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红地毯的那端 [作者:悠悠闲,发表在:爱情怀想,阅读:4380]

鲜花0 , 鸡蛋0   

              是谁在红地毯的那端
  我与戴肖的初恋如同美丽的玻璃球,纯净而又透明,但却没有结果。因为已飞往美国的戴肖给我的深深伤害,我与现任男友维持着不冷不热的关系,不敢确定自己是否应该接受温柔。又适逢堂姐临产,堂姐夫却不屑于在医院守候,他的无情与堂姐当年追求爱情遥无畏造成的强烈反差,让我更畏于涉及婚姻,怯于步入经地毯…………
 1、
  站在省妇保健的产房外,我心潮澎湃忐忑不安:堂姐雯此时此刻是痛并快乐着吗?朝思暮想千盼万盼终于要成为一位母亲了,但她丈夫源呢?婴儿的哭声脆脆地划破黎明前的黑暗,产房传来母女平安的消息。在场的亲朋好友如释重负。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产房外雯的亲朋好轮流给源打手机,但手机一直被呼叫转移,而且一直不见源回机。终于,五个多小时后,众目睽睽下,源来了。看出众人对他的不满,他的嘴里还是嚷着:“不就是生孩子吗,有医生就行了,我来干什么?”
源的一脸不屑终于把一向好脾气的母亲激怒了,她冲源喊:“你像当爹的样吗?”
我忽然间就感到了一阵悲伤,为雯,也为了生活的无趣。
 2、
  刚回到家,我就接到凯的电话:“今天天气预报说有台风登陆我们这个城市。今晚要把门窗关紧,小心点。:”“嗯。”我的脑海还盘旋着刚才源的表情。透过电话中的声音,凯一下子捕捉到我怏怏不快的气息,他问,有些小心地:“怎么?不舒服?”我犹豫了一下,告诉了他雯生孩子时找不到源的情景,凯在电话的那端笑了:“父亲都会爱孩子的。可能一时间会粗糙一些,但以后会好起来的,别想那么多了,傻丫头,你也累了吧,去好好睡个觉!”
  凯永远都是这样的平和体贴温文尔雅,永远都这样把别人想像得特别善良。可我对凯始终都是不咸不淡。我不知道自己对凯的感情是不是应了一句老话:轻易得到的爱情总让人不珍惜。快26岁的人,很多时候我还是说服不了自己要现实些,再现实些,很多时候还是无端地闪过那些轰轰烈烈的爱情境头。放下电话,我竟有些恍惚,而思绪也飘飘渺渺起来。
  凯说,他一直不太明白,我怎么老爱躺在梦中过着日子。
 3、
  如果说爱是一粒五味果,那么我的初恋只是一枚酸酸涩涩的梅子。戴肖是我的同事。在与他相爱之前,“OFFICE恋情”我是不认同的,我一直认为工作和爱情是黑白清晰、泾渭分明的两件事,把它们搀和在一起会把自己逼入一个进退两难,尴尬不已的地步。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跌到这个网中。
  从来没有发现戴肖是一个有魅力的人。直到有一天,我的电脑被小侄儿弄至瘫痪状态,找遍所有的朋友都无能为力时。那天,几个同事在办公室谈起我机子的情况,想不到他居然说可以帮我看看。在我家里,一向被我视为玩世不恭的“花心萝卜”,居然没费多少力气,三下五除二就让机子起死回生。看着向来嘻嘻哈哈嬉皮笑脸的他在电脑前严肃认真全神贯注的样子,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仿佛这么多年一直孤身仅是为了等待戴肖的出现。在他弄好电脑、拍拍屁股走人的一瞬间,我知道我完了。我从五楼的窗口往下望,春日里的阳光暖暖地柔柔地泻在戴肖的身上,想,当年简·爱看着罗切斯特英气逼人的剪影时的心情,估计也是这般的吧。
  像所有浪漫的爱情故事一样,我们的爱情如春天的野生植物疯长着。我以为过了夏天,我们的爱情会有收获季节。而他在这时却我不能给我任何的承诺,我的好梦一下子惊醒了:他是迎风的翅膀,飞翔是他的宿命。而我是他休憩时的一道风景,一道暂时放情却无法停留的风景。
  我们的恋情如美丽的玻璃球,纯净而又透明,可在现实面前却跌得四分五裂四处逃散。戴肖要去大洋彼岸寻找他的梦想,而我只能原地踏步。上苍让我们相爱,却不给相守的缘分。张镐哲在《好男人》一歌中唱道: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可这个世界上,男人总是给女人那么深那么痛的伤,甚至鲜血淋淋体无完肤。我不是第一个被男人伤害的女人,也不是最后一个。爱一个人,就是放他飞翔让他快乐。我一直以这样的借口来安慰自己。可午夜梦回时,泪湿枕巾,对月无语。
  有人说,女人最大的魅力是对男人的无欲无求。一个女人活到种份上,是一种境界,我佩服,但我做不到。看看身边的好友一个接一个地走向婚姻的殿堂,我无法不投去羡慕的目光,而心底的那份黯然却如不断上涨的潮水,一次又一次地将我吞没。
 4、
  我以为我不会再恋爱了。可凯的出现却上我明白一个道理:事情未发生可以预言,但不要太早地下定义。他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全和踏实,可我总找不到初恋的激情与投入。我明白这样对他是很不公,可我却无法欺骗自己。
  我们就这样不冷不热不咸不淡地交往着。年岁与日俱增,望着苍老的父母那关切而又焦灼的目光,面对亲朋好友关心的询问,我走在天平的两端。凯说,他很想结婚了,但日子还是我来定吧,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正当我走在天平的两端找到平衡点的时候,戴肖回来了。戴肖说,走遍千山万水,他只想和我在一起。我不知道戴肖在美国的生活,但零星传到我耳朵里的事情还是让我做了一份平静的抵挡:对不起,我有了凯…………虽然,面对戴肖,我依然牵挂。我有“使君无妇,罗敷有夫”的无奈。人生有时就是这样充满戏剧性,就像打牌,你很难会有知道你牌友会出什么样的牌…………更何况,我总是想起雯。源在医院的那一幕,在我心中一次又一次不断定格不断放大。我有一种做女人的悲哀。当初雯选择源时,就有人预言:雯把幸福搭在源这样的人身上会吃尽苦头的。可雯却如飞蛾扑火般毅然决然地嫁给他。众说纷纭中,我被雯那种勇于追求爱情坚贞不屈的精神所感动,可她如今的处境却让我感到迷惑。虽说现代女性独立自信,力争与男子同工同酬,可一个女子的人生生活质量在很大程度上仍会受制于对另一半的选择!我要什么样的生活呢?我问我自己。
 5、
  台风竟真的来了。谁家的一扇门窗来不及关,竟传来被狂风撕裂的声响。我不禁一惊。突然,灯一下子灭了。停电了,黑暗如巨兽向我扑来,我无处逃避无法躲闪。黑暗中,我根本找不到一个可以照明的工具。平日的坚强与自信在突如其来的事情面前逃得无影无踪。我发现了自己的慌乱、脆弱和无助。
  此时,电话响起,铃声犹如天籁。我如溺水的人遇到救命的草般扑过去。
  “萱儿,台风来了,你害怕吗?”凯的问候让我泪落如雨。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我的哭声让凯手足无措六神无主:“不要哭,我在你身边。”“我,我…………”一下子,我的委屈与茫然在凯的安慰与关怀中烟消去散。
  那个晚上,凯一直都在用电话陪着我讲话,直到我沉沉睡去我第一次发现,凯其实哪有我想象中的木讷呢,我与凯之间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共同语言,我们从孩提时代的捉螃蟹、钓鱼谈到了大学生活的义务劳动乃至毕业典礼,从“纳米”说到克隆人再从网络到微软,《诗经》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和现代的纯净水广告语“我大声说爱的就是你”都成了我们的话题…………我从来没想到,被我视为“榆木呆瓜”的凯居然口吐莲花满腹经纶。平日为啥总没发现凯的好?如果说人的感觉真有一种叫“顿悟”,那么我想我那一刻是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6、
  台风的第二天,戴肖约我在他出国前我们经常见面的那家麦当劳见面。虽然他回国后我们已经见过面了,可这次,望着坐在我面前的他,望着我曾经爱过痛过笑过哭过的他,却觉得他是一个多么熟悉的陌生人。他时而得意洋洋地说什么我们美国经济是如何发达,交通如何便利,购物如何便捷;时而微蹙眉头数落国内的种种不是。是吗?是吗?表面上我不言不语,可心里一直在想:出国才两年,就把美国形容得像天堂,纵使国内有种种缺憾,可她到底是你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啊。
  “怎么不说话?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沉默。”他突然意识到我的一声不吭。
我是多么希望他能问候一声昨晚刮台风带给我的感受,哪怕是轻描淡写随口提起也好。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我似乎看到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在我们之间越来越大。我感到一种无法遏制的心酸:一样的餐厅一样的我,可不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你。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我想回家。”我没有看戴肖,我的目光从麦当劳的落地玻璃窗穿出去,寻找停泊的那一点,但没有如愿。
  “再坐一会儿好吗?”戴肖的眼里还有当年的温柔。可我却淡淡微笑心如止水。“不,我很累,想回家。”我不想有退让的余地,因为我知道该结束的时候了。“哎,你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像当年那样固执”,他有些无奈,“要不,我送你回家。”“算了,我搭公共汽车。”我坚持到底。虽然我知道,他的那辆奔驰就在楼下,可它有更适合的女孩坐在里面。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一个人坐在公共汽车上,突然间想起台湾女作家张晓风在文章《地毯的那一端》中写的:当金钟轻摇,蜡炬燃起,我乐于走过众人去立下永恒的誓愿…………因为我知道,是谁在地毯的那一端等我。
  只一瞬间,我就知道,在那个既定的日子里,在红地毯的那一端,是谁在含笑等我…………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悠悠闲,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2/9/19

纯粹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