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人

(作者:米虫,发表在:旅人手记,被阅读:637次)



 他见我的第一次就说,你怎么这么小,感觉像是要被呵护的那种。我其实很不喜欢别人说我小,但我又不能反驳,确实长得瘦弱,也不高,才一米五五。然后想无所谓了。
 生活里真没那么小女人,反而觉得自己骨子里更像个男人。从小就有一种很强的意识,自己的事情你要自己去解决去处理。最开始很不习惯,感觉家里就我一个人是急性子,当然,你不能去指责他们,你急性子你去做好了,终究是要做的,是他们的生活也是你的生活。生活里的安全感从来都是自己给自己的。很少会去请求别人帮助,成年人做事,必须自己先有个掂量。我在带第一个小孩的时候,别人问我累不累,因为他们看到我永远都是抱着个大胖妞,提着很多东西在路上走着。我女儿7个月就有二十五六斤,我自己也才八十三斤,然后夏天穿着高跟鞋,提个西瓜,抱个人,走三里路,可能看起来很累,但真的还好。不喜欢用手推车,我就是喜欢抱着,感觉就是我身上的一部分。对于鞋子,我基本上不会穿太高,可以不漂亮,但必须舒适,挑鞋子比挑老公还认真,我必须知道我穿这双能承受多少重量。所以,即便在医院,我都是一个人,一手抱小孩,一手举吊瓶杆,主要是小孩乖,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就不想占用别人时间。
  两岁半就开始上班,把她送幼儿园去了,老师说她特别乖,很会讲,撒尿从来不撒裤子上,从走路起,我就不再使用尿布湿这个东西。做好一件事其实真的挺难的。在超市上班,所有的事你都要会,理货,验货,输商品,出纳,算营业额。有时会忙到很晚,回家是没有什么路灯。我通常都是用手机照亮。临近家的坡上是一个坟场。很多人都问我怕不怕?我可能对什么都看得淡,感觉也没什么好怕的。即便清明节,坟上插着一根根白条,也就那样穿过去,对我而言,他们只是睡在那里,跟我有什么关系,况且我又不是恶人。是,百年以后,我也会躺下,也只是小土堆,我也不想瘆人的。死亡是没有过错的。朋友说我过于宠爱老公,从来不叫他接我。我没有那么依赖他,我也不要求,我可以一直保持自己。我不爱他吗?我应该是爱他的,他是我孩子的父亲,我的老公,我怎么可能不爱他。他不爱我吗?也许是,也许不是,感情是流动的,不想探究。但我确信我们沒有问题,我们相处得很融洽。
  15年,小产,坐完月子就去浙江了,当时想,只是去玩玩,放松下心情。然后发现也没什么好玩的,还是上班好了,进了一个绍兴的染布厂,我敢说那是我干过的最累的一个活。进的品质部,主管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婆,特别凶,特别严,同事都给她取了个外号叫老巫婆,也没那么讨厌,只是对别人要求比较高而己。我第一天上班,中午吃午饭,我拿着碗坐在食堂吃午饭,吃了二十分钟,等我回去,班长跟我说不可以在食堂吃饭,是顶班的,要打回来一边吃,一边看坯布。我当时想,那不是一天要连续站12个小时,好吧!来都来了,那就即来之则安之,我对染布是一点概念都没有,拿裁缝剪剪布我都拿了好几天,手都磨起泡了,还要学踩电车。最主要是染好,定型的布是经过高温烘干的,你去拉布剪偏中差,手烫得要死。第四天,给别人拉车的时候,脚被车子碾了,整个母指甲盖全部被压掉了,根本就不敢去请假,本来就是新来的毫无经验,再去讲这么不好的一件事,怕讨骂,况且我是尽量不要出现在她眼前。我感觉我的存在会惹恼她一样。本来六月的天很热,再加上机器的热度,就更难受了,我就特地去买了个小脸盆小毛巾。那天,我刚好洗完被她看到了,她站在原地起码盯了我两分钟,我很莫名其妙,还没上班,盆子也是我自己的,我就很难理解她那眼神。也许在她看来,洗脸也是件矫情的事。主要工作是打卷,一缸布下来几百斤,一二十匹布,一匹布四五十斤,搬上搬下,推来推去,一天下来,整个人都是虚脱的。还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能松懈,不能失误,不能挨骂,在那呆了半年,成功瘦掉了五斤。



以下为 midongfang 对本文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