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万丈 [作者:爱在来世,发表在:凭心而论,阅读:8864]

鲜花0 , 鸡蛋0   


    岁月的流云在天外卷卷舒舒,命运的晨岚在檐边自来自去,红尘间的儿女情事,正悄然蛰伏于四处游离的灯火之中,或剔透晶莹,或妖容冶色,远观,如万丈桃花璀璨似锦,迷乱人眼。近临,则一花障目,百叶穿心。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我们是一群纵浪逐世的凡夫俗子,在落英缤纷的长河里看潮涨汐落,看风月无边,看美丽和哀愁交错孽生。也许会有流云天光相映,飘花浮草错肩,更多的时候,是心苦。
  
  忆得年少步履初踏,千山初遇,一提情字,便要促膝,长谈至夜,殷勤热切地追寻自己都不甚明了的感觉。那些暗暗纠缠却于瞬间铮然闪现的情愫,是诗,是感知层面的若即若离,是哪怕一路没有渡船,则河水冷暖都愿意一试的懵懂与期待。

  然世间变幻,殚精竭虑翘首期盼的结果,往往是一个弱水三千迢迢不断,一个岸上青衫渐行渐远,哪怕仅隔盈盈一水,也是两座高城回首,暮云在眼。而爱,如同梦中的白莲,永远在难以触及的地方发着绝美的光。
  
  此后多经世故,久受历炼,没了爱不惊人誓不休的热烈,多了只争朝夕的欢愉,在情感的漩涡里甘愿浮沉,自生自灭,忘记了最初的相识,也忘记那天的桃树粉白还是青绿,把温情归罪于季节,纤柔归罪于落花,认为曾经的以心相许,不过是寂寞之余心灵混乱而悸动的撞击,就好比花开花谢,美的并非亘久,哪怕是日后落花声里,春衫澹澹,长歌泠泠。
  
  爱情如花,婚姻如果。相对于花的磨难虚幻,果似乎垂手可得,真实而临近,于是有人不屑于“我写诗赠你,你报以琴音”的诗情画意,更嗤鼻浪漫绮丽的生活遐想,现实条件的吻合极易促成他们貌似珠璧的姻缘。但围城清高孤绝,没了琴瑟共鸣的和谐交融,做饭洗衣添羹汤如何替代摇曳生姿的纱裙舞步,琐碎平淡的对白怎能比花前月下信誓旦旦,又有哪个眼里只容得半座城堡的月光,手心紧握的青涩果实,谁能猜透日后它是否果肉鲜美,内核坚硬,且与自己的口感分毫不差,丝丝入扣?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终究归于平淡,当年那个双眉远山长的女子,怎能安于宿命的落定?现世安稳的男子,是否也会有“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的感慨。
  
  都说爱是牺牲,是给予,但除了由心生出的真情、挚爱,又有什么理由,可以支撑我们这样长久去重复单一而浮燥的生活,在磨难与艰辛里坚固地支撑起一世的美丽?谁不期待在生命的途中有人携手相伴,一起走到倦了,会有一泓清澈而宁静的湖水,能够让心享受停泊下来的宁静与安然;一扇不大却明亮的窗,来容纳布满尘土与风霜的容颜。
  
  任何感情都有它遵循的轨道,但真情却是共有的坐标,唯有全然以付才能知悉那份醇厚,才能在步入桑榆时不至于抱憾终身。当年华老去,所有的牵跘与爱恋并不像传说中的故事那样脉络分明,才发现最能触动我们心弦的爱是一种宁静的归依,是至情至性,是伴着岁月深植入生命的根柢,是冥冥之中的自有天意。

  桃花固美,但它的生命并非只为花开一瞬,有花有果,才是它灿烂一季的意义所在。真正的爱情,同样是该有花之灿烂、之热烈,果之芳香、之宁静的吧,徒有花,或只有果,未尝不是人生的一场失败。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万丈红尘相逐,擦身何止千万,缘由心生,因由心起,不要总把目光投在遥远的青山岭头、白云深处,而一路山重水复,颠颠倒倒的寻来觅去。或许只需轻轻回首,春天就在自已身后,在一串串如繁密坠饰的花间,美丽圆满,春意十分。

  那么,就让我们收回眺望已久的目光,不为桃花万丈灿烂之遮目,不为果鲜衣暖之蔽心,只要认定那株开在心中的桃树,花开花谢便已是千年的风景。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爱在来世,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4/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