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岁月

(作者:长缨在手,发表在:心路历程,被阅读:730次)


  98年的6月,东莞骄阳似火,空气滚烫着脸颊,我正满脸风尘在清溪的工业区挨家挨厂看招聘广告,我已经两个多月没进厂了,从厚街赤岭建昶模具厂出来以后,就当天下午拖着大包小包坐公交来清溪投靠我的堂哥,堂哥在清溪浮岗租了一个农民房,一个简单的煤气灶和一张床,就是全部家当。我刚开始信心十足,手攥着大学文凭,计划一周内找好工作。但两个月过去了,投入的简历和等待工厂电话通知都是遥遥无期,我愈发急躁,愈发迷茫,我在面试时都有点语无伦次,又急不可待。但傍晚的余辉总是伴随着我的落寞,我披着星月又卑微的回到堂哥的出租房,不言语,伤心从脚底向黑夜弥漫。

  七月初,我已经很熟悉清溪各大工业区工厂的招工情况了,我的皮鞋已经磨损得脚板能感觉到水泥地板滚烫的温度了,皮肤也和非洲黑哥一样,除了牙齿和眼镜露白以外。我已经决定在三天内没找到工作就离开清溪,去哪里?不知道

  好不容易,清溪渔梁围一家塑胶厂招美工,我早上8点刚好经过丶,我看见保安正在贴招聘广告,我急不可待的围上去,其他的岗位我不熟悉,我也不是熟手,美工?我以前在酒店里做过,手绘广告,艺术字,色彩搭配………

  我抱着试试的心情忐忑谨慎的把我的大学文凭和简历恭恭敬敬的递向保安,保安一看是湖南老乡,顿时严肃的面孔挤出了笑容,老乡,你等等,我去人事部找经理。

  很顺利我通过了人事和台湾经理的面试,试用期三个月,工资1200,加班费1.5一个小时,感谢我当年读书上课时喜欢偷偷画画的爱好,这次,它挽救了我。

  进厂以后,我才明白,这家工厂专做塑胶杯,分三个车间,塑胶部,丝印部,包装部,我是分在丝印部从事杯子的外形形状设计和外部丝印图形设计。我们设计好的杯型和图案给台湾总部确认后,再开样试样参展。

  一切都是新的,我硬着头皮上。美工室有个老美工,显得干静利索严谨,不怎么说话,一双精明的眼睛似乎能看透我的心脏,第一天上班就让我做一个维尼熊木雕三视图设计,木雕组第二天就要开样彩绘。我的天,我都不知道什么是维尼熊,什么是三视图?那个时候没有电脑可用,没有手机可查,一切凭手绘。

  我没有拒绝老美工的分配,我知道,他要给我一个下马威,让我臣服他。我只是点点头,说我刚来,先试试

  我随后来到车间,我说先看看生产工艺,我来到丝印车间,一排排丝网印刷机正在奋力的旋转,转一次,下来一个杯子,杯子上已印好图案,往往一个杯子要经过几个印刷机才能合成一个完整的图案。这个要看图案分几个色,每台机只印一个色。我趁机问问员工,你们印的是什么图案?一个女孩马上回我,维尼熊!

  什么?维尼熊?不就是一只黄色的熊披个红背肚么?还维尼?维尼熊?

  我仔细的看了看图案,然后找了一个印刷不良品向组长借用一下,我马上折回美工室,用纸团拼凑成一个大概的模样,用胶带粘好。我不知道,老美工把捏样用的泥收起来了,没给我。我傻乎乎的用笔认认真真的画熊尼的正面图案,然后又画侧面图,再画府视图。折腾了一整天,从早上8点半至下班5点半丶,我粘在椅子上,一刻也不能马虎。等画完了,老美工拿过去看了看,然后又去找台湾经理,我不知道,他握着我的生死大权,会给我一个什么样的绞杀?

  晚上加班,我在办公室整理工具,台湾经理突然走进来,刹时,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完了,我等待被剐杀!

  “你的画不错,你刚来,注意设计造型上的创新!”

  “好的,一定!”

  此刻,我才明白我经历了一场职场的生死考验,我赢了,赢得自己泪水涟涟!

  后来我才知道,老美工不会画三视图,连正面的平面图也画得不成比例,走样。他只会菲林制作(就是丝网印刷制网版用的菲林,按原图按1:1临摹下来)。第二天,他明显对我好多了,告诉我怎么制作菲林,怎么对准印刷定位十字架丶,怎么分色。这个两天就全部会了,但设计,谈何容易,天天美工组要有2幅设计作品上交,老美工又奈何不了,这个光荣的任务,我旁无责贷的承担下来,真的有点辛苦!

  我又自我创新的学会了泥雕,然后用一根绳子把泥雕样品吊起来,在正上方绷一个手电筒,然后把投影1:1临摹外围,然后再合成三视图。这个土办法让我化险为夷,屡获嘉奖。

  工厂的台湾销售部要求大陆工厂多出设计作品,我每天呕心沥血,但也深感力不从心,尽管试用期过后,经理把我的工资涨至3k,超过了老美工,我还是向经理求援,要招一个学美术的人员。经理也挺体谅我们的,不久,一个陕西的姑娘敲开了美工室的大门。

  初见李大美女,一双细长的眼睛,挺直的鼻梁,小嘴,头发挽起来,仿佛是大唐公主驾到。不对,跟历史书上文成公主的工笔画像很像。走起路感觉是飘过来的,轻盈细腻。果然是十三朝古都西安女子,带着历史的痕迹来到了美工室。

  自我介绍:姓李名缓缓,西安人,美院毕业,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美女来了不一样,老美工刹那间热情起来,又是端椅子,又是抹桌子,告诉她坐这个办公桌,和我打对面,品字形结构,老美工坐后面。来的这天,美女东逛逛,西瞧瞧,没有指派任务,连台湾经理也上门来了,当着我们的面和美女嘘寒问暖,时不时把手搭在美女肩膀上。

  呸,我刚来就遭你们这翻毒打,美女来了就大献殷勤,什么狗屁经理,不到1.6米的个子,挺个大肚子,穿个花格子,头发抹得发亮,五官咱看咱猥琐。

  我还是认真的在绘画,没有理会美工室难得的热闹,老美工双指交叉站在经理旁边,仿佛是随时听唤经理指示,美女有时微微一笑,微微点头,很礼貌的拒绝了经理进一步的热情。这个时候,美工室的门窗口(门上有一个镶着玻璃的小长方形观察口)飘过来一双眼睛,盯着里面看了很久,我知道了,那是老美工老婆,工友们都叫她半个老婆,此夫人姓严名惠,湖北人氏,在车间做品检,除了检查品质,也常检查监管老美工,在经理办公室也常和经理勾肩搭背,火热聊天,俗称半夫人。

  我这人喜欢简单,纯粹。美工室最好还是两个男人好,硬生生的工作,死绑绑的任务。这个还不能掺杂任何打扰和工作聊天,那两天,我都没按时完成任务,晚上加班也有点情绪,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我容不得干扰。

  两天后,美女和我一样熟悉了菲林制作,也和我一样学会在暗室照相和冲洗菲林,某天她凑到我后前,看我在画45度角的立体图,盯了好久,我都不知道她站在我身后。

  时间一长,我们彼此都熟络了,老美工也不特多事,每天分配好任务,就在美工完啍呀哼着小曲,我呢,是劳动主力,美女一半工作一半協调气氛,美工室渐渐呈现一派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欣荣欢乐情形。

  说实话,美院还是美院的,别人看得赞口不绝,在她眼里我的作品错误太多,她指出了我诸多方法,角度,阴影,高光等错误,我呢,虚心接受虚心学习,老美工一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看着我被数落得狼狈不堪,那得意劲仿佛在说我,你也就这个水平!

  慢慢的我们的工作演变成老美工分配任务,我负责设计,画初稿,美女负责修改和完稿,最后老美工签名送经理核审呈台湾申报,喜讯多是我从老美工口里得知,但是我和美女仍照样默默无闻,一切的一切照旧辛苦!

  某天,老美工不在,就我和美女在,美女噘嘴说,不公平,就我俩辛苦!我没说什么,我感觉老美工夫妻两人在工厂,他夫人还是攻关高手,势力比我强,人家要把白的说成黑的,我也没办法,刚来不久,低调点好,先把不会的学会,翅膀硬了再说。

  渐渐的,我们工作速度和效率越来越快,磨合也越来越顺利,很多时候,我们半天就完成了工作,下午上班就侃大山,侃笑话,老美工感觉自身没什么威胁和安全,也放下身段调戏一下美女,哈哈哈,我见到过老美工特大胆的伸手去抓美女的胸部,美女拿着彩笔好好的把老美工彩绘了一番。哦,忘了,美女的胸部高高隆起,晃动身子仿佛胸口波浪起伏……

  美女来自西安,有很严重的陕北情结,她外婆家是米脂的,很早就听说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这个带有米脂血统的美女很会来点几句陕北民歌,那纯朴和火热的歌词里,饱含着真正的爱情和催人泪下的故事,我深深的被打动了,爱上了陕北民歌,经常在下午,她唱一句我跟唱一句,我们一唱一和,美工室可以更改成练歌室了。老美工五音不全,他会拿木头敲打桌子制造伴奏……

  日子这样充满欢乐的前行,美女是主角,欢乐节目的主角,一到工作忙完,就跟我们讲她小时候的故事,她说她特别怕夜晚,至今都怕,每天晚上要蒙上被子睡觉,那是因为幼小时住外婆家,夜晚有狼在屋外嚎叫。

  她和我们聊秦岭,800里秦川,一坦平原,四季分明,秋天色彩斑斓,冬天万里雪飘……我听得如痴如醉,感觉美女是一幅内容丰富的秦岭风景画,带给我们别样的震撼。

  美女憨厚纯朴真诚,性格耿直,又富有艺术情结,她经常教我油画创作,她画的黄土高原,秋天的秦岭,让我欣喜不已,也许,好感就这样一步步走来。
  美女早上上班总是起床后5分钟内赶到美工室,经常没吃早餐,我呢从湖南大山里走出来的土著,有早起勤劳吃苦的习惯,看美女经常不吃早餐,就从外面带一份面食,又偷偷带一个电热丝到美工室,把早餐放进铁盒里,铁盒泡在热水里。美女来上班就有热的早餐可吃,刚开始她感动得连声说谢谢,后来干脆当习惯了,上班第一件事就问我,今早吃什么?
  周末放假,我们约定一起去郊外浪,春天的清溪花红柳绿,密密的荔枝林层层叠叠,她胆小,紧跟在我身后,突然从一个破烂不堪的小破旧房里冲出一只土狗,汪汪的很凶的朝我们吼吼,小样,我还怕你,穷山沟长大,什么恶狗没见过,顿时我捡走一个石头,比土狗还凶,刹时震住了土狗。慌乱之中,伟大的美女巳慌不择路,一跳就跳上我的后背,双脚离地,紧紧搂着我的脖子。后来干脆耍赖,要我背她走,不下来。
  我俩都爱看书,有时还激扬点文字,我记得有次我写了一句"这个世上,我是一个穷小子,我要把天上的星星,月亮摘下来,当作礼物,放在你枕边,陪伴你的胆小”,美女竟然感动得泪眼婆娑。在美工室,大胆的给了我一个拥抱,吓得老美工惊掉下巴,赶紧说,“这是美工室,别冲动!”
  多少个下班后的傍晚,我俩牵着手,走在工业区的小路上,谈笑风生,又喃喃细语,我们合吃一份炒粉,合吃一串烧烤,青春的消费尽管廉价,却万金难买真情。

  8月十五中秋节,厂里开晚会,邀请我们美工组准备节目,美女邀我一起合唱《走西口》,还让我一付陕北农民打扮,当我上场时,全厂欢呼雀跃起来,应该是很搞怪的,美女很认真,很用情的唱着“拉着哥哥的手”,当着许多工友的面,还真把我的手拉着,一双泪光晶莹的双眼看着我,我第一次感觉这和平时不一样,也许是配合演唱的动作吧。

  这首歌唱完后,当晚宿舍就传出来我和美女在恋爱,妈呀,还没到这个地步!

  丝印部打样组有一个老工友,算得上老江湖,他第二天一上班就把我拉到厕所,偷偷在我耳边说,“阿兵,美工室女的喜欢你!”

  那段时间,我刚从生存边缘上挣扎回来,也刚结束了东莞厚街的一段感情,我怕受伤,更多的是承担不了爱情的代价,我不敢面对,我们可能只是玩得好,有点喜欢,但天南地北的爱情,会说变就变的。打工就是这样,离职了以后大概率就是分手。

  我更倾向找湖南的,因为生活习惯和风俗相同,一个陕西姑娘,遥远着哪!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想躲避,它就越来什么。李大美女终于在某天下午,郑重其事的在美工室对我说“榆木疙瘩,你看不出我有点喜欢你吗?”我忙乱的说“才一点呀”?

  从这以后,美女的眼睛里多了份柔情,陕北米脂女人那种为男人甘愿承受清苦和对爱情舍生忘死的精神又一次在美女身上得到验证,愛就是爱,那个爱死个哥哥呀!我无法抗拒,我生怕哪天承受不了举手投降,其实我也喜欢她,但这不现实,相隔太远,生活习惯不同。我反复叮嘱自己。
  某天下午,就我俩在美工室,我去暗室拍照,她也跟进来,暗室只有一点小红光,因为怕胶卷曝光,所以平时工作时我们都把门反锁,怕别人突然开门进来引起胶卷曝光浪费,我在暗室里忙前忙后,她在过道边傻傻的站着不动,我说,李媛媛,你要干什么?她一把拉住我,胸口抵住我的胸口,我感觉那富有弹性的两个肉球在发挥魔力,让我有触电的冲动,我停了一下,双手突然很用力捧着她的脸,很猛烈的亲吻她的嘴唇,她把舌头伸进我的嘴巴里,很肆意的搅动:搅得我全身血液翻滚,我再也控制不了荷尔蒙的奔涌,双手肆意的抱紧她,抚摸她,从纤细的腰触摸到翘起隆殿,她的下身紧抵着我的下身,跟我紧贴着晃动,我把她拥在怀里,她愈发全身发软,醉眼朦胧,瘫软在我怀里,娇气喘喘,嘴里轻声呼唤我,“兵哥,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我把她挪到胶片台上,她伏在桌子上,肥大的屁股对着我,我急忙坠下她的裤子,把自己的钢枪顶上去,“在下面,再下一点”,她说。刹那间那种顶冲进去的舒服感燃遍全身,那种滑溜和紧紧包裹着温暖让我无限膨胀,猛烈的抽擦,猛烈的震动,我俩大汗淋漓,享受着男欢女爱的快感,忘记了整个世界。
  她哭了,她也笑了,亲着我的脸,搂着我的脖子,面颊潮红,静静的彼此听着对方的心跳,不言语。
  我出来到美工室,清醒了,我做错了,有种强烈的犯罪感。她随后出来,我俩相视突然一笑,顿时低下头,不敢再看她。她骂我大坏蛋,她说如果有小孩了,我们就回家结婚。
  后来我傻傻的坚持不找外省的,有小孩就打掉,她和我大吵一架,骂我无情无义!三天没来上班,上班后第一天就把早餐砸在我身上,理都不理我!我不知道当年坚持什么狗屁逻辑,这么优秀的女孩,我竟然不懂珍惜,不懂得去拥抱这段真实的爱情,竟然忍心丢掉!
  她不久就离职了,离开前眼睛红肿丶,我低下头不敢看她一眼,任凭她怎么刺激我,我如同木雕,她心绝如死灰,伤心欲绝的冲出了美工室。或许这就是青春,青春的冲动容不下静下心来细细思考。后来,人事部的美女告诉我,李媛媛打电话到公司找我,让我回个电话,我竟然隔了两天才回,那是西安的一个电话号码!李媛媛不在,去北京了!
  从此天涯海角,相隔千里,杳无音信!
  20多年过去了,我心里一直压抑着这份情感,我歉疚,我后悔,我深深的自责!我想把这段弥足珍贵的情感写下来,在我的生命里,这个西安的姑娘曾经占据我的心房,好多年我都不曾释怀,以后的日子也不再拥有这样火热的纯真爱情,如果真爱只有一次,或许那次,我的真爱被她燃烧完了,我真傻!
  多少年以后的这个夜晚,我独自驾车,在寂静的清冷街道,想起媛媛,眼角泛着泪……
  


以下为 罗征兵 对本文的感受: