛带过来的那些录音,她总会被那些声音感动,在感动里接近小毛,逼近小毛收藏的声音中的真实生活。
  那几个星期里玫就是坐在门前的小河边,捕捉着阳光、水与空气的细微变化,竭力想象要用哪一种色调去画那些声音,那些声音的长度与湿度又是多少?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玫沉浸在那些声音的幻觉里,二个星期后她的画架上仍然是空白。
  离小毛的生日还有三天,小毛在精神病院的院子里见到了玫,她沐浴在一片阳光里。
  玫对小毛说:阿尔的阳光真好,我听到了空气中灰尘的声音。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菜菜,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2/4/11

我喜爱文学,可是自己就是写不出什么,看到好的东东就想与大家一起分享。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另类其它
做情人能有爱情吗
与情欲搏斗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