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玫瑰静悄悄地开 [作者:海の浪,发表在:爱情怀想,阅读:14991]

鲜花2 , 鸡蛋0   

   
    有些花朵也许开得不为人知,但不能说它不具有同样的美丽。她就有一份这样的珍藏,镌刻在心的深谷,随血液流淌。

  有那么一个季节,她和他相遇,以诗为媒、有诗为证,后来能单独相对,不也是因为诗么?谈诗以及与诗有关的东西,使他很有几分绅士气质。他窗口的灯总是执着地亮着,亮到很晚很晚,那成了她仰慕的星辰。她每每想走进去,尽管红袖添香早已不再是时尚,但铺展在灯下的字里行间,总有她无比向往的意趣。他装着不懂,其实他也有许多真情流露;她很聪明,别以为她不明白那些遮掩和吞吞吐吐。

  他们曾经默默同行,不知道他走在她身边时想了些什么。也许他也想这么一直走下去,走着去观山、观水,远离尘寰,但更多的他是在思考实际问题,要不,他怎么总显得比实际岁数要大呢,他超脱不了,这是命中注定的。于是任何浪漫于他,都只能是如风穿墙,匆匆而过。他像一个虔诚的殉道者,但这只能使她更加固执的认为他很优秀。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她为他有过伤心的时候。还记得那是一个寒冷异常的雪天,她一个人孤身远行,当然他不可能与她同去,因为她要去的地方很遥远,她要去的地方也只属于她,可他为什么就不能来送送她,真就忙得那么日理万机?倘若他出现在她猛一回首的那会,她会融化的,连同冰天雪地一起。然而没有,候车大厅人头攒动,至亲至爱难分难舍,她突然懂了他们之间干干净净、清清白白,他可以远远的成为一介看客,当然也会掺几分说不出的怜惜,但决不愿牵丝带缕。这是他的哲学,他冷静而理性,这使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可逾越。所以后来,她就不大想出门了,蛰居在一个谁也看不见的地方。没有什么意思,她想,客客气气的寒暄,找谁不行呢?她的性格本身就有着一种过于敏感的自尊。

  但是要知道,热情也会像时光一样稍纵即逝、一去不返,今生今世,他也许再也找不到那么一个相同时间、相同场景,有那么一双热切而充满柔情的眼睛在再对他四顾频频。过去了的就过去了,他们只能守一段回忆。

  他总试图帮助她,她也真在他的搀扶下前行,但她还是对他说别再管自己。她不希望自己的成长总依赖他人。她也检试过自己,感情中有没有攀附的成份,想没想搭桥过河、倚风乘势、企图投机弄巧换取点名声?没有,她永远只为心仪者砰然心动,而决不附加别的圈圈点点,这是她所受的教育,也是她做人的准则。蓝天很高,距离很远,但头顶的温柔她已能感觉得到了,这还不足够么?

  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惜墨成金,不给他写信的呢?她也不大写诗了,喜欢坐在窗前,想那片大海。他就是从那海上出走,漂出了她的视线。她祝贺他的回归,眼含泪、心滴血,用颤抖的嗓音。她知道他这一去不是十天半月,也不是十年八年,他是去寻他的景了、他的家,那里有他最钟爱的小女儿。她都懂,那是谁也剥夺不了的人之常情。她忽然觉出了她的滑稽可笑、自作多情,这世界是多么空空荡荡,她望着天空发呆,用了很长时间调整自己的心绪。她的憔悴无人能解,也觉出了自己的不够理智,甚至没有道理,就像他不为她送行,她凭什么耿耿于怀、恋恋不舍?可她明明感到了一种痛,那是人力所不能抗拒、不能摒弃的,她忍受着,犹如撕心裂肺。人在心灰意冷的时候,真的会茶不思、饭不想,语言也多余。眼看他是高高扬起的风筝,可她不是那根线,她临风而立,束手无策。

  她想象着他生活的田园和诗意,但她不想问候“还好么?”在他生日的这一天,她只有把蜡烛点燃在心底,知道有人会为他唱生日歌,祝贺他生日快乐,她就不急于把蜡烛吹灭,是要亲自验证一下“蜡烛成灰泪始干”。但他不知道这些,她再也不会对他说这些了。

  最后一次见面最为匆忙,几乎没来得及说话,他就匆匆往回返。她是特意赶来看他的,可见面的时间还抵不上她在火车上的辗转。在回去的火车上,她写了一首诗,成了她的封笔之作,之后她就彻底搁下诗笔。

  以后再不知什么时候能相见了,没法儿预约。后来她又去过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但她没有走上楼梯,像突然受到风寒的袭击,身心苍凉无比。她没法勇敢地面对那样的人去楼空,那窗口的灯光也灭了,曾经照亮她的星辰在哪里?

  现在他们相距千山万水,倒也不算什么,即使远隔大海重洋,友谊不也一样地久天长?歌中一直都是这么唱的。可他真走得那么坚定而洒脱吗,回头一无牵挂?她猜想得到他会有的许多无奈,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因为他是那样一个现实、传统的男人,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男人,那他又有什么法子独辟蹊径地活?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但他没能把属于他的一切都带走,这是他的不彻底,留给她一遍一遍地嚼,味道苦涩掺半。她也不怨不怪,没什么好后悔,这是唯一的结局。

    花,静悄悄地开,静悄悄地谢,谁能说那不是一段生命的美丽?


鲜花2 , 鸡蛋0   

推荐者:海の浪,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3/4/5

    有一朵玫瑰,静悄悄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