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那曾属于我的空间 [作者:不知,发表在:心有灵犀,阅读:37924]

鲜花3 , 鸡蛋0   


  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大街上不顾一切的回眸,更曾幻想过马路上的一见钟情,然而当这一切突然而至时,我却伫立在接受与否的选择之中,当我还没有决定的时候,它却像一阵风一样,悄悄的在我的期盼中消失了,连一个等待的希望都不给我。本以为那以后,这曾经的一见钟情已在我的记忆中褪色,然而当他再次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时,我才知道,我并没有忘记那经历过的迷惑的情感,他在我记忆深处的色彩还是那样的浓...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几年前,我还在报社上班时,每天都要挤一辆非常拥挤的车才能到单位。而这车也是通往市内的唯一的一班车,所以乘车的人特别多,每天都以既盼又怕的矛盾心里等待着车的到来,盼着车来是担心班车晚点,上班会迟到,害怕车来是要在那挤得让人几乎透不过气来的车上熬40分钟。又是一天,“车来了”,不知道是谁习惯性的喊了一声,焦急的人们向车上拥过去,其实人们本都是很有秩序的,可如果这辆车挤不上去,下趟车有可能迟到,所以,人们也不顾得那么多了,蜂拥而上,我被人们挤落在后边,等大家都上去时,我只能手扶车门旁的扶手,一脚站在下边,一脚站在上边,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而乘务员却在一旁用力的催,“上一上,把门口让一下,”,天知道我该往哪里上,司机听到喊声,习惯性的或是说有意的晃了晃车,使人与人之间几乎没有的空隙又紧凑了一些,我也被“释放”了,离开了下车板,挪到了车内。
  
  人们互吮吸着彼此的气息,我努力的四处看着,怎么样才能找一个不是很拥挤的地方? 还好,身后有一个高大的男人的背影似乎有意动了一下,刚好让出了一个不是很大但是足以让我站着比较舒服的地方,我乘机挤了过去,比较舒服,可以避免拥挤之苦了,我本想看一下这个背影的脸—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想努力的回一下头,报给他一个感激的微笑,可我根本无法大动作的回头,算了吧,心里多说几声谢谢吧,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还是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一切都很好 ,就是公交车很拥挤,好象每天早上都是为了坐车而担忧。只有一天,车上的人不是很多, 站在那里,有一点舒畅放松的心情让我四处张望 ,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努力的回忆着是什么时候见过的 正在我呆呆的看着背影时 ,背影转了过来,我只扫了一眼,就慌乱的低下头,当时感觉很陌生的一副面孔,心想可能是我的错觉吧,我努力回想着何时见过,但都徒劳了,我告诉自己放弃吧,可下班的时候我终于想起来了那个背影,是那个曾给我让出一席舒服寸土的,我要报以感激微笑的背影。
 
  还是那一路的公交车, 还是那时间 ,还是一样的我 ,还是那种害怕拥挤的心情 ,现在习惯于在车上想一些事情 ,或者是工作的, 或者是看过的小说的情节, 或者是回忆学生时代的故事, 这样会让无聊的时间过的快一点!咦,为什么今天没有那背影 ?真是的,怎么那天没仔细看清楚他的样子呢?心里有一丝后悔,他去哪了?我找了一下,结果背影没有在我的眼帘出现, 今天车上的人还是很多, 我动了一下身体觉得没有什么拥挤的感觉,回头看了一下,那个高大的背影不知何时悄悄的站在我的身后... 不知道我和他几乎每天的相遇是偶然还是必然 ,也渐渐的习惯他为我创造的空间 ,也喜欢上了挤公交的感觉,心里想如果明天能看见他就和他打个招呼, 但是许多的明天过去了 ,我和他还是无言的, 这样不是更好吗 ?是的,更好。我鼓励自己对自己这样说, 其实我明白我也是为自己没有那勇气而开脱 。

  终于有一天我没有和他背靠着背, 而是他的胸膛贴在我的后背上 我没有躲闪 我愿意体会他透过衣服传递过来的体温, 还有那似有似无的心跳 ,或许他也有一点紧张,呼吸是急促的, 我的头皮已经清晰的感觉他的气息 ,我想转过去 ,仔细看看他的样子, 但我真的害怕和他四目相对的情形... 接连四天没有看见他了, 我又有了坐公交车的拥挤 ,我象无助的孤儿寻觅着那可靠的背影 ,没有,没有,没有,还是没有。我怎么了? 我怎么可以这样的依赖一个背影? 我真笨, 上班的时候总是走神, 满脑子里都是那背影,总是问自己明天他会不会在车上,会不会?会不会?

  第五天,他终于出现在站台了,我也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高大帅气的他有一双不是很大,但很有神的眼睛,高高的鼻子,轮廓清晰的嘴,眉宇间透着一股阳刚之气,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站台上他冲我笑了笑 我以为他会说"嗨" 或者“你好”,可他没有,与此同时我也想报之一个微笑,早就应该给予他的感激的微笑,我的嘴角刚刚翘起,连眼睛都没来得及眯,他却快速将脸转过去了,我的笑一下僵在那里,如果有人注意到我,我那时应该是难堪极了,我心里哼了一声,把头别了过去 我不是不想看他 ,那种心情---为什么不看他的心情我是无法解释的, 在车上他依然那样的做: 为我创造一个不拥挤的空间。可我们还是没有说过一句话,我似乎失去了什么—期望?等待?可期望什么,等待什么,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就在那时,曾经追求过我的一个大学同学闯入了我的生活,因为他从别的同学那里知道我每天都坐这班车上班,所以他放弃了住职工宿舍的优厚条件而每天来挤这辆永远都不会有人想的班车,也许是负气,也许是从同学口中知道了他也通勤的原因,更也许是天意,我渐渐的被他的真诚所打动,我们开始像所有的情侣一样,出双入对,上车时他也会为我找出一片不拥挤的空间,但我莫明其妙的感觉到他的空间总是不如那背影给我的舒服,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每天都在偷偷的观察着那个背影,可那个背影似乎不想再面对我,我再也没有看到他的面孔,可我每天都在期盼着再次面对他。

  直到有一天,我的男朋友因参加考试没有回来,我早上自己乘车,我和他又相遇了,当我看到他时,忽然感觉几天没见,他似乎憔悴了许多,我刚想鼓足勇气问候一下,他却先开了口,我没想到我们的第一次谈话竟然也是最后一次谈话:“每天和你一同坐车的男孩是你的男朋友?”“我...”,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他是你的男朋友对吗?我能看出来的,他很好,我感觉他对你也很好,以后又有新的人为你创造舒适的空间了,我的存在也就没有价值了,你要好好的珍惜!祝你幸福!”当他说完这些话时,我感觉到他的眼里充满了无奈与,是悔恨还是哀怨,说不清楚。当时的我多想大声对他说:“我只要你给我创造的空间,“我又多么希望他能对我表白他对我的情意,如果是那样,我会毫不犹豫的接受他,但他没有,而他的只是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却让那唯一存在我心里的希望彻底破灭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坐这班车,至于他怎么去上班,或是他的去向我无从得知。总之,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我本以为这是我们人生旅途中的一缕过往云烟,瞬间而逝了,可当已为人妻的我再次见到他时,他已为人夫为人父,当看着他拥着妻子,拉着孩子的手,一家三口谈笑着从我身边走过时,我忽然有一种失落感,他竟没有认出我来,我开始讥笑自己很傻,自以为早已把他忘掉,其实则不然,只是自己勉强自己刻意忘掉,我只有现在才感觉到:有些时候,刻意想办的事并非能成功,而你不经意间办的事往往成功率会很高。也许当初那可怕的自尊阻止了我们的结合,对我对他来说是件遗憾的事,但也许对我们来说又是件好事---因为都很要面子的我们未必能有与现在各自的伴侣相处得那样融洽,这样想想,我好像彻底卸下了这几年来一直刻意放下的包袱,如果再次与他相遇,我们会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鲜花3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ゞ檸檬草の味道ゞ”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ゞ檸檬草の味道ゞ,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5/2/1

  我知道我們的故事沒有結局,
  我和你都是站在命運掌心中無能爲力的孩子。
  脆弱到碰一碰都會碎裂開,
  愛情不完美是正確的,
  太完美的只能是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