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旧情人 [作者:江小鱼,发表在:另类其它,阅读:22081]

鲜花1 , 鸡蛋0   

    人们总是对得不到的那一半念念不忘,只有求之不得才寤寐思服。没见过几个思念自家老婆以至于失眠的,想着人家老婆才能入睡的大老爷们儿倒是大有人在。

    前几日有一位高中同学造访,喝到酒酣耳热,那厮神秘兮兮的告诉我:“你知不知道,小芳从新加坡回来了,就在省城。你们没有联系吗?”乍一听到这消息,我的酒劲立马醒了一半。“敢骗老子,看俺把你的基因重组喽。”那厮杀鸡抹脖子地发誓,并且告诉了我一个手机号码,卖力地的怂恿我这就打过去。这般久别重逢,破镜重圆的好戏,焉能当着他的面上演。一个冲锋,把那厮灌得烂醉而回,当晚皓月当空,晕染着我长夜里瞪大的眼。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小芳当年早熟,刚刚高中一年级,身材就已经玲珑凸现了。我们坐前后桌,伊的学习成绩剧差,恨不得连两点之间直线最短都理解不了,学业上就少不得要请教我这样的高人。每次遇到不会的题目,伊总是拿脚踢我凳子。一次,我去扶凳子的时候,居然鬼使神差碰到了伊的脚,触手之处,温软如玉,伊的脸刷地一红,当真香艳不可方物。从此,两颗年少的心越来越近,看彼此的眼神都能拧出水来。

    按说如此发展下去,我和小芳的 孩子都能自己上街打酱油了。但聚散离合,造化弄人,我大学还没毕业,她就慧剑斩情丝,跟一不明身份者跑到新加坡淘金去也。当时失恋之痛胜过拔牙,至今犹记。这些年忙忙碌碌,是是非非,时光就像洗衣粉,记忆漂白退色,但情感却依然丝丝缕缕,时断时续。

    一时间数十年往事涌上心头,思想斗争了好几天,终于忍不住,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果然是小芳,伊在电话那一端显得特别兴奋,如果不是我再三强调是上班时间,伊似乎30分钟内就会出现在我面前。斟酌半天,我约她晚上到一家西餐厅见面。整整一个下午,心脏都在胡窜乱蹦,指尖哆哆嗦嗦,老总布置的任务,任怎么也进不到脑子眼儿。如此倒也甚好,下半时给老婆请假,说手头工作没有完结,需要加班,居然因实情如此而理直气壮。老婆不干特务,都是情报事业的损失,这一次却丝毫没有察觉,被俺蒙混过关。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多年不见,虽然眼角眉梢免不了岁月的痕迹,伊还是让我心动过跳。暗暗灯光,轻轻音乐,伊软语温存,眼波流动,我只恨这些年没有能坚持到底,守身如玉地等着她。旧情熊熊复燃,我都要动了跟伊私奔的 念头。小芳却话锋一转,哀叹自己命运多舛,遇人不淑,去新加坡没淘到什么金,倒把青春赔了个干净。如今为了谋生,在省城一家保险公司做事。说话间掏出一摞厚厚的资料,大谈寿险,财险,养老险,教育险的好处。伊娇声细语,大有只要签了保单,就能鸳梦重温的架势。如此心急火燎地想见我,却原来把我当十拿九稳的客户资源了。

    晚上,看着老婆蜷曲着沉沉睡去,一股温情油然涌来。“珍惜你身边那个最爱你的人吧”这句话是谁说的?真理啊。

鲜花1 , 鸡蛋0   

推荐者:醉舞斜阳,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5/9/3

    一次,我去扶凳子的时候,居然鬼使神差碰到了伊的脚,触手之处,温软如玉,伊的脸刷地一红,当真香艳不可方物。从此,两颗年少的心越来越近,看彼此的眼神都能拧出水来。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另类其它
做情人能有爱情吗
与情欲搏斗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