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不过沧海 [作者:端木若雨,发表在:小说杂文,阅读:14895]

鲜花1 , 鸡蛋0   

  如果我是一朵梨花,我愿意就这样为你悄悄绽放。
                    ----题记

  春,雨夜,梨花正浓时节。一个人的房间里,阿杜在耳边轻轻的唱。虽然是闭上眼睛,比清醒更清醒,窗外应该飘着雨...窗外真的飘着雨。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小心的揭开窗帘的一角,月光隐在云端。我清楚的听到:花,开败的声音。

  我想如果两个人用一辈子相守的话,也不过是一辈子的短暂和温暖的孤单。

  小端离开已经一年了,想在这个26岁的生日打电话给他,提起又放下。

  如果离别是我们仅可以给彼此的承诺,谁又能知道那个与此只有一个时差的国度里,不是我忘记了你,而是你忘记了我。

  认识小端那年, 刚好22岁。有明亮的眼睛和精致的唇角,写阳光文字,穿纯白裙子。我们并肩坐在太阳下面,说将来买一处临水的房子,可以在房间里安静的牵手、听河水流逝、看夕阳西沉,可以那么平静的在彼此眼中渐渐老去。

  与小端一起到山里算命,先生说:丫头,你的感情线深刻而饱满,只有此一段预示残缺。下山的时候,他牵我的手,把手轻轻的从他掌中抽出来;却在有车飞驰而来的时候,紧紧的抓往了谁的衣袖。渐渐老去,清晰的掌纹就开始难辩纹理。

  谁说的:快乐总如此暂短,飞机尾灯划破了夜的黑暗,你就到了海的那边。思念长成一条幽深的小巷,尽头一树梨花是我想念你时摇落的芬芳。开始写日记,为你日日记记生活里的一点一滴,那怕是一次轻易的欢笑和忧伤。如此遥远的距离,只有文字与声音可以靠近。又是谁说的:直到某天,你看到了我的情书,你就知道了我爱你。

  直到有一天, 小端说:我以后再也不看你的文字了。因为我希望至少有一点我们可以一样,不浪费自己的生命给无关之人,因为有很多人需要你。如果你爱他们,请用好你有限的生命。

  分别了一千多个日子,终于成了无关的人。然尔,想念依旧生长,只是不能蔓延。它无法直抵你处,我的孤独便从三月底开始,渐渐空泛。在那些下过雨的天气里,我坐在窗口,雨声不停,悠悠绽放在天空,树叶绿浓。这是一个有雨的春天,可以在白天做梦,渴望在冷清的夜里与你重逢。

  网络男生与我说:我们都是可怜人。我只能说往事已已,休要再提,却一任情怀如风飘然入梦,偏偏清醒。我爱了你,其实也是爱上了自己。

  做别的总来不及挥手,后来我想:即使挥手,甚或给了你一个有力的拥抱,那些细节也将消褪在时光的流逝里。如果尽力想你,只代表忘记;如果能够忘记,该有多好。

  更早之前,小端写mail给我,说愿意写文字给你是因为信任,而这种信任让人温暖。他说我走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去送呢?

  不去送,是我不能。

  尝试着想象重逢。想象在桃花滟滟的四月,在车水马龙里撞进你的怀抱。

  在单独的时候想起了你,我就开始怀疑,怀疑这些文字所显示的片段。

  如果可以,便将往事抛开
  如果不能,只好等待
  等待 那些
  似曾相识
  北雁归来
  等待的日子
  香径小园
  独自徘徊
  等待 某天
  全部落败
  便做千里孤坟
  月明当空
  对景难排...

  终于让声音到达你的耳边,其实我只是想把这份纪念当做礼物,纪念那些有美丽故事的似水流年。

  我说我念首诗给你听吧:

  小小的寂寞的城
  因为月光
  风所以灵动
  雨所以轻盈
  我在街的拐角撞上命运

  不能一起去看海了
  听说结了冰
  太阳透过去层
  何处
  出现海市蜃楼的效应

  天涯的北边
  是梦的居所
  遥遥不可触及
  牵着谁的袖子穿过马路
  自己却已经丧生

  咫尺的南方
  有北斗恒指北方
  月亮轻轻一闪
  弯弯的上翘的边缘
  割破一种情感

  盲的姑娘
  站在城角
  看不到意气风发的少年
  忘记了她
  远去的背影绝尘一般

  又在这里观看
  一幕幕悲剧如同喜剧上演
  丢失一段弧度
  被泪水折射
  在远天,是无根的虹

  小小的寂寞的城,
  天涯咫尺的玩笑。
  斜阳残照,
  当梦在城边天消融,
  就让我们一同信奉命运吧。

  不去送的日子,在纸张上涂满了文字。对着镜子,想起从前在电视看过的节目,似乎给每人五分钟的时间酝酿情绪,然后看有谁可以流出眼泪,也许困乏的时候,只能和自己玩这种无聊游戏。

  与那双眼睛对望,是我自己的。从嘴角下划的弧度里,看出笑意,一笑而不可收拾,而后在一分钟之内,泪流满面。其实这游戏我做过多次,这次意外的成功。

  我们等待,等待的也无非是看到自己转过脸时,镜中的错愕。是不是在时光的匆匆流转里,我就要忘记了你?我曾说此生不忘。而你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丢弃了多少如此信誓旦旦的诺言,已经记不清楚。在荒原里跋涉的时候,真想做一株植物。

  生活原本没有任何意义,文字就象拼图,只是游戏。我甘心被平凡音乐打动,只为它们刺痛心灵。起落潮汐,卷走送来。我写你的名字,潮来的时候,卷走。沙滩上,什么都不曾留下。到处美丽风景,只一张照片便可定格,定格在旧日,是一张回忆的书签。

  什么时候喜欢上傍晚,看夕阳斜在树梢,悄悄陨落;看细碎光斑,恍惚着老去流年;看那些被拉成长长孤单的影子。也许当所有熟悉的怀念变做陌生,才能无所牵绊。可是思念跨过海去,竟然湿漉漉的不能风干。我在夜里,燃一柱香,默默祈求,祈求安然,会突然觉得幸福,也会突然感觉不幸。微笑的时候,总有什么哽在喉间。他们说就这么一直孤单,孤单一辈子。

  索碎的日子在年轻走向成熟,女友相继身着嫁衣,灿然微笑,无名指闪亮婚戒时常刺痛幼稚眼神。

  此去经年,你与我都要渐渐淡泊,虽然并无情绪,但恍惚里发觉。人生只是何必,何必非是你,何必非是我。走过当时,一切都是过去,以为是突然里看透,其实一直都清楚,为什么我肯不相信呢?沉默的时候,总听到泪流满面的声音。我在阳光里低头,我知道无论如何那些阳光再也不能温暖我的手心,知道再也不能迎上那场在天空灿烂的烟火。

  选择飘泊,我们是无根浮萍,聚散无定、不能驻足、不能停靠。我愿随流水东去,在一潭平静幽深里腐朽。可旧事象是一场梦,真实的虚幻。歌里怎么唱来着,天涯海角都随你去,跟随的是心灵的一部分,不是全部。天涯海角都随你去,我不能,你也不能。

  电话那边,你说:没有什么劝戒了,保重。你总如此从容,象是风。

  人生真象舞蹈,进进退退,迂回里,还是与你走失了。明月千里,已经无法传递。虽然我知道这一夜无眠在晨间的睡梦里,不过是一场玩笑。

  风且凉的时候,开始喝茶。一个人喝茶,很温暖。茶冲第二道,颜色褪去,淡淡的粉。买茶的人说,冲到无色无味就可以倒掉。那么生活呢?都说二道茶最好,不是会品茶的人,所以喝不出好处。那么生活呢?一杯茶碰翻了可以再冲一杯,虽然不是当初的那杯。那么生活呢?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那么生活呢?我不是问你,也不是问我自己。生活自然有它的规则罢,可是你知不知道。

  如果,我是一只蝴蝶,我愿意这样为你努力飞翔。可是,你知不知道,终于飞不过海去。


鲜花1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端木若雨”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端木若雨,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4/4/13

夜,与白金级好友聊天。
昔日,昨日,如花流逝,辗转里就长大了。
我们拥有一双翅膀,有时,它也会没有力量。
飞,不过是沧海,还是飞不过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