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给我一片天 [作者:心碎琉璃,发表在:似水流年,阅读:32248]

鲜花19 , 鸡蛋16   


  (一)
  妈妈,今天是你的生日,前几日打电话提醒你,你居然说又差点忘记了。你怎么可以忘记呢?我的生日你那样清晰的记得。记得我生日的前夕,你打来电话,你因为想我而哭了,哭得那么伤心。而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也要给你打电话,我也想你,却不能让你听出我的哭,我要让你感受到我的笑,在今天,我要送给你快乐!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妈妈,我真的好想你,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想你,想你的一切一切。

  妈妈,小时候的我总是记不住你的年龄,记不住你的生日,所以有好多次等到想起来时,你的生日已经过去好久了。可是我的生日你却从来没有忘记过。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我最盼望的就是过生日了,因为这天总可以吃到鸡蛋,你总是将鸡蛋在我的身上从上到下的滚动,说这是滚运气,这样考试就会得一百分,所以那时每次考试得了一百分,我都会说:“妈,你的话可真准!”

  妈妈,自从我离开了家、离开了你,这个日子渐渐在我的心里变得清晰,而当自己也成了母亲后,在记住女儿的生日的那一刻起,你的生日也同时刻在了我的心里,真是不养儿女不知父母恩,我终于体会到你的心。

  在我的记忆深处,永远是忙忙碌碌、不知疲倦的你。你常常给我们讲你苦难的童年,而幼年的我又能理解多少呢?

  (二)
  你曾对我们说,外婆一共有过六个儿女,你是家里的老大,所以很小的时候就整天看弟弟妹妹们,其中有一个比你小两岁的妹妹,生了病,因为家里穷没钱治就是在你的怀里死去,那年你也不过是个10岁的孩子,你哭得特别伤心,直到现在你仍能清楚的记得那个孩子的模样。后来又有一个孩子也是在饥饿与疾病中离开你们的,你又是一样的痛哭,因为他们都是你看着长大的。

  家里实在是穷,为了弟弟妹妹们能上学,刚刚读了小学一年级的你尽管成绩是第一却也不得不缀学在家帮外公外婆做事情。外公去世那年,小舅舅还不到一周岁,而你才15岁--一个孩子的年龄,却用柔嫩的双肩和外婆一起支撑了整个家。你和那些大人们一样到生产队干活,为了能多挣几分,你总是挑最重的活去做,实在干不动了,你也会哭,但哭过后,还要干。你说那时,你和外婆不知互相抱头流过多少眼泪。姨妈和大舅舅都想缀学在家,他们实在不忍心看到你和外婆再这样累,可是你却像个小大人一样不允许,因为你太爱读书了,你不想让弟弟妹妹也像你一样不识字。那里村里读书的人家不是很多,尤其是像你们这样困难的家庭里,大舅舅和姨妈都能读完高中,小舅舅能读师范更是让人不可思议。

  因为家里穷,被人瞧不起,连亲戚也不敢靠前。那个年代,大家都吃不上饭,又有谁敢和这样孤儿寡母的人家来往呢?莫怪人无情,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是后来外公的弟弟说的话)。

  40岁的外婆在那个年代依然是美丽的,有许多好心人劝外婆再嫁,但外婆的条件是必须带着4个孩子,来人都被吓跑了。你对外婆说:“妈,你带着小弟走吧,我带着大弟和妹妹就是要饭吃,也能把他们带大,等我们长大了再去找你,小弟这样小,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全家都饿死吧!”外婆搂着你哭着说:“不行,咱娘儿几个要饭吃也要在一起,就是饿死也要死在一起,我哪个都不能撇下!”

  ‘人穷志不短’,这是外婆常对你们说的一句话。所以即使是在那样艰苦的岁月里,你们也从没向别人借过一分钱,你总是付出比别人多的力气去干活。你们的衣服总是补了又补却总是干干净净,直到现在你也常常说:“没钱买衣服还没水洗衣服吗?”所以尽管穷,但在村子里却有极好的口碑和人缘。

  你的嗓子特别好,山东吕剧唱得最好,常常跟随生产队的演出队到外村去演出,用你的话说也是小有名气的。18岁的时候已经有人提亲,好多条件不错,但是一听说家里这样穷也都不敢再想了,也有不嫌家穷的,不过要嫁到他乡,为了外婆为了年幼的弟弟妹妹,你固执的哪里也不去,最后嫁给了本村一个为人忠厚,耿直,同样是能够吃苦耐劳,有着甘为兄弟姐妹而奉献自已的天下第一大好人、长你7岁的青年——我的爸爸。

  从此你们同甘苦、共患难,共同支撑起这个家。关于爸爸,在这里我不想说太多,因为爸爸的故事一样可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自从嫁给爸爸,用外婆的话说:家里终于又多了一个干活的!

  妈妈,和你苦难的童年相比,我的童年不知要幸福多少倍。但那时8岁的我,却对你一直怀恨在心,因为那年你把我撵到姨妈家,给她看孩子,连春节也不能回家。虽然在同一个村子,我却很少能回家。每次回去,你都要再次往姨妈家里撵我,那时的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你生的,因为那时我不能和别的孩子一样可以尽情的玩耍,每天放学后就要抱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有时还要帮姨妈洗做家务。我从来没有想过你和姨妈之间那种风风雨雨,生生死死,患难与共的姐妹情深。那时年幼的我,自私的只有我自己的快乐!我以为你根本不爱我!

  现在想起来,那时我对你的不理解,甚至有时对你表现出的冷漠,真是后悔。

  从我记事那天起,你给我的印象就是个做豆腐的。开始是在生产队里做,后来搞单干,我们自己家开了个豆腐房。从此你与豆腐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干就是几十年,大家称你为“豆腐西施”。

  你的豆腐是全村做的最好的。记得那时到豆腐房买豆腐的人总是排了队,有人甚至提前一天把装豆腐的器皿拿来,只是为了能吃上你做的又鲜又嫩的豆腐。尽管村里也有别人做,但好多人不怕绕远,特意来买你做的。因为彼此都认识,所以大多数人并不是一次一付钱的,总是记个账,攒多了一起给的。而最让我惊奇的是,因为不会写人家的名字,你的账都是在脑子里的。那么多人的账不管欠了多久的你都记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算时速度之快连我这个读了几年学自认为是班级的尖子生都望尘莫及,听起来像天方夜潭。每次惊呆之后我总要说:“妈,你如果能上学,一定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而你总是不客气的说:“嗯,差不多吧,我那时上学可好了,唉,就是没有那个条件呀!”

  小时候上学,我和哥哥从来没为上学的费用犯过愁。因为每年开学前,你都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也从不乱花一分钱,因为我们知道每一分钱都是用你的汗水换来的。

  你做豆腐的房子,离我们住的地方有二里地吧。每年,除了春节那几天睁开眼睛能看到你的身影,平时看到的只是爸爸或是我们自己,所以很小我们就学会了洗衣、做饭,学会了自立,18岁那年我已经可以独自承担全家人的春节晚宴了。你给了我们人生中是宝贵的财富。

  儿时的我,只知道你每天在别人的睡梦中离开家,牵着那匹忠诚的老马,却从没想到北方的晨是如此的寒冷。后来在我们住的房子旁边又盖了一所小房子,你再也不用独自穿过一条条街道,走在寒冷的风中了。每天早晨,我和哥哥都会在那匹拉磨的老马嗒嗒的马蹄声中醒来,你也可以吃上热乎乎的早饭了。

  (三)
  那年冬天,我带女儿回家。早晨,我又被熟悉而亲切的马蹄声叫醒。我穿了衣服,来到院子里,原来天还是这样的黑,四周还是这样的静,只有星星在眨着永远不知疲倦的眼睛,在清冷的晨发出这样惨淡苍白的光。在这样的星空下,我突然感到怕,似乎要被吞没一样。好冷,我打了个冷颤,推开豆腐房的门,里面一片热气,什么也看不见。

  “妈!”我喊了你一声,你在我的对面答应了。原来你就在离我不到2米的地方,我却看不清。你满脸的水气,头发像刚洗过一样。虽然这种情景在我小时候见过好多次,但从来没有像那次让我如此哽咽过,我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水。“妈,你都起来这么长时间了,外面还这么黑,这么冷呀!你从前一个人牵着马去豆腐房时不害怕吗?”“咋不怕呢?那时候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只能听见我的脚步声和马蹄声,刚开始我也是一步一回头,总觉得像是后面有人跟着我。后来时间长了,也就不怕了,有马和我作伴呢!就是冷,我的脸经常像被刀割一样的疼。有时真不愿意走那条街呀!那时候总在想,什么时候你们长大了,我就好了。”

  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牵着一匹老马走在北方零下30多度空气中的女人,黎明来临之前是这样的静,这样的黑。没有月亮的四周是黑黝黝的房屋和树林,阴阴的座落在那里;有月亮的时候,清幽的月亮拉长了她的身影,看起来是那样的高大。

  妈妈,我该怎样表达我感情呢?所有的语言都显得那样苍白。

  (四)
  你是一个直爽的人,在你的心里藏不得一点虚假,见到不公平的事你总是说上几句;你又是个如此热心的人,不管哪家有了大事小情,你知道了,总要抽出时间去看一看,大家都说你是“刀子嘴,豆腐心”;你总是大声的说话,爽朗的笑。有时在家里,明明已经听到了你在街上传来的说话声,却总是很久也看不到你迈进家门,原来是风早早的把你的声音送回了家。

  别人总是问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孩子们的成绩都那么好,又都那么懂事,你总是说:“我大字不识一个,会教育啥呀!学习好赖是他们自己的事,‘管死不成人,成人不用管’。”可是妈妈,你知道吗?你的一举一动对我们都是最好的教育,你已经不用说什么。我们能拿什么来报答你对我们的爱呢?只有每学期拿回一张张的奖状,才能对得起您呀!

  我们什么也没有给你,欠了你那么多,可是你却总觉得有件事对不起我,提起来就感到内疚。你说在考学那年我没日没夜的学习,夜里累了、渴了、饿了只是喝一些茶水,一来提神,二来解渴,怎么就没想到给我买个水果罐头吃呢?那时,罐头在我们的眼里已经是最奢侈的东西了。可是妈妈,你所给我的一切不是用罐头等东西能代替的。

  (五)
  在我记忆中,你只打过我一次,那时我大概只有四,五岁吧。你有一个钱包特别漂亮,塑料的,淡蓝色的,上面有两朵白色的牵牛花,当时在我的眼里这个钱包是如此的漂亮。我趁你不注意把它拿了出去,我喜欢的只是那个小钱包,对里面的钱我是不感兴趣的,好像是有5元钱吧。但我不知道把它随手放到了哪里。回到家,你问起这件事,让我好好的想钱包放哪里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你打了我,边打边掉眼泪,我记得我抱住邻居姥姥的腿不让她走,我求你不要打我了,我真的想不起放在什么地方了。邻居姥姥说:“丢的钱我给你,你不要再打孩子了”。你说:“我打她不是为了钱,我是让她记住,不管是谁的东西只要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去动。”

  妈妈,幼小的我真的就记住了你的这句话。多少年过去了,那次的痛我早已忘记,但童年的记忆却永远的记住了那只牵牛花的小钱包,那片淡淡的蓝,你打我时的眼泪还有那句至死都不会忘记的话: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去动。这情景被岁月的刻刀如此深刻的刻在脑子里,挥不去,抹不掉。

  (六)
  读师范的三年,每次放假前只要告诉了你我的归期,你就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盼着那一天的到来。你告诉我每天早晨你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日历旧的一页撕去,等到了被折的那一页(也就是我回家的日子),你总是特别兴奋,早早的卖完豆腐,就来到街上等那趟我乘坐的客车。所以每次回家,不管是风里还是雨里,我都能远远的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而每次在我要离家的头一天,你就开始变得沉默,总是喜欢到我的小屋坐一坐,叹口气:假期过得可真快呀!客车开动时我不敢看你的眼睛,我知道那里必有一汪清水如潭水一样的清澈,那是我思念的湖。车缓缓的开动,我的眼睛渐渐的湿润,许久,我依然可以望见村口那个一动不动的塑像,在我的眼中越来越高大,越来越模糊。

  你总是怕我在学校里委屈了自己,每次都给我带了足够的钱,如有家乡人到我学校,也是必让他们捎钱的。有一次,家乡人给我捎来崭新的50元钱,都是一元一元的,你在信中告诉我这是你特意到银行换的,用起来方便。我想像着当那些卖豆腐赚来的零零散散的、被汗水浸湿的钱变成崭新的钱时,你脸上的喜悦。可是妈妈,你知道吗?那些钱我一直都没舍得花,直到现在还在我的皮箱中保存着,每次整理皮箱,我都要拿出那些钱来看上一会,抚摸着它们就好像看到了你,感受着你给我的无尽的爱。因为知道家里的钱都来之不易,所以我也特别节俭,三年师范读完,用的钱还不够现在的学生用两个月的。

  (七)
  妈妈,从前的我们是极少聊天的,因为我继承了父亲内向的性格,每次回到家你总是问长问短,有些事情你都问过好多次了,还要问。那时的我,有时可真混,对你的一次次询问竟然表现出了不耐烦。一想到这些我就后悔得不能言表,给自己十个耳光都不能原谅自己。

  女儿一天天的长大,我却像个孩子似的越来越想念那个偏僻的在地图上用高倍放大镜都找不到的小山村,我越来越怀念那里的一切,那里的山、那里的水,还有疼爱我的你们——我至爱的双亲。我越来越喜欢和你聊天,虽然我还是话很少,但我耐心的听完你的每一句话,尽管有些话你已经说过多次了,我依然那样认真的倾听。我不敢看你的发,因为那里不知何时悄悄的添了如此多的银丝;不敢看你的眼睛,因为不知何时沟壑爬上了你的眼角。

  你说:“我现在真的老了,卖豆腐时也喊不动了。”我的心里总是很酸,我不止一次对你说:“妈妈,我们已经长大了,你和爸爸不要再卖豆腐了,跟我到城里吧。”你却总是说:“我们到城里能做什么呢?趁着我们现在还能动,干点是点,我们现在还能自己养活自己,我们多干点就少给你们添点麻烦,等到有一天我们真的不能动了,再到你们家里去,能给一口饭吃就可以了。”我知道是玩笑话,可是听起来心里却是那么难受,妈妈,你总是为别人着想,什么时候能想一想自己呢?

  有时春节过后,还没有开始做豆腐时,让你到城里来住一段时间,你总是觉得自己什么也不能做,光吃饭有一种欠疚的感觉。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用你做饭,不用你做家务,可是你总是不听,每次下班回到家,你总是把热呼呼的饭菜端到我面前,总是趁我不在家里把所有的脏衣服洗了,你认为只有这样做才能不白在我家里吃饭。可是妈妈,你能说出我欠你多少吗?

  你的生日恰巧和他的父亲是同一天,每次到了这一天,全家人在饭店里举杯祝贺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遥远的你,与眼前的推杯换盏相比,你的生日是那样的冷清:一碗面条,两个鸡蛋,一顿饺子就是你生日的全部内容。终于有一次,我和他商量好,他在这里给他的父亲过生日,我提前请了假带女儿回去陪你过生日,那一次我买了一个生日蛋糕,经过800多里地的颠簸,再加上天气有些热,等到家里时,蛋糕上的奶油已经化了,但是你却吃得那样开心,你说这是你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吃生日蛋糕。妈妈,这种东西在城里人的眼里早已不希罕了,是不是我对你的关心太少了?

  如今,你离我这样远了,隔千山隔万水,对你的思念也随路程的漫长而漫长,我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每到放假就回到那个可以让我歇息的地方,你也不能像从前那样盼我的归期了。我们的相见,已经由每年的几次被时空拉成了几年的一次。从前梦回的是那个小山村,而如今那个江南小镇又成了我遥远的梦想。

  (八)
  妈妈,又要放假了,我却没有了祈盼,我找不到方向,不知道何去何从。受伤时,真的好想在你的怀里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可是我却不能。我不能让您再添一根白发,再多一道皱纹了。什么时候能让我再次见到你慈祥的面庞,什么时候能让我再次躺在你身边,听你讲那些古老的传说,流逝的岁月。

  如天上的点点繁星、却又密密层层的母爱铺满我的心田,对你的思念也如生我养我的黑龙江水滔滔不绝。你虽然没有读过书,却用博大的胸怀给我一片天,为我遮风挡雨,让我在爱的晴空下健康的成长。你的爱有如浩瀚的海,我却只能采摘这样几朵小小的浪花。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描绘你对我们的爱,我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文字能书写我对你的思念,所有的语言和文字都显得那样的无力,所有的思念都已化成股股热泪一次又一次模糊我的双眼,我不得一次又一次的停下笔。

  林忆莲的歌在心底涌起:“直到感觉你的皱纹, 有了岁月的痕迹......直到感觉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是的,那岁月的痕迹上都记载了你对我们的爱,真的“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就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妈妈,生日之际不要忘了吃碗长寿面,我祝你生日快乐,健康长寿!我希望,暮年的我虽已鬓染霜花但一回家仍能看到你期盼的身影,能听到你不变的嘱咐。也许你已经老的哪儿也去不了,但我会搀着你一起去看夕阳;也许你已经老的听不清我在说什么了,但我会在你温暖的手心里写下:妈妈,我永远爱你!


鲜花19 , 鸡蛋16   

  此文由用户“陌陌离尘”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陌陌离尘,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3/7/9

   浅浅的文字怎能写下母亲深深的的爱,又怎能表达我所有的思念。母亲给了我全部的爱,给了我一片晴朗的天,我只能在母亲生日之际在这里静静的诉说,诉说我的思念,我的感激。仅把这篇文章献给经常忘记自己生日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