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打工女孩的述说 [作者:不祥,发表在:奋斗人生,阅读:71027]

鲜花32 , 鸡蛋0   


  工作,为了成长的经验

   我是襄城县人,初中没毕业就下学了。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看到同龄人吃得好,穿得好,有自己的房间,心里很羡慕。我很好强,上学时功课不比别人差,不想被别人比下去,只有出去打工赚钱。第一次来许昌是2002年,和表哥一起进城玩,看到大街上贴了许多招聘广告,心想我来许昌也能找到工作。话虽这么说,我爹死活不同意我出去,怕不安全,怕女孩子学坏,让人笑话。我妈勉强给了我20块钱,我就出发了。在许昌汽车站下车时,我心里琢磨着,只要我不出市区,就不会跑丢。开始找工作不知道上档次的饭店都要交工装押金,我没那么多钱。跑到下午,八一路一家饺子店才收留了我。第二天回家拿了铺盖开始上班,管吃管住,一个月240元钱。这家店虽小,生意很好,只有两名服务员,天天忙得脚不沾地。到了月底,老板只给了97元钱,打了一盘饺子扣3元,其他的钱交了押金。老板想用钱控制我不能随意辞工。第二天,我就不干了。因为回了一趟家,同屋的女孩没拿到钥匙没法进去,老板说,在宾馆为她开房间住了一夜,我这一个月的工资没有了,要交房钱。听了这话,愤怒的我拿起行李就走了。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到哪里去呢?许昌对我来说太陌生了,只听说春秋广场最热闹,就坐了一辆三轮车让司机拉着我去,沿路碰上有招聘的店铺就停下来。一来二去司机明白我是要找工作,问我是哪里人。我怕人家知道自己是农村来的欺负我,便说自己是郑州的,司机当然不相信,他是个好心人,介绍我去了南九曲街上的静静理发店当学徒。老板是他的熟人,一个23岁的女孩,名叫静静。她是我在城里遇上的一个贵人,她不但教我学理发,还在她嫁人不干后给我介绍了一份美容师的工作。有时我会问:“静静姐,你为啥对我这么好?”静静说:“因为我和你一样是从农村出来的,尝过在城市举目无亲的滋味。”

  我的第三个工作是美容师,底薪300元钱,洗一个脸5角钱,卖产品有提成,一个月能赚五六百元。只是和老板处的时间长了,有了点儿小摩擦。现在想起来也不算什么事,还是因为农村出来的小孩儿太实在了。刚来许昌时,年龄还小,连身份证都没有,老板让我们交了3元钱、一张照片办暂住证。过了很长时间,证没办下来,派出所的人来了。我一看穿制服的心里就害怕,便喊了老板来,结果我被罚了50元钱,她被罚了200元钱,都从月底我的工资里扣了出来。还有,她介绍我去割双眼皮,非常热心,后来才知道她从中提了100元介绍费。想起她平时嘴那么甜,要认我当干女儿,心里很不是滋味。大概干了一年,老板想把美容店改成美容美发店,不单单为女士服务。听人说,这个行业比较乱,我虽然年纪小,心里也有分寸,知道女孩子出去名声最重要,要是传到家里,爹妈的脸面不好看。于是,我辞职了。

   接下来,我在精品店卖过装饰品,卖过服装,甚至在火车站卖过菠萝。和其他人相比,我找工作要容易些,很少有没活干的时候。我知道,那是因为我形象好,年轻。可凭这我不能干一辈子。在许昌日子久了,认识了一些朋友,一起到新乡打工,我去了一家足疗馆,学会了我的第一门手艺——足疗。原以为干足疗很低档,学会以后才知道那是一门学问。全身各个部位的疾病在脚上都有对应的反应,按摩穴道的先后、轻重、缓急也很有讲究。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我学会了怎样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来足疗的人很杂,有谈生意的,陪朋友放松的,心情不好的,喝醉酒的,不怀好意的。好在老板人不错,遇上后两种人,他会直接派个男孩进去,好言好语把人请走。足疗的费用不低,来的客户层次也不低,有时听他们讲话、谈事,不像家里人那样直来直去,而是讲角度和策略,觉得很有收获。以前,我打工是因为有报酬,有一次,我在一个顾客的手机屏保上看到了4个字“天道酬勤”,心里便暗暗记下了。从那以后,我明白工作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获得成长的经验。两个月后,我回到许昌,还是在一家足疗馆工作。

  爱情,擦肩而过的梦想

  记得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我幻想过在城市遇到我的白马王子。我就像“小燕子”傻傻地闯江湖,他就像“永祺”无条件地包容我、呵护我。没想到在城市,我的初恋,那么真实和幼稚的爱,很快就结束了。

  为了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我去了新乡。在新乡的足疗馆,老板是个30多岁的男人,有体面的工作,漂亮的妻子,还有个情人——足疗馆站吧台的小月。其实,出来打工的都希望老板对自己好一些。老板对小月的照顾,让我们心里很羡慕,对他俩的关系,我们又有点儿看不起,时候长了,大家习惯了,也就见怪不怪了。小月一直和大家不合群,单单对我好。有一天,老板把我叫到隔壁的音像社聊天,先是夸我好,我以为是怕我跳槽,把生意也带走了。接着说起了他与小月的事,把我搞糊涂了,是不是他和小月有矛盾了,想让我调解。突然,从他的眼神中,我明白了他要说什么。“涛哥,我先走了,你知道店里一直很忙,离不开人,有空咱们和小月在一块玩。”说完我便走了。涛哥不死心,又让司机小明送我一部TCL手机。从拿到手机的那天起,同事对我的态度变了,就像对小月,一会儿冷漠,一会儿又很热情。每个女孩在得到男性的追求后,心里都会欢喜的,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店里那么多女孩,涛哥长、涛哥短地围着他转,他偏偏喜欢我。可是,涛哥有老婆,还那么花心,我是个在城市孤身一人的农村女孩,除了自己一无所有,我玩不起这种没有婚姻做保障的爱情游戏。发工资时,我拿出1000元钱交给小月,对她说:“大家天天在一起,你和涛哥什么关系,我知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给梅姐(涛哥的老婆)说的,涛哥对我怎么样,你也不会不明白,这个手机,是小明给的,小明哪有钱,一定是涛哥买的,给钱他不要,就当是从我工资里扣的吧!”手机钱算是掏了,可手机里总是有用不完的话费,我想是该走的时候了。我和涛哥在外面谈了一次,给他讲了我失败的初恋,讲我是个热情的人,忍受不了同事的敌意与故意的冷淡,我想辞职。走之前,我对小月说:“你已经23岁了,快玩不下去了,正儿八经找个男朋友,嫁了吧。”

  现在,小月嫁人了吗?涛哥给她说过,等孩子上了中学,就和老婆离婚。也许,她还在为这个承诺等待着。其实,许多农村女孩家庭很不幸福,她们在城市找年纪大一点儿的男朋友,不完全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寻找那份被爱被呵护的安全感。我有一个朋友,明知道对方有家庭,也不愿和她在一起了,她还回头找他,不要那男人养活她,不要名分,就为了守住那份感觉。可那男人以为她是来算计他的钱的,是影响他婚姻稳定的“炸弹”。城市男人和我们这些从农村来的女孩交往,有戒备,有歧视,也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理。从外表看,我和城市女孩没什么两样,出门时就说家在八一路。因为那样,男孩会很尊重你,很收敛自己的言行,他喜欢你,会小心翼翼地看你的脸色。可等到男孩知道我只是在八一路租的房子,并不是父母也在这里时,就会变得很放肆,张口就开玩笑。我并不是个随随便便的女孩,可他们不会真心追我,反正追不上拉倒,本来就没有未来。

  城市的婚姻就幸福吗?我在美容院时,有许多中年妇女,老公有外遇,心里难受没脸和亲戚同事说,躺在美容床上对我这个不相干的人说。听的多了,再想想自己和身边的人,觉得男人不可捉摸,一个字,虚,两个字,真虚。等再过几年,有钱修饰自己,我想找一个也是从农村出来的男朋友,有共同经历,接受我的家庭,有能力养家,尊重我,不能比我强,我要自己控制自己的生活。

  乡村,永远回不去的家

  第一次离家时,妈给了我20块钱,买了车票,买了双布鞋,还剩4块钱。这4块钱我一直不舍得花,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如果被解雇了,还能买票回去。其实,只要出发,就再也回不到起点了。出来的时间长了,和留在村里的女孩没有共同语言,那种生活在许多人眼光下,没有个人空间的乡村生活对我没有吸引力。现在,我回到家,一天也不想多留,只想让爸妈看我很好,我看他们很好,放心了,然后掉头就走。

  城市吸引着我,不仅仅是它给了我挣钱的机会。刚进城时,我想一个月能挣50块钱,不在大田里干农活,就满足了。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我挣的第一笔钱是怎么花的,给姐姐的儿子和妹妹买了20块钱好吃的,50块钱交给爸爸,终于赚住回头钱了,心里充满了自豪感。家里没有男孩,我要比男孩更有责任心,存钱给他们盖房子,让村里人看看,没有儿子一样能过得风风光光。我还要出钱供小妹妹读书,希望她不再走我的老路。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今年,我想报名参加成人高考。只是下班很晚,没有时间复习功课。我还试过存一笔钱,有一段专门的时间去上学,发现根本养活不住自己。说白了,做这些都是为了能长久地留在城市,不像现在,刚刚进城时的新奇感过去了,刚刚赚钱时的成就感过去了,我对自己的状况感到很焦虑,害怕随时会被城市抛弃打回原形。我无法再回到乡村,可在城市扎根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会努力的,我的下一代会在城市长大,再也不会吃我曾经吃过的苦。


鲜花32 , 鸡蛋0   

推荐者:晓萌,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4/2/14

一位漂亮的女孩。她的经历,与外表的青春、阳光相比,与诸多城市的同龄人相比,竟存在着如此巨大的反差……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奋斗人生
没有人陪我走的路
人生感悟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