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这端,城那端 [作者:风狼天使,发表在:心情故事,阅读:2856]

鲜花0 , 鸡蛋0   


爱这端,城那端 

(一)


妈妈。很小的城,我们在城的两端。深夜,是个适合想念的时间。

(二)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和弟弟是不是充当着包袱的角色。如果没有我们,妈妈或许能够过上比现在强百倍的生活,至少会比现在轻松,没有我和弟弟这样那样的诸多事情烦着,也就没有了一个人以父亲母亲的双重身份来支撑家庭的疲累。这并不是一个女人所能承受的辛劳。所以,如今每当别人以意味深长口吻告诉我和弟弟一定要孝顺的时候,无论这样的话曾经有过多少次的重复,我都不会觉得厌烦,不仅仅是因为明白此事的必然,而是我们知道,孝道尽得再完美,也远不及母亲给我们的万一,何况现在我们为妈妈所付出的,离完美还差着比十万八千里还遥远的距离.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平时写文章的时候,似乎并未感觉到文字的障碍,仿佛很自然的,那些无数个横坚撇捺,无数个成双结对的词句便由指下跳跃而出。只是每当写到关于母亲的文字,那些魔术般的方块字便艰涩得难以下笔,最重的一份情感,重到倾斜了语言天平,竟导致这种感情的无法表述,但是那份爱却是实实在在存在于心中,沉甸甸的,化成了人生的砝码。

(三)


妈妈老了。白暂的脸庞上有时略现病态的潮红,开始不得不选择吃一些偏软的食品,开始喜欢看长长的情感剧,并且她越来越不愿意别人说她见老,却又是越来越无奈,越来越习惯于老的状态,意识到这点时的第一个夜晚,漂亮的缎面枕头吸足了我的眼泪,然后我便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妈妈不在了,在梦里我一想到从今后再也没有妈妈的陪伴,那种恐惧实在是没办法用言语来表达,近乎绝望,拿起任何一件物品,附着的都是有关妈妈的回忆。当我醒来,发现这只是一个梦的那一瞬间,简直是让人不知道该感谢什么才好,立刻爬起来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还未开口,先呜呜的哭了起来,害得妈妈以为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在电话那边吓得提高了声调询问。

(四)


比起从前,妈妈随着皱纹一起增多的是平和的心态。在这个欺软怕硬,尔虞我诈的社会里,为了维持一个家庭的运转,为了维护一个女人的尊严,生活如沉重的枷锁般禁锢着一个生命的青春。

(五)


一个人的浪漫总要有一个缘起,不知是否也有遗传因素。我想妈妈其实是一个浪漫透顶的女子,从我和弟弟很小的时候开始,妈妈便很热衷于领我们去看电影、看马戏、看演出,泡冰店。如今的关键词中“小资”无疑是个热门的词汇,但是那些绝对建筑在都市高收入群体有意识的做作消费上。而我的妈妈在那个谁都不比谁富多少的时代,且丧夫之痛未过的情形下,为了不给我和弟弟的生活投下阴影和困扰,努力为我们营造作为孩子的快乐,维持我们头顶那方完整的天空。现在想想,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坚持和勇气,比起时下的小资来,比起时下的白领,我想不出能够把二者放在一架天平上衡量的理由来。

(六)


幸福?就好象我常常问我男朋友他爱不爱我一样,我常常问妈妈,经过苦尽甘来的如许岁月,看着都已长大成人的我们,幸福吗?我亲爱的妈妈就是这样,将头轻轻一偏,望着天花板,发出一种疑问。然后她笑了,说,如果这些年我一直用脑袋来考虑这些问题,日子不用过了。反过来说,当生活达到一种拼搏的状态时,同时挤走的便是一些不必要的思考。幸福就是一种夹杂在被忽略物品中最美丽也是最悲哀的一个。所以妈妈说,幸福?之后,还是把问题塞还给我,她去织毛衣。

(七)


山上杏花粉红梨花白,春天来了。同时来临的还有妈妈的爱情。之前,妈妈忐忑的征示我们的意见,那不安的神情让我内疚,其实辛苦这么多年,好多年前,妈妈就有选择幸福的权利,只不过妈妈怕我们姐弟两个受气,宁愿守着我们不嫁。所以我几乎是语无伦次地表示着我的赞同,重复而坚定。于是,一家人团团围坐,因为妈妈的踏实,我们也踏实。“叔叔”(妈妈的男友)婉转地请求我们对妈妈的理解和支持,妈妈盛了一碗汤,在旁插言道:“别说了,她们都同意,这我知道,只不过心里别扭,她们是怕把妈妈给丢了.”当时,我的心里一颤,因为在前日我刚刚在电话里对小姨说,感觉好象妈妈不要我们了。可是不管怎样,我坚持同意妈妈的立场,因为我在妈妈的笑容里发现了久违的春天,春草绿,春花开,我喜欢那种春天里特有的希望和活力,所以我感谢让我妈妈走出冬季的“叔叔”,于是我笑嘻嘻地对妈妈说:“丢什么丢,丢了我们再去找您,赖上您啦!”

(八)


杂杂乱乱的一路写下来,感觉几乎没什么逻辑和组织而言。所以只好分了小章节。

(九)


文字皆是随忆所至,写着写着,许许多多的事情如同积聚的浮尘,一口气吹起,便四处飞舞,控制不住。仿佛那年刚刚搬了家,最后一次去旧屋拿东西,再踏出这个门,便不再是我们的家了。我和妈妈便站在那里环顾着,然后再望望对方,久久舍不得踏出门去,想哭吧,却都忍住了;又仿佛看见学生时代的我下了晚自习走出校门,就能看见妈妈的身影,然后回到家被窝里是妈妈早已放好的暖水袋;还有病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扯着妈妈的手问她可不可以明天不去上学,妈妈当时摸着我的额头,一下,一下,我那被高烧困扰的眼睛却看不清她的表情。仿佛妈妈送我去外地求学,替我安排好一切后,不得不离开时那满眼的不放心,在出租车里一再回头,直至无法再看到为止.

我一点也没想到写到这儿的时候,我还会哭。

(十)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有一句话说,当你开始珍惜的时候,说明你已经在慢慢失去。这话的背后的意味让人恐惧。但我无法打破人类的生存规律,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让我最爱的人快乐,永远。至于永远有多远呢?想来也不过就是无数个瞬间,无数个现在组成的而已吧。人们常说,妈妈(或爸爸),下辈子我还作您的女儿(或儿子)!我也想这么和我妈说,就是不知道下辈子我妈还要不要我?呵呵!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Ψ繁星,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2/5/20

人们常说,妈妈(或爸爸),下辈子我还作您的女儿(或儿子)!我也想这么和我妈说,就是不知道下辈子我妈还要不要我?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心情故事
众里寻她千百度
情感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