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个愿望 [作者:竹雨,发表在:爱情怀想,阅读:12099]

鲜花2 , 鸡蛋0   

 
    第九十八个栖愿符也被朵朵挂在树上,上面写着同一个愿望:希望御风回来,永远地和她在一起。明天就是第九十九个祈愿符了,朵朵相信九十九个写着相同愿望的祈愿符,一定会把御风带回来的......
   
    (一)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朵朵长这么大,第一次没有人叫就起得这么早。推开窗,一股初夏的微风迎面吹来,深吸了口气,她决定去晨练。从今天开始,她要有个新的起点,做一个更精彩、更活力的自己。
    在公园小路上慢跑,渐渐的,她觉得自己好自虐,给自己定新的工作计划就好了,干嘛非要晨练、非要跑步呢?累得要命,腿像灌了铅一样。
    刚刚坐在一张白色的长椅上,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装的男孩,高高的、帅帅的,跑过她的身边,看了她一眼,继续向前跑去,那种眼神好象在嘲笑她跑了不到一百米就气喘吁吁似的。朵朵刷地站了起来,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在乎别人怎么看她。但是,今天她在乎,她不可认输,她要继续跑,而且还要超过那个人!
    拼命地追上那个穿白色运动装的男孩,朵朵也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她看到他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灿烂的笑容让他帅气的脸孔又增添了几分阳光的气息。他跟在朵朵的身后,始终和她维持一段距离。既不超过她,也不被她落下。她快她也快,她慢他也慢。朵朵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重,她的胸口越来越痛,小腿有些抽蓄,她坚持不住了,她真的不行了......
    又到了那张长椅边,朵朵一屁股坐了下去,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白衣男孩追了上来,“不要马上停止。站起来,深呼吸,慢慢地跳步走,来呀,快,不然一会你连路都走不了了。”
    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朵朵仰起脸,眯着眼睛看他的脸,阳光在他的脑后照射出一个七彩的光晕,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她听得出他是善意的。她听话地深呼吸,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好象她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了,已经支配不了自己的腿了。他蹲了下来,轻轻捏她的小腿,掌心传来的温热,让朵朵的腿渐渐地有了点知觉。
    “怎么样?有没有好些?”皱着脸,朵朵轻咬着下唇,点点头。“第一次跑步运动量太大就会这样的,以后慢慢就好了,别太剧烈运动,否则会拉伤肌肉的。”他的手不停地捏她的腿,声音却挺温和,听起来舒服极了。
    朵朵觉得她的腿已经不痛了,这时白衣帅哥也停了下来。“谢谢你。”朵朵有些不好意思,感激地说。
    “没什么,举手只劳而已。”他笑着说。
    “我叫多朵,你叫什么?”在朵朵身边坐下,他简洁地说:“沈御风。”
    “玉峰?美玉、山峰?”朵朵眨了眨眼睛问。
    “不,是驾御、清风。你姓朵么?”御风歪着头看着朵朵,清晨的微风,轻轻撩起朵朵被汗水弄湿的几缕发丝,拂在她白皙的脸庞上,有种特别的让人怦然心动的韵味。
    “是多朵。”拉过他的手,在他的掌心写下自己的名字,“不过,我的朋友都叫朵朵,你也这么叫好啦。”
    “好啊。朵朵,我要走了,你可以自己回家吗?”御风问。
    “没问题,再一次谢谢你。你信不信我还可以再跑一圈?”朵朵蹦了一下,抬起头给御风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明白见喽!你明白会来吧?”御风拉住她,笑问。
    “当然!我不会半途而废的。明天见!”朵朵信誓旦旦地保证。
    “不见不散。”御风点点头,说声再见,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朵朵深吸了口气,明天会是什么样呢?她猜不出来,但是她知道自己喜欢和御风做朋友。
 
    (二)
    隔日清晨,被一阵刺耳的闹钟声惊醒,朵朵岔岔地把闹钟关掉。蓦的,她记起了昨天和御风的约定。
    老远就看见御风的白色运动衫和修剪的层次分明的快及肩的黑发,她从来不知道男人蓄长发可以这么好看,那种飘逸之中渗透着些许的成熟稳重、斯文间充溢着阳刚的气质,怎么看都觉得是一种美,让人舒服的美。
    “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朵朵跑到御风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拍着自己的胸口。
    “没关系,你慢点,好些了没有。”轻轻拍着她的背,御风顺手帮她捋了一下垂到额前的发丝,温柔地问。
    “没事了,我们开始吧,教练同志!”朵朵调皮地行了一个礼。
    “开始!”御风慢慢地在前面跑,朵朵跟在他的后面。望着他的背影,朵朵的心底涌上一种感觉,她和御风的故事已经不会这样继续简单下去了,他们之间的交集会越来越长,越来越远......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御风和朵朵每天的清晨之约成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甚至他们傍晚的时候还可以相偕在林荫小路上散步,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地发生。
    朵朵喜欢拉着御风的手,听他讲拉萨、西双版纳,讲蒙古草原、塞外戈壁......讲许多她只在书本上知道的地方,这时候的御风,神情是神圣的、亢奋的,朵朵喜欢他,甚至有一点点地崇拜他,也许,这就是爱。
    而御风则喜欢朵朵的青春、纯洁无邪、天真,她随时随地可以让你惊喜、惊叹!她可以眨巴着大眼睛崇拜地听你讲布达拉宫,可皱着眉头替你担心戈壁滩上的石头;前一刻,她可以多愁善感地和你讲《红楼梦》、说琼瑶、张爱玲,下一刻,她就能和你高谈阔论地讲全球金融危机,越了解她,就会越受她的吸引。她像一个百宝的锦囊,里面似乎装着永远都不会减少的惊喜。
    夏天是开花结果的季节,是恋爱的季节,在热情洋溢的季节里,谁不想为青春冲动、为爱情疯狂呢?
    夏天就要过去了,秋天到了,秋天是什么季节呢?朵朵问自己,又问御风,御风笑而不答。朵朵告诉自己,也告诉他,夏天过去了,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御风不语。

    (三)
    秋雨绵绵。
    接连几天的细雨连绵,让人的心情都随着有些阴沉。窝在御风小小的房间里,朵朵闷闷地看着电视。御风怎么还不回来?关掉电视,屋里是闹钟的滴答声,窗外是秋雨打在玻璃上的叮咚声。
    门开了,御风抱着一只大大的布熊走了进来,把礼物推到朵朵面前,吻了吻她微嘟的小嘴,说“生日快乐,宝贝。”抱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玩具熊,朵朵惊喜地问:“今天是我生日吗?我怎么都不记得了?”
    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御风笑了,“你只顾生气了。气御风怎么还不回啊!对不对?”
    “我哪有呀?”朵朵红着脸争辩。
    “是,你没有。我瞎说的,来吧,我的小寿星,咱们今晚吃顿丰盛的烛光大餐吧!快和我一切下厨吧!”
    雨停了。
    抱着朵朵坐在乳白色的地毯上,御风轻吻着她的发丝,靠着他的胸膛,朵朵轻声说:“我爱你。”
    他颤栗了一下,收紧手臂,把朵朵更紧地搂向自己,却沉默,朵朵的眼中有些朦胧。就这样,他们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倾听着彼此的心跳。
    御风从口袋中拿出系着一条红绳的祈愿符。“这是我去年在泰山的一所寺庙求的,把愿望写在上面,挂在树上,愿望就会实现了。”
    “真的吗?真的那么灵?”朵朵惊喜地问,御风点头。朵朵拿起笔,趴在地上,认真地写“我要御风说爱我”。跑到楼下,把祈愿符小心地挂在树叶已渐渐泛黄的杨柳上。
    回到屋里,她问他:“你爱我吗?御风,看着我的眼睛,亲口告诉我,好吗?”望着她那明亮清澈的眼睛,御风看到了自己,她的眼中盛着满满的,都是自己。他点头,“我爱你。”
    朵朵抱住他,“我也爱你,御风,祈愿符真的好灵验。我以后每天都去求好多好多,写满我的愿望,好不好?”
    御风笑了,“傻丫头!祈愿符多了就不灵了,不过每天求一个,写着同一个愿望,九十九天之后,这个愿望就会实现了。许过九十九个相同的愿望后,你就不能再用祈愿符许愿了。”
    “这样啊!那我还是留着祈愿符吧,省点用,免得以后不灵验了。”朵朵认真地点头。
 
    (四)
    望着什么都没变的房间,蓝色的信签落在朵朵的脚边,怎么会这样?一个星期前,就是在这里,御风亲口说他爱她;一个星期后,她出差回来,他就可以消失得无影无踪,迎接她的只有这封蓝色的信。
    朵朵: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没有勇气站在你面前,亲口和你说珍重,原谅我。
    你曾问过我,秋天是什么季节,你说是收获的季节。我想说,这是个无言的季节。我热爱流浪,我像风一样,穿过山岭,越过河流,从不为任何事情而驻足。因为我是风,风是不会驻足的,一旦风停了脚步,他就不再是风了,那么他就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他已经不存在了。
    我害怕这种结果。爱上你,让我害怕。我不敢,不能伤害你。我没有准备要为这句话做些什么该做的事情,但我说了,望着你的眼睛,那一刻,我看到了自己,我告诉自己,我爱上了你。
    可就是这种认识才让我恐惧,我是流浪的风啊!爱上了你,我可以给你什么承诺呢?可以给你什么幸福?我想不到答案。所以,我选择了离开。相信我,离开是情非得已的选择,因为我爱你,我不允许自己有继续伤害你的机会。我不能让你一辈子都在等候中度过,我没有这个权利、这个勇气,我不能自私,我要你过得幸福、快乐。所以,别伤心,毕竟我们曾经拥有。请你相信: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默默地祝福你,祝福你找到一个可以承诺、可以为你创造幸福的人,祝你们永远幸福。
    珍重
                                                    御风
                                                    即日
    他真的像一阵风一样,匆匆地来,又远远地飘去,留下的只有满地的枯叶和冷冷的没有收获的季节...
 
    (五)
    今天是第九十九个祈愿符,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每天许下相同的愿望,九十九天之后,愿望就会实现了,这是一个古老的传说,朵朵相信一定会实现的,会的,一定会的。
    新的一年,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大地上,还是在那个公园,那张长椅上,坐着朵朵,她在等她的愿望实现。
    清晨已经过去了,九十九个祈愿符却没有把御风带回来,抚着御风送她的祈愿符,朵朵哭了。
    既然祈愿符可以让御风说爱她,为什么不可以带他回来?朵朵狠狠地哭,想发泄这段日子来的不解:御风怎么可以在带走她的心后,就一去不回?没有了心,她可以继续活着吗?她可以幸福吗?已经不可以了...
    不知哭了多久,一块洁白的手帕递到她的面前,朦胧的泪眼望向手帕的主人,朵朵呆住了,这真的是御风吗?朦胧,她的眼睛越来越模糊,擦掉泪水,她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些。没错,真的是御风,祈愿符灵验,真的灵验了,御风回来了!
    “真的是你吗?御风。告诉我,这不是幻觉,对吗?”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是我,我已经回来了,我忘不了你,放不下这里的一切,我已经失去流浪的冲动和热忱了。所以,我回来了。我爱你,为你,我情愿不做流浪的风。”轻抚着朵朵削瘦的脸颊,御风的声音有些哽咽。
    “御风,谢谢你,谢谢你送我的祈愿符,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爱你。”抱住御风的腰,朵朵笑了,她的眼中噙着泪水,“我也爱这个祈愿的故事。”



鲜花2 , 鸡蛋0   

推荐者:沉默的“乔”,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3/5/25

当我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真的感概万千,希望你们也跟我一样喜欢这篇文章!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爱情怀想
哭泣的百合花
思恋是一种痛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